擅以電視電影描寫青少年次文化,並屢奪大獎的王牌編導易智言,加上性格詼諧幽默,卻總是用小說與編導作品直指人心的張耀升,兩人都是身兼多重角色的創作者,分別以不同切入方式,詮釋《行動代號:孫中山》這首青春之歌,將這首歌唱得看似活潑實則深沈。在輕快的曲調裡,唱的不只是阿左與小天的青春之歌,更是生命之詩。

《行動代號:孫中山》,竟發源自一則打假球新聞

《行動代號:孫中山》的編導易智言,從這個電影劇本最初的想法與田調開始,親身接觸那些從小學中學就開始打球的體育班孩子,從另一個角度去探索屢屢發生假球事件的台灣,究竟是不是真的公平對待了那些球員,他們之所以打假球的原因,除了一般人想像的那些性格弱點,還有什麼是我們不知道的?

因為家庭狀況不好而進入體育班的小球員們,可能從小就已經習慣並接受了組頭、教練的金錢支援,更可能連父母都會透過各種關係,讓自己的孩子有先發上場權⋯⋯《行動代號:孫中山》編導易智言在田調期間觀察這樣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對他們的處境有另一種體悟。

黑色喜劇的幕後真實

《行動代號:孫中山》編導易智言為什麼用這麼輕快幽默的故事,來表現沈重的貧窮議題?易智言舉出紅樓夢、異鄉人⋯⋯等名著的例子,告訴大家,無論喜劇、悲劇,都只是一種載體,而用喜劇、自嘲來表達巨大的沈痛與放棄,也許會讓故事更有力量。

在原創電影—改編小說之間塑造角色張力

《行動代號:孫中山》編導易智言與電影小說作者張耀升,對於故事裡的角色解讀不同?電影與小說該不該「一模一樣」?如果對於故事有不同理解又該怎麼辦?對於說故事有興趣的朋友,不要錯過編導與作家對於不同說故事方式的運用!

電影創作方法論:田野調查基本功

25年前,張耀升第一次上易智言的課,接下來其他人的課他都不聽了?易智言究竟教了張耀升什麼?最好的創作是有方法的,不能光靠靈感,如何整理現實與虛構間的差距?王牌編導與小說家這就告訴你!

電影創作方法論:如何蒐羅素材、去蕪存菁

寫故事前的田調要怎麼做?要用「紀錄片式」的問法,什麼問題都問到,但是絕不預設立場,不管你會不會寫到,通通都問到,這樣寫起來才會有厚度!《行動代號:孫中山》王牌編導易智言告訴你寫作時會犯的錯有哪些!

電影創作者「詩意的執照」:易智言與作品合而為一的瞬間

《行動代號:孫中山》裡有一個橋段,是無論到各國都能突破語言文化藩籬,讓在場觀眾一起大笑的場景,你猜是哪一個?編導易智言又是怎麼「跳」出這個想法呢?易智言稱之為「詩意的執照」,不是強求可得,而是每個創作人夢寐以求的美麗境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