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Yen

我們餐廳有本VIP名冊,上面記載著有名有錢的常客名單,細心列出每個人的大頭照、姓名與上榜原因,如:老闆的妹妹、NBA球星、好萊塢明星、某英國受封爵士……這名冊不僅是把幾張A4紙黏在一起了事,230磅紙彩色印刷,鄭重加上封面:xxx餐廳重要VIP,其作用當然是讓餐廳外場指認用,好讓他們在點單上標注加大紅字「VIP」,經理再一身香水味跑來廚房威脅警告:這是某足球隊老闆,這桌的菜要非.常.完.美。

這本名冊於是被我們內場廚師戲稱為討厭鬼名冊,因為這些超級重要人物代表著會在最後點餐的前五分鐘出現,點需耗時四十分鐘的全熟佛羅倫斯大牛排(在此我們暫不討論點全熟大牛排的合法性)、或點一盤七十二個月陳年帕瑪森起士燉飯,再因為燉飯「沒煮熟」,而退回廚房來。

此時已是半夜十一點四十分,1.2公斤重的帶骨大牛排已在烤架上滋滋作響,我們一邊收拾檯面,邊祈禱VIP客人不要再加點任何食物,餐廳經理將被退回的燉飯端回廚房,跟主廚竊竊私語,負責燉飯的希薇亞剛煮完這盤燉飯時我們全都有試吃,那真是老天送給我們最美的禮物,經過六年陳年的起士濃郁的鹹香,軟硬適度的米心,剛起鍋時仍是義大利人描述完美燉飯該有的「如海浪般」的質地,我們同心讚嘆,那真是一個廚師能煮出最棒的燉飯了。希薇亞此時備料都收到一半,開始大飆髒話,咒罵客人是個不識貨的渾帳。

「夠了希薇亞!」主廚咆哮。「叫妳重做就快重新出一份,妳抱怨個屁!」

希薇亞委屈地重新熱鍋,此時卻一陣鍋盤砸地的聲音,原來主廚唸完希薇亞,自己開始摔東西罵起客人來:「他媽的狗娘養的,誰叫你半夜三更跑來吃飯,沒熟的燉飯?你在哪裡吃過燉飯是軟的?他媽的神經病。」

這只不過是廚房生活中正常不過的情景,要惹毛廚師也不是多難的事,但若想要聽廚師在廚房裡搥桌頓足,以下幾點不妨一試:

1. 在一間稍微道地的義大利餐廳點肉丸義大利麵,並堅持:「這明明是道地義大利菜,你們怎麼會沒有?」──在義大利並不存在肉丸義大利麵,對義大利人來說,肉丸跟義大利麵是不可能湊成一塊兒的。

2. 在最後點餐前幾分鐘進餐廳,並把最費時的幾道菜點過一輪。

3. 點一道酪梨雞肉羊奶起士番茄沙拉,卻說不喜歡番茄,並要求不放酪梨、也不放羊奶起士,然後問雞肉能否換成別種肉。

4. 熱呼呼的菜送上桌後,一邊跟朋友聊天、一邊花十分鐘拍照,再質問廚師為何送冷菜給你吃。

燉飯是義大利菜的基礎之一,卻也是我在義大利廚房中最費心學的菜色,就跟我們的蛋炒飯那樣,誰都能炒上一盤,但能否做出準確的質地;也就是義大利人口中說的all’onda,像海浪般的樣貌;則一點都不簡單。於是世界各地都能看到四不像版本的燉飯,不是貌似一湖死水躺在盤中,就是乾到讓人胃口缺缺。從小吃燉飯長大的義大利廚師們,則是戰戰兢兢在看待他們的comfort food,光是一道最原味的起士燉飯,都能花上6頁的篇幅仔細交代。

燉飯跟 pasta 對義大利人來說,是跟太陽一樣重要的存在。為了讓我做出能讓他們讚賞的燉飯跟麵,從主廚到洗碗工,都意見紛紛地教了我一堆方法,直到有一天他們走來,說:「我今天很想家,做盤飯給我吃。」我就知道我會做了。

這道滋味純厚的燉飯,是他們童年生病時,媽媽會做的一道菜。無論何時我身體稍有不適,同事們總會說:做燉飯吃吧,然後加上很多很多的帕瑪森!無論有誰生病時,也都會跑來討一盤帕瑪森起士燉飯,因為那讓他們「想起媽媽的味道」。

第14道∕超完美惹毛廚師教戰守則:「搖起來像浪」帕瑪森起士燉飯

材料(4人份):
洋蔥半顆、燉飯專用carnaroli義大利米280g、帕瑪森起士、2公升雞或蔬菜高湯、奶油、100ml白酒、鹽、胡椒

作法:
1.洋蔥切細,將少許奶油放入厚底熱鍋中,奶油融化後加入洋蔥,小火慢煮約5分鐘,直到洋蔥軟透,釋放甜味。洋蔥在燉飯裡的功能是味道,務必要切細切勻,成品時不應該吃得到洋蔥的口感。

2.將奶油約70g切成小塊、帕瑪森起士刨絲冰入冰箱備用。

3.將火轉成中火,將米放入鍋中與洋蔥拌炒,切勿烘烤過頭。

4.入白酒後持續攪拌,直到酒氣揮發,鍋中液體燒至快乾。聞一下沒有酒氣才能進 行下一步驟,免得成品帶有苦味。

5.另開一爐將高湯熱滾,再用勺子將高湯一杓杓倒入作法3中,持續攪拌。高湯高度稍微淹過米即可,直到被米粒吸收、再加入高湯、持續攪拌。期間高湯要持續在另一爐上加熱,不可用冷高湯煮燉飯。

6.大約15分鐘後可一邊試吃熟度,煮到差不多的熟度後,開始注意燉飯中的高湯量,讓它保持稍微潮濕濃稠、不太湯水的稠度。記得關火後米仍持續烹煮,所以小心別把米煮爛囉。

7.關火,將預先準備好的奶油與起士刨絲拌入燉飯中,使盡全力攪拌,讓奶油乳化,形成濕潤油亮的質地,一盤標準的燉飯,搖起來應有「像海浪般能適度搖動」的樣貌。

※ 本文摘自《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序,原篇名為〈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立即前往試讀►►►

關於作者
Yen,桃園人,自電影產業出走後,決心成為廚師。首先到義大利托斯卡尼學藝,學成後飛到大城市倫敦工作,前後任職於幾位歐洲名廚的餐廳內場……。所有光鮮亮麗的名詞下都是血汗淚,真實人生的廚房工作比電視節目還兇殘,但既已踏上名為夢土的地獄,只能義無返顧地深情。任主廚打罵也好,任奧客凌遲的也罷,一有空檔她就蹲在廚房角落,邊舔舐傷口邊掏出筆記本,含淚寫下這一封封獻給地獄廚房的情書。現於Noi私廚掌廚,並為知名線上雜誌BIOS Monthly專欄作家。(二魚文化提供)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