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開周

宋朝新年從冬至就開始了。

《武林舊事》云:「都人最重一陽賀冬。」意思是南宋首都杭州的市民最重視冬至。有多重視呢?「婦人小兒,服飾華炫,往來如雲。」新年要穿漂亮衣服上街,冬至也要穿漂亮衣服上街。「岳祠城隍諸廟,炷香者尤盛。」新年要去廟裡拜拜,冬至也要去廟裡拜拜。「三日之內,店肆皆罷市,謂之做節。」新年期間能休假都休假了,冬至期間同樣要休假,連店鋪都關門三天,回家過節。「朝廷大朝會慶賀排當,並如元正儀。」大年初一有例行朝會,皇帝接受文武百官及各國使臣的跪拜,冬至這天同樣有例行朝會,皇帝同樣要接受文武百官及各國使臣的跪拜。

司馬光著有《居家雜儀》,這是一本有關禮儀的小冊子,書中寫到「賀冬至、正旦六拜,朔望四拜」,意思是晚輩過節要向長輩磕頭,平常磕四個頭,冬至與新年時節卻要磕六個頭。為什麼冬至與新年要磕同樣的頭?因為冬至在宋朝人心目中非常重要,幾乎不亞於新年。

新年到來,宋朝地方官要向皇帝上「賀正表」,內容是一大堆吉祥話;到了冬至,地方長官則要向皇帝上「賀冬表」,內容非常接近,還是一大堆吉祥話。可是過端午、過中秋、過重陽的時候,地方官就沒有必要給皇帝寫這些吉祥話了,因為這些節日沒有冬至重要。

冬至無非就是一個節氣而已,為什麼會如此重要呢?生於北宋、死於南宋的文人金盈之道出了箇中奧妙:

自寒食至冬至,久無節序,故民間多相問遺。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傳統節日實在不少,按照時間順序排列,依次是新年、元宵、春社、寒食、端午、七夕、中元、秋社、中秋、重陽、冬至、臘八、祭灶、除夕……其中新年與除夕頭尾相連,元宵實際上屬於春節的尾聲,七夕是女人的節日,中元鬼氣森森,透著不吉利,春社、秋社、中秋、重陽則全在農忙時節,故此在新年過完之後的大半年之內,絕大多數老百姓都沒有機會再來一次節日的狂歡。只有到了冬至,秋收、冬種均已完結,親朋好友久不相聚,終於可以趁此節氣好好慶祝一回了,於是冬至就被老百姓集體推到了前臺,想不粉墨登場都不可能。

不客氣地說,宋朝老百姓在過節方面缺乏創意,他們慶祝冬至的方式是模仿新年,新年搞什麼活動,冬至就搞什麼活動,一樣都不能少。

送節禮等於廚藝交流?

生於南宋、死於元朝的宋朝遺老吳自牧說:「冬至歲節,士庶所重,如饋送節儀,及舉杯相慶,祭享祖宗,加於常節。」說明宋朝人過冬至既要祭祖和守歲,又要向親朋好友饋送節禮。

冬至的節禮比較簡單,一般是兩碗米飯或者兩個饅頭,再加一碗剛剛煮好的餛飩,放到一張紅漆木盤之上,讓小孩子端著去親族及四鄰家裡分別饋送。

節禮簡單,送節禮的時間卻要特別早。冬至那天,凌晨四、五點鐘,家裡的大人趕緊起床,煮出一大鍋前天包好的餛飩,與蒸好的饅頭或米飯放到一個木盤裡,如此這般備辦七、八個木盤,指派小兒女向各家各戶分送。

送這種節禮是不吃虧的,不像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因為張家將自家的餛飩、饅頭和米飯送給李家,李家也會將他家的餛飩、饅頭和米飯送還給張家,等於是雙方在交換節禮。確切地說,不是雙方在交換,而是十幾家甚至幾十家在交換:小明家的餛飩送到小強家,小強家的餛飩送到小紅家,小紅家的餛飩送到小麗家,小麗家的餛飩又送到小明家……最後,每家餐桌上都有很多別家的飯食,像是在廚藝交流。

在宋朝統治下的大部分疆域,冬至都是很冷的,冬至的早晨就更冷了,這時候讓小孩子端著木盤在寒冷的空氣中來回饋送,怎麼看都有點兒虐待兒童;但是孩子們未必會覺得受苦,因為他們喜歡熱鬧。更重要的是,還能得到實質的回報:收到節禮的親鄰通常會發幾枚銅錢作為節賞,數目一般會等同於送禮者的年齡。比如小明七歲,當他送節禮去小強家,小強的爸爸會給他七文錢;小強八歲,當他去小紅家送節禮的時候,小紅的爸爸會給他八文錢。可能正是因為宋朝有這樣的風俗,所以大人們才會讓小孩子去送節禮。您想啊,假如一個四十歲的大男人也去送節禮,別人該給他多少節賞呢?給少了不合規矩,可要是按年齡給,是不是顯得這個送節禮的傢伙太愛占小便宜了呢?

※ 本文摘自《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