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麗淑

在我擔任閱讀專任老師的學年,我設計了一個「閱讀傳記」的單元。介紹傳記可能的結構形式內容後,我用四本繪本介紹四個重要的女人,其中,瑞秋.卡森是年代最靠近我們的科學家。有學生注意到傳記裡沒有提到她的婚姻,問我:「瑞秋.卡森是不是沒有結婚?」

面對學生對「沒有結婚」這件事的提問,一開始我確實是有一些訝異,我以為學生比較關心的,會是靠近他們生活經驗如求學之類的問題,也許是其他幾本的傳記總是會提及婚姻,孩子們注意到這本傳記的不同。

我於是硬生生吞下那句「結不結婚有那麼重要嗎?」反問他們:「從傳記看起來確實是。那你們覺得呢?她為什麼不結婚?」

學生有的認真有的笑謔地回應:

「太認真了,沒時間談戀愛?」

「長太醜了?」

「讀太多書了,男生不敢娶?」

這些回應都很熟悉,我只是訝異會出自國小五年級學生的腦袋。我微笑聽他們七嘴八舌的說,彷彿聊女星的八卦。我決定認真和他們討論「瑞秋.卡森為什麼不結婚?」這件事。我將大家的說法簡單統整,寫在黑板上。

一、沒時間
二、長相
三、學歷太高

當大家的討論圍繞著這三個主題,我決定再出擊,問:「請大家想一想『太醜』和『學歷太高』的說法。」

有學生反對:「書上有她的相片,一點也不醜,而且她笑起來很可愛。」

大部分學生都同意,但我又問:「我覺得『沒時間』和『太醜』、『學歷太高』這是兩種不一樣身分說的話,請大家感覺一下。」

「『沒時間』不是嫌她,『太醜』、『學歷太高』好像在嫌她……」有人感覺到這幾組詞的褒貶之意。

「很好!再想一想,是誰在說這些話?」

我覺得自己引導得不清不楚,但沒想到馬上有位冰雪聰明的女孩說:「『沒時間』是她自己決定的,『太醜』和『學歷太高』是別人決定的。」

太好了,我以為我還要解釋很久,我跟孩子們說:「當我們要探討『她為什麼不結婚?』這樣的問題,比較合適的方向,應該要從她自己的決定去思考,別人的想法從太醜、太高、太矮、太窮、太黑到跑太快、講話太大聲……永遠也說不完,而且這樣的說法未免太不公平。這種說法通常都會出現在討論女性的時候,感覺總是男性在挑選女性為伴侶,像在挑選商品。」

學生們頻頻點頭,我將「長相」、「學歷太高」擦掉,然後再請大家繼續想還有什麼原因。也許是受到我前面引導說法的影響,他們開始冒出這樣的答案:「她遇到的男生都太醜、太窮、太笨……」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覺得孩子實在太可愛!當我不知道怎麼在黑板上下筆,有一個孩子直接幫我整理成「沒有遇到喜歡的男人」。

我把她的話直接寫下來,再問:「還有沒有別的可能?比如說遇到了,可是……」

「人家結婚了,她只能當小三。」學生接得真妙,全班哈哈大笑。

我感覺到某一群學生的竊竊私語,我看著他們,請他們說說,其中一位孩子站起來說:「他們說她是同性戀。」全班又大笑。我在心裡偷笑起來,我就是希望他們想到這裡來。

我認真地看著他們,說:「這當然非常有可能。」

有學生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說:「怎麼可以這樣說?」彷彿同性戀的說法,是在詆毀這位很有貢獻的科學家。

我把「沒有遇到喜歡的男人」的「男人」圈起來,說:「不是所有的女生喜歡的都是男人。」然後把說法改成「對象」,我說「這樣好像比較合適。」

還是有人在笑,甚至聽到有人說:「沒想到科學家也會搞 gay。」

我先澆熄自己的怒火,然後微笑跟孩子們澄清:「通常女同志我們不稱 gay,會稱 lesbian,蕾絲邊,或拉子。而且『搞 gay』這樣的說法感覺有輕蔑的味道,你可以說『沒想到也有科學家是同志』這樣會好一點。」

有學生一臉狐疑地看著我:「真的嗎?」「怎麼可能?」

我告訴他們:「根據研究,同志的比例大約是十分之一,一百個人裡有十個是同志,想想看科學家那麼多,其中有幾位是同志也是非常可能的。」

我看著仍覺不可思議和好笑的孩子們,我問:「你們覺得這樣的說法有什麼問題或不妥嗎?」

有孩子怯怯地說:「老師,你不是說瑞秋.卡森很勇敢,對環保運動很有貢獻……」言下之意在說「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同性戀?」

我回答:「沒錯,我非常喜歡她、敬佩她!很多同志都很優秀,就像很多異性戀者也很優秀一樣!」

這時一堆人也開始爭著說:「蔡康永也是同志」、「Roger」、「蔣勳」……我還以為小學生不會認識蔣勳。但是,有人拉回主題,問:「瑞秋.卡森真的是同性戀嗎?」

我說:「我不能肯定,只是在討論她一直單身的原因啊。沒時間結婚、不想結婚、遇不到喜歡的人,或有喜歡的人卻沒辦法結婚,可能對方已經結婚,或者她其實是女同志。這些都可能是原因。」

為什麼傳記上沒提到她的婚姻狀況?

有人問了重要的問題:「那為什麼傳記上沒有寫呢?」

我說:「這真是一個好問題,大家一起來想想看,為什麼?」

有人馬上就回答了:「因為她沒有說啊,所以傳記上就沒有寫,總不能亂猜。」

我立刻接著問:「同性戀者公開承認自己的性傾向,我們通常稱這個叫『出櫃』。為什麼她不出櫃?有可能她根本不是,那當然沒什麼好說的,不過,我想問大家的是,如果她是,她就會說嗎?」

有孩子反應很快:「不會,因為那時候的人可能覺得同性戀很奇怪,所以她可能不敢說。而且她後來那幾年不是跟桃樂絲.費里曼很要好嗎?」

「對啊!」好多人突然想起來這個陪著瑞秋.卡森走過失落的森林,和遭癌症折磨生命至尾聲的重要女性朋友,大家好像挖到八卦祕辛一樣亮起興奮眼神。

我提醒大家:「當然,瑞秋卡森也許是同志,也許不是,就像瑞秋.卡森也許是異性戀,也許不是,一樣。而即使是現在,很多人還是會選擇不出櫃,因為這個社會對同志還是有很多歧視。」

※ 本文摘自《教孩子自己找答案》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