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中的〈斷尾虎爺〉,大意是:一枚被人鑽了洞的十元硬幣,拿到它的人,都擔心吃虧,因此想早早把它花用掉,於是它在市井間快速流轉著。從到文昌廟拜拜的太太施捨給乞丐,乞丐把它捐給林炳昆的斷尾虎爺卻遭拒,於是用它買烤香腸,香腸攤老闆再藉著找零轉給保險業務員,業務員拿它去西藥房代處經理買燕窩,西藥房老闆把它投入林炳昆的咬錢虎爺的賽錢箱。

讀者可以藉這篇作品探討以下幾個問題。

一、假好心:為什麼人人拒絕接受那枚毀損的硬幣,進而急著把它往外推?且看拜拜的太太拿它去買榶果餅乾,老闆個個不要,太太便把它施捨給乞丐。尋思,人人都不要的硬幣,給了乞丐,乞丐用它能買到東西嗎?另外,林炳昆第一次抱著斷尾虎爺及賽錢箱向西藥房的老闆募款時遭拒,第二次把虎爺偽裝成財神爺再上門,老闆基於不該把財神爺往外推的心理,但又不是真心想捐獻,故把那枚毀損的硬幣投入箱中。老闆的行為不但敷衍林炳昆也褻瀆了虎爺。

那位太太和老闆的行為皆是以好心為名,行欺人之實,例如:把快過期的東西或已然毀損的東西送人。那個東西已無實用的意義,接受者卻虧欠饋贈者一份人情,人情是最難還的啊!最常聽見的例子是:中秋月餅,往往在好幾戶人家流轉,最尷尬的是回到最初饋贈者的手上。大家明知這是一種虛偽的人情,但久而久之卻習以為常,大家都這麼做。

其次,香腸攤的老闆的個性在這篇作品中看似最平和,其實不盡然。當他發現手中的硬幣是毀損時,本想退還卻又想起對方是乞丐,故說:「算了,一個乞丐。」這是一種歧視,說穿了也是一種假好心。

二、貪念與欲望:貪念與欲望是人性,乞丐更想翻身,他見虎爺便說:「虎爺將軍,給我保庇一下,拜託,拜託,讓我生意好一點。」而這貪念與欲望有時甚至會凌駕於人對神的尊敬。這篇作品的虎爺為何會被斷尾?人因為簽賭大家樂而供奉虎爺,祈求虎爺能庇祐自己發財,一旦摃龜,便情緒化的把虎爺的尾巴砍掉。由此足見這種敬神是有目的的,非誠心的。

後來當祂被人巧立名目而變成財神爺的時候,人又是基於貪利的心理,勉強接受祂、施捨祂。其實無論是虎爺或偽裝的財神爺,都是因為人的欲望而給祂不同的身分。論理,祂原來只是一塊木頭,只是被人的貪念與欲望一再利用。

三、貧富差距:從這篇作品中,可見富人對他人其實並不大方。例如:西藥房的老闆是小器、吝嗇的,當他第一次見到斷尾虎爺的反應是:「啊⋯⋯這⋯⋯這⋯⋯抱歉,我們這裡沒有在給這個的⋯⋯」又保險公司的處經理當他知道業務員佔他十塊錢的便宜時,便在要他幫忙買燕窩時,替他出十塊錢。尋思,這位處經理把業務員當奴才使喚,一會兒要他跑腿買飲料,一會兒要他代買燕窩,但是連這十塊錢的小福利卻也不願意給──要佔人便宜,卻不給人佔便宜。

由此還衍申一個有趣的人性問題:業務員想佔處經理的便宜,從買飲料的找零中買一條香腸吃,他心想只要不講,經理也不知道;然而,斤斤計較的經理早發現卻不明說,反要業務員在替他買燕窩時,代他出十塊錢,足見大家都假來假去,只是弱勢的那方是佔不到他人的便宜。

四、雙重的象徵:硬幣與虎爺,兩者都有殘缺,故喪失了它原本該提供的價值的能力,進而給人生起悲哀的感覺。但這種悲哀來自於價值觀,例如:殘缺在棊督徒的觀念是上帝化妝的祝福,在佛道教的觀念卻認為必是前世造因,今生才有這惡的果報。這篇作品的林炳昆因為中年失業,在資本主義下,一旦失業,就喪失了賺錢的能力,在世人眼中就是人生失敗組,且看他求職到處碰壁,就如那枚到處流浪的毀損硬幣;但從另一種角度來看,危機就是轉機,只要他不放棄希望,終究守得雲開見月明。只是,後來他雖然開市了,卻是一個尷尬且無奈的狀況──起先覺得拿乞丐的錢是丟臉的,但最後那一枚破損的硬幣仍回到他身上,讓他覺得自己比乞丐還不如。但這也是轉念的問題,只要他念轉,心便跟著轉。

其實,夏志翔編這個故事的目的是,想告訴他媽:失業的人是很可憐,不要逼迫他,給他心理壓力。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貧與富之間的問題:

  1. 基本收入能改善貧窮、貧富不均與不安全感問題,穩定社會秩序與發展。
  2. 鄧小平的先富論終究是妄言,中國已成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大國家
  3. 【果子離群索書】把別人想得過於幸福,自己就不幸福了──讀《上流兒童》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