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中的〈紫砂茶葉罐〉,大意是:陳智文是個上班族,在一次的洽公途中,認識了製茶的盧師傅。盧師傅製茶的用心,竟被陳智文所體會。盧師傅又提出對於一般人喝茶態度的看法,這些看法都深得陳智文的心。最令陳智文心有戚戚焉的是,盧師傅後來不再製茶卻選擇賣梅子,而他分析茶與梅的屬性,觸動了陳智文省思自己在職場上身不由己的心情,因此對於未來,他有了新的體悟。

這篇小說,有以下幾點可以提出來討論。

一、一窩蜂:盧師傅說一般人喝茶很講究,不但追求高品質的高山茶,還花費在茶具上,例如:景德宜興、紫砂金胎等。這都是大家在炒作下,形成一窩蜂的現象,落得大家的焦點不在茶,而是在玩壺。其實,懂得品茶的人都知道:紫砂壺泡出來的茶,有陶土味,反而掩住了茶的芬芳,而磁器壺才是好的。

紅樓夢》的妙玉也是如此,第四十一回寫她品茶甚為講究,首先泡茶的水不是「舊年蠲的雨水」,就是「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住著,收的梅花上的雪」,其次是飲茶的器皿皆是古董杯,有晉王愷珍玩後為蘇軾收藏的,還有點犀喬、綠玉斗、九曲十環一百二十節蟠虬整雕竹根。這些細節不但側寫妙玉是「云空未必空」的道姑,雖然入了空門修行,但並沒有從世俗解脫,也質疑她是真的會品茶的嗎?

另外,喝茶本是嗅覺與味覺的心靈活動,但現在加入聽覺──國樂,視覺──看煙的飄逸迴旋,以及嗅覺──聞香,這些都會干擾茶香,使人無法好好品茶。

二、做自己:盧師傅說:「茶的個性不該醃梅。」這句話一直令陳智文不解,直到盧師傅改賣梅子後,在一次的偶遇中,他告訴陳智文,梅子是苦澀的,採收後,必得先殺青去苦澀,之後沒有味道了,故必得添加別的氣味,例如:糖精、香料、色素等,來增添自己的風味,足見梅沒有實力,它為了生存,必得不斷變換角色,一會兒成了鳳梨梅,一會兒成了紫蘇梅,一會兒成了檸檬梅。

但茶本身自有芬芳,不必靠其它原料來增添自己,加入其它原料反而使茶不純。舉例來說,茉莉花茶是要茶去吸收苿莉花的味道,真正懂得品茶的人是不屑的,因為那是雜味。他們認為苿莉花茶是給追求表面華麗的人去喝的。

盧師傅對茶與梅的見解,讓陳智文省思自己在公司總是陷入忠於自己和迎合別人之間的掙扎,對上司要唯唯諾諾,對客戶要謙卑,對同事要偽裝,對下屬卻嚴苛,他其實很想做自己,無奈現實環境總逼他就範;不過,聽了盧師傅的話,他確信「明日醒來,他會有一點點的不同。」這不同之處是:從此他心中會有個底限,即使仍然必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但至少他不會迷失自己。

盧師傅說他父親為了迎合嗜吃茶梅者,便以紫砂茶葉罐來醃梅,但他認為茶就是茶,茶有它自己的個性,不該讓茶隨類賦形、同流合污,他偷藏了一個紫砂茶葉罐,用來警惕自己,向茶學習「氣節」。

三、知音難尋:盧師傅說:「眼睜睜看著客人將我精心製作的茶葉,粗率的泡成湯水,囫圇吞入肚中,我就會心疼不已。」這種客人就如《紅樓夢》第四十一回劉姥姥品茗櫳翠庵時,一口吃盡,妙玉為此而不悅,她認為飲茶「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牛飲騾了。」而今,盧師傅遇上陳智文能體會他製茶的用心,怎不令他感動?盧師傅不但與陳智文分享自己對茶的見解外,還堅持另外送他半斤,這是對知音的回饋。

四、弔詭的人性:當你真心想把自己的想法與對方分享時,對方往往不領情,當你不想說時,對方又千求萬託,夏志翔明白這就是人性,因此,當他說起這個紫砂茶葉罐是用來表明氣節的東西時,引起那女人的興趣;不過,他不急著說,反而問:「那說來話長,有一段故事,你想要聽嗎?」唯有對方想聽時才說,才不致白費脣舌。另外,盧師傅說:「許多客人迷信高價茶,覺得我的茶價位太低,不值得購買,於是我把相同的產品提高一倍售價,反而使他們高興。」這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人性。

讀者從這篇作品的「過場」可知,夏志翔深諳行銷必得投其所需才有成功的機會。且看他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當他聽見眼前的男人在向女友傾訴關於建商的回扣是收還是不收時,便立刻拿起「紫砂茶葉罐」瞎掰一個表明氣節的故事。最後,那個女人買下它送男人,要男人時時以它為警惕:身後有餘當縮手,莫待眼前無路想回頭,為時晚矣!心安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幸福。這個故事,不但行銷了商品,也輸出了正能量,提醒人莫因一時貪念,迷失自己。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為什麼是茶?:

  1. 泡茶一點也不簡單,但喝茶的時候,世界簡單了。
  2. 石燈籠庭院間, 感受茶文化的博大精神境界
  3. 【經典也青春】為什麼是茶? ——郭昕詠談岡倉天心的《茶之書》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