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漢寧.貝克;譯/顏徽玲、林敏雅

本章要談的是我最愛的腦迷思。如果要頒發「最受歡迎的腦迷思獎」,這則絕對是冠軍。你一定也聽說過我們只用了一○%的腦。換句話說,九○%的腦閒置在那裡,等著我們去用。想像一下,我們可以一下子將腦功能提高十倍耶!

為了回饋花錢買這本書來看的讀者,我動手搜尋了一下這則謠言的來源。這個說法人盡皆知,想必有個科學根據吧。我瘋狂追查了好幾個月,終於確認:根本沒有可靠的科學來源或研究,也沒有半個像樣的科學家可以證實這個說法。我反而是在一堆心靈成長類書籍裡找到如何完全發揮腦子潛力,輕鬆克服一○%障礙的說法。

現在我們終於找到這個迷思如此根深柢固的原因了,原來是有人在到處散佈謠言!可惜腦完全沒有自衛能力,別人要怎麼搬弄是非都可以,不會受到處罰。再說,要驗算一個人到底用了多少腦容量,也沒有那麼簡單,需要全套的器材和科學操作技術。這些技術幾十年前根本還沒出現,一看就知道腦多麼適合當八卦謠言的題材。

而且,這個想法簡單又迷人。你一定聽過「潛意識」吧──腦子裡發生的事你渾然不知。所以,我們只用了一小部分的腦來工作不是很合理嗎?生活經驗似乎也吻合這個說法:最近我不幸湊巧看到傍晚的電視節目,當下我真希望連續劇裡的主角只用了一○%的腦。
 

腦中的背景雜訊

 
腦科學怎麼看待這個說法呢?從本書的宗旨看來,你應該早就知道了吧:這簡直完全鬼扯!胡說八道!許多研究腦的工具都可以確認這個說法是錯的。

讀本書時,你用到的注意力絕對超過一○%。你一定還記得在迷思一(腦科學家可以讀腦)裡,我們談到用許多方法來觀察思考中的腦袋。所有的方法都顯示,腦無時無刻都在工作,絕對從來沒有偷懶的九○%。

舉功能性磁振造影(大腦掃描器)為例,我們都知道它靠測量腦部的血流狀況,來判定哪個腦區特別活躍。觀看這些電腦製作出來的血流模式圖時,可以看見某個地方呈紅色,其他地方則是灰灰暗暗的。你可能會以為這就是一○%定理的最佳證據。但是別忘了,其實這些圖是經過數位處理後,才看得到那些細微的血流差異,它們顯示的是「差異」。事實上,所有腦區都在工作,整顆腦的血流量分分秒秒都在變化,每個腦區(內含數以百萬計的神經細胞)的活化狀況一直都在變動。機器測量到的訊號非常複雜,得經過繁複的計算過程,才能辨識出這些測量到的訊號。因神經細胞網絡不停活動而產生的這些背景雜訊,並不侷限在某個區域。所有腦區都在活動,每一個對思考和感覺都很重要。
 

神經細胞的掌聲

 
除了造影技術,前面所提過的腦波圖也可顯示出,腦子忙得有多麼不可思議。腦波圖不是像測量血流那樣,間接推測神經細胞是否正在活動。繪製腦波圖時,受試者得戴上一頂好笑的帽子,上面裝滿了電極,這些電極會記錄神經細胞發出脈衝時產生的電場。有趣的是,由於神經細胞擁有喜歡聚集在一起的兄弟性格,所以訊號並不是單獨,而是彼此約好同時發送(也就是同步)。這是一件很棒的事,因為這樣產生的電場較大,比較容易從外面測量到。

你一定常聽到人們說,腦電波可以「導電」。聽起來好像很危險。不過這說法並不完全正確。事實上,透過腦波圖,我們可以確定的只有電場變強變弱的過程。令人驚訝的是,這些電場(和震盪)一直都在。不管測量頭部的哪個位置,不管在哪個時間測量,不管當時受試者是在睡覺還是吃冰,神經細胞都是不斷地成群發出脈衝,同步產生電場。不變的法則是,這些電場的震盪愈慢,注意力就愈低。深睡時,電場每秒變化三次;如果你集中精神專注學習(希望就是你閱讀這段文字的此刻),電場可能每秒變化七十次。但是電場從來不曾消失。

所以說,神經細胞會隨時保持活躍,相約好一起傳出脈衝。有趣的是,沒有人知道為何如此,又或者這個同步的過程是如何協調出來的。它和合唱團演唱美妙歌曲的狀況不同,合唱團要靠指揮來協調歌唱者的聲波,才能讓原本的背景雜訊轉變成歌聲。然而,腦子裡沒有指揮。神經細胞也不需要指揮,因為它們除了規律地產生脈衝,什麼也不會。如果在培養皿裡培養神經細胞,不出幾個星期的時間,它們就會在沒有接收到任何指令的情況下,開始產生脈衝,完全自動自發。當有許多神經細胞並列於腦部時,它們就會開始同步。最好的比喻就是一大群人一起拍手,一開始有點亂,也就是「拍手雜訊」,一旦拍手持續得夠久,節奏就會愈來愈接近 ── 整個過程是自發性、自動組織起來的。

腦部的神經細胞也是這樣。即使我們並非有意識地在思考什麼,「神經脈衝的掌聲」(可以說是腦袋裡的背景雜訊)也一直都在持續進行當中。

燈火通明的宮殿

 
想像一下,如果腦子無時無刻都在工作,所有的細胞也辛勤配合,那麼腦需要很多能量,也就不足為奇了。另一個說法你一定聽過:休息狀態下,雖然重量只佔全身的二%,腦部消耗的能量卻佔了全部的二○%。你一定不信,但是這卻是真的!

畢竟不斷產生神經脈衝、釋出傳導物質是非常費力的事。其他的器官沒有這麼積極,偶而也會休息一下:肌肉和腸道有事做的時候,才會需要更多養分。不過腦不一樣,它的能量消耗很穩定。不管是唸書,還是之後睡覺夢到書的內容,總血流量幾乎不會改變。

你可能想問,怎麼會這樣?腦袋為什麼不乾脆休息一下(至少一部分)?這是好幾百萬年天擇演化的結果。當然,腦子不是九○%無所事事,但為何又徹底背道而馳,選擇不斷消耗這麼多的能量呢?

在自己家時,如果你是個節省能源的人,一定只會在你做事的房間裡點燈。如果你的家是有十個房間的兩層樓透天厝(我絕對樂見其成!),而你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廚房,那麼所有可用的電燈裡,你只用了一○%。一般人想像的腦部運作就是如此,妥善地分配能源,只在需要的地方開燈。

事實完全相反。真要具象化來比喻腦部運作的話,腦並不是大房子,而是一座雄偉的宮殿,到處燈火通明,熠熠生輝。所有房間的燈都亮著,因為幾乎每個房間都有事情要做。總而言之,腦子的運作方式和我們習慣的世界,有著本質上的差異。
 

整理鞋子原則

 
如果我們經常使用某件物品,因為磨損的緣故,它終有一天會壞掉。所以,為了讓它撐得久一點,用的時候要小心,也要不時維修。以鞋子為例,有些鞋子可能愈少穿愈好,如此一來,外觀和功能都可以更維持得更久。然而,腦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我姊姊有一整個倉庫的漂亮鞋子。假設五十雙好了,有些鞋她常穿,有些比較少穿。如果有一天要整理自己的鞋子收藏,就像管理我們腦神經細胞,她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檢查哪些鞋最常穿,並且不時維修,例如換個鞋跟或鞋底。那些漂亮卻從來不穿的鞋會先被挑出來,然後在某個時候丟棄。畢竟鞋子就是要穿,才能發揮它的功能。如此一來,她的鞋子收藏會漸漸減少,比方說剩下十雙經常穿的鞋子。鞋架上的鞋子沒有一雙是多餘的。剛開始篩選鞋子時,這些鞋的使用率是二○%,最後則達到百分之百。

我姊姊偶爾還是會買新鞋子,假設數量不會多得太離譜(這當然不太可能,不信你問問她)。買了新鞋,當然要穿,才不會被丟棄。說不定,新買的鞋比原來那十雙鞋中的某一雙更常穿,若果真如此,那雙舊鞋就會被丟棄,由新鞋取代舊鞋的位置。我姊姊擁有哪種鞋、有幾雙鞋,並不會固定不變,而是和她所在的地方有關。因為她多住在澳洲,所以她的鞋大都是夏天穿的鞋子。如果她回到多雨的中歐,鞋子收藏可能就不一樣了,也許留下兩雙夾腳拖,其他的則會被耐穿防雨的鞋子取代。她的鞋子會隨著她的所在地變化,鞋子的數量也會增增減減,這些都和環境有關。

當然,我不想把腦和我姊姊的鞋子一視同仁,又製造出新的迷思來:不是喔,腦的主要任務並不是整理鞋子。不過這樣的比喻可能比較容易讓你了解腦部的運作模式。腦袋裡面沒有鞋子,而是神經細胞的連結、突觸;沒有人來負責揀選這些連結、把神經細胞丟出去(這點非常重要!),一切都是自發性的。基本原則和前面描述的整理鞋子的道理很像:神經細胞和突觸必須使用,不然就會死亡。經常活化的突觸也會經常維修保養或擴建。如此一來,這些常用的細胞和突觸的裝備會愈來愈好。
 

清理神經細胞

 
人類出生時,突觸連結的數量非常多,神經細胞連結過度旺盛。這些連結中,絕大部分是多餘的,可以說是垃圾連結。從出生後到青春期,這些連結會逐漸受到修剪,只有經常使用的連結會留存下來。這道理有點像被足跡踏出來的小路,走過的人愈多,路就愈穩固、愈寬闊;突觸連結也會因為使用而變得更穩定、有效率。神經細胞有一套精密的方法來提高突觸的效能。某個突觸的活動如果特別旺盛,就會刺激細胞製造出結構分子,讓突觸變得更大更有效率;細胞也會儲存更多傳導物質,並製造更多促進傳導物質傳遞的蛋白質。簡單地說,每個強烈的神經脈衝都是細胞強化相關突觸的動力。不用的連結則會愈來愈弱,最後死亡。

千萬不可小看這個精簡化的過程。在二十歲以前,人類腦部神經細胞的連結會減少一半,也有不少神經細胞在生命初始時就死亡了。最後只會留下有用、經常用的連結。這個過程會持續一輩子。雖然之後精簡化的過程不如前二十年變化那麼大,但是突觸還是得經常活動,才有在腦子裡生存下來的權利。沒有用的累贅會遭丟棄(就像我姊姊不穿的鞋子一樣)。畢竟對細胞來說,用傳導物質養個完整的突觸得付出不小的代價。精簡化可以讓腦子省下不少能量。

在這裡,我要再次強調一個基本原則:這整個過程的動員是自發性的。沒有誰負責清除多餘的神經細胞及其連結(不像雕刻家雕塑雕像,也不像我姊姊清理她的鞋子)。這些工作完全由細胞自己來,每個刺激都會讓細胞脈衝的產生及傳導更加強健、有效率。若有必要,假以時日甚至會有新的突觸產生。

哪些刺激重要,哪些不重要,全由你自己決定。聰明的讀者,你才是持續提供腦子資訊與刺激的來源,你才是決定神經網絡該處理什麼資訊的人。神經連結用各種方式不停自我調整,有些變強,有些會變弱。此時此刻你的腦子非常個人化,是你處理過的資訊塑造出來的結果。

用吧,不然就丟掉!

 
現在你應該明白為什麼說整個腦都在工作,並沒有任何部分閒置。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麼不用的部分,也就是那九○%的腦,早就不見了。我們可以說:「要嘛好好地用,不用就丟掉!」丟掉並不是壞事,相反的,腦可以藉著這個過程提高效率。它不把能量浪費在沒必要的大網絡活動,而是專注於重要的運算過程。

在功能性磁振造影和腦波圖中,人們可以觀察到大的神經群持續活動,這些是經年累月篩選下來的結果。這些網絡由最佳、最有用的神經細胞和神經連結組成。最妙的是,突觸愈用會愈好用。每使用一次,都可刺激細胞去擴展並強化突觸,突觸也會不斷保養、維修與升級。不用的突觸會漸漸消失,只有經常動的神經細胞和神經連結會留下來。
 

百分之百還不是全部

 
希望用腦絕對超過一○%的事實沒有讓你太失望。這則迷思背後,其實隱藏了人們希望能透過某些技巧來「開發出」更多腦力。所以我要在此說些鼓勵的話(聽起來有點矛盾):雖然已經用了百分之百的腦,但是你仍有發展的空間。

因為,腦子有不同凡響的適應能力,可以不斷提高效能。使用了百分之百,不代表它的能力已經到了極限。恰恰相反,正因為腦使用了全部的效能,所以它可接受更多新資訊。因為神經網絡的結構是可以改變的,還能產生新的神經連結,而這是學習的基本條件。腦的功能並不是固定的(它不是硬碟),也不是存滿就沒有空間了。沒錯,腦的「儲存空間」的確是我們剛好需要的大小:如果我們持續學習,它會更大更有效率;如果我們不用,它會變小。就像我在澳洲和在德國的兩個姊妹,她們兩人擁有的鞋子收藏就不一樣。腦會根據外界刺激和印象決定它工作的細節 ── 也就是你「聰明」的程度。

其實這是個瘋狂的原理。為此,我特別準備了下一章「腦力訓練讓你變聰明」。

※ 本文摘自《打破大腦偽科學》,原篇名為〈迷思八 我們只用了10%的腦〉,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