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口羊

猶記得某年到巴黎一個姊姊家過聖誕,聖誕夜的晚餐主菜是法式經典料理油封鴨腿。當貯放鴨腿半成品的罐頭打開時,只見白茫茫一片,油脂厚厚的將鴨腿藏的密密實實不見蹤影。

從沒見過鴨腿烹煮前樣貌的我,驚嚇的看著被放進煎鍋裡的鴨腿們,繼續冒出更多香噴噴的油脂,姊姊還老神在在的表示這些油不能浪費,拿它們來煎馬鈴薯的正統法式吃法更是無敵的人間美味!此外,法籍姊夫每天每餐飯後必會切取好幾種不同的起司,做為一餐的完美ending。大量奶油、鮮奶油與蛋交融的法式甜點更是身兼天使與魔鬼兩面的極致。

在巴黎的那幾天,肚子裡塞滿了各色美味的肉食、生蠔、奶油與酒為基底的醬汁、鹹派、乳酪、甜食,讓我初次的法式生活體驗就充滿了必須忽視罪惡感的幸福與滿足,完全顛覆過去對法式餐點的想像,也埋下了小小的疑惑,奇怪,這些東西熱量都不容小覷,但法國人看起來好像都不特別胖啊!

法國美食享譽全球,除了紅酒燉牛肉、焗烤蝸牛、鵝肝醬等各式耳熟能詳的精緻料理,超過 500 種琳瑯滿目的起司,以及源遠流長的紅酒文化外,法國更是甜點的一級殿堂!

從烹調手法來看,法國料理中經常使用大量奶油、鮮奶油、酒類等熱量較高的食材,根據2002年的統計,無論是動物性脂肪、乳酪、豬肉,法國人的平均攝取量還比熱量大國美國人來得多。但很詭異的是,儘管油脂與熱量攝取不少,膽固醇超高,法國人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卻遠較其他地方來得低(也就是科學家所謂的「法國悖論」),也很難得在法國看到像美國那樣的超級大胖子。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這個答案,或許得在法國人日常的飲食態度中找尋,才能得到一點端倪。

曾在法國居住近四十年的周品慧,在《巴黎上車,台北到站》這本細膩的法式生活哲學筆記中,就以多年來在法國的生活與文化體悟,寫下對「法國人為什麼不胖?」這個問題的觀察。

周品慧點出其中最關鍵的核心,就在於法國人對於吃飯這件事與傳統的重視。對許多家庭來說,廚房是家中非常重要的場域,自家開伙不僅節省開銷,更是家人情感交流的重要時機。而且,儘管一般時候吃的相對簡單,但是「食物可以簡單,規矩絕不馬虎」,在飲食上面,他們有很多堅持。例如,即使外帶熟食回家也不會直接使用外帶容器就食,而是按傳統習慣把食物裝盤,擺設好餐具,在餐桌前慢慢享用。

對他們來說,吃飯是種儀式,認真對待每一餐的結果,就是每餐吃得飽足、享受,也因而降低了亂吃零嘴攝取多餘熱量的機會。而孩子自幼就在這樣的環境下耳濡目染,學校更固定會安排認識食物的課程,讓兒童從小就能建立正確的飲食觀念,對飲食的態度,從小就向下紮根,也因而延續了文化傳統與生活的價值觀。

梭羅說,能夠分辨食物真味的人絕不可能是狼吞虎嚥的人。

法式料理以精緻聞名,但法式飲食文化的精緻,不必然代表了昂貴、複雜,更多時候,體現在他們對於飲食的原則與態度。而這,或許也正是法國人之所以吃不胖的重要因素吧!

延伸閱讀:

《巴黎上車,台北到站》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