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的〈黃銅小香爐〉,大意是:曉玲是個上班族,她在公司常因業務而被主管咆哮、挑剔,回家的捷運上又被色狼騷擾,她回首自己的感情史,三位感情都是傷痕累累,她被男人傷得很重,尤其是第三個。於是,她在網路上買來黃銅小香爐,想藉其魔力報復所有傷害她的男人。這篇作品有以下幾點可討論:

一、象徵:這篇作品的象徵物有三個。首先是黃銅就是金屬,藉此象徵女主角曉玲是個對感情很執著的人,她對男友的愛情比金還要堅定。其次是香爐,象徵女性的生殖器,再者扭子設計得很高,則象徵男性生殖器。若把香爐的扭蓋翻轉過來與爐相合,表示生殖器相合。在尚未相合以前,表示女人未找到另一伴,那麼它才有靈力撫慰女性的空虛寂寞。

二、受壓迫的女性:在東方傳統的重男輕女的社會下,女性向來是受歧視與壓迫的。在家庭裡,未出嫁前,必須以父為尊,唯父是從,出嫁以後,以夫為天,夫死則以子為貴。在職場上,往往被男性主管壓迫。在情感的表達,女性較為含蓄,不似男性直接,因此她們或許會藉由言情小說,或者崇拜反串的女演員,例如:歌仔戲名伶楊麗花,以填補自己感情的空虛。

而當女性在感情或婚姻中挫敗時,她們往往自怨自艾,甚至質疑自己是否不夠好,若是想報復,卻又因為心軟而下不了手,下了手看見對方受到傷害,自己便有內疚,就像曉玲聽聞經理發生車禍,就想起夢境──自己開車故意撞倒經理,而問自己是否該負道義責任?又她見新聞報導色狼不但被揪出來,還被車門夾斷手臂,她又想起自己曾做過相同的夢,故久久說不出話;因此她們為避免這些心理感受,便可能會採取精神勝利法,一種阿Q式的精神,也就是由某一種極端的思維來代替原來極端的行為。例如:這篇作品的曉玲以黃銅小香爐來報復經理、捷運色狼、前男友志翔就是一例。

三、愛情沒有道理:當曉玲發現介入自己與男友感情的第三者,竟是「身材臃腫,穿著普通,短髮素顏,缺乏女人味」的女人時,她是徹底崩潰了。其實,愛情是沒有道理可言的,愛情重視的是感覺,彼此是否投緣,向來不是挑選模範生。曾聽過一個例子:甲女跟乙女說:「你男朋友好醜喔,妳怎會喜歡他呢?」不等乙女回答,丙女插嘴,她跟甲女說:「哎呀,說不定她男朋友有特殊才華呢!」丙女這麼說,可能也是想為乙女找台階下,孰料乙女回道:「沒有吔,他一無是處。」足見愛上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愛上了就愛上了,且看《紅樓夢》的黛玉,她小家子氣,不懂得迎合他人,反觀寶釵,處處表現雍容大度,又懂得人情酬酢;但寶玉愛的卻是黛玉,因此當他娶了寶釵時,竟是「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四、男女交際大不同:女性是屬於心理,男性是屬於生理。這個在青春期時最明顯,男孩在這時候,往往血氣方剛,人際關係稍有不順心,很容易怒目拳頭相向,而對於性的好奇與探索也很有興趣。女孩則是安靜的,悶悶的,無精打采。

因此,男人之間的友情,常是建立在較量股票、房地產、名車等,藉此清楚對方的能力在哪兒,自己該以怎樣的方式與對方相處,而女人之間的友情,則是建立在親密的分享心事或八卦,且看這個故事,曉玲不願更換產品,她不要男伴肯尼娃娃,她要幽魂娜娜,因為「只有女人最懂女人」,而推心置腹的結果,卻也容易遭致朋友的背叛。

依循著男女不同的特質思考,可知男女之間的相處,女性期待內心的需要被滿足,她希望被男人疼愛,而男性則有強型的主導的欲望,想要指揮控制

五、行銷重點:聽完夏志翔的故事,那位失戀的女客人有感而發:「不要把生命浪費在沒有寄望的人身上。」這是提醒所有的人,感情離開就放手祝福,報復只會傷害自己,就像故事中的曉玲因為踩空樓梯而扭傷腳踝。夏志翔就像一位心理醫師,他說的故事都是他治療心理傷害的藥方,幫助受傷的人重建信心。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男男女女:

  1. 月下老人其實沒有幫人們搓合姻緣的神力?
  2. 很多約會男女不是「混蛋」,他們真的忙到撥不出時間
  3. 鮮少會有人在公開場合說「我是渡邊淳一的忠實讀者」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