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的〈裝框塗鴉畫〉。大意是:依葉蘭未婚生下了曉東,為了生活,她把曉東托給娘家照顧,自己則淪落風塵,過著紙醉金迷、陪笑飲酒的生活。曉東非常渴望有個爸爸,只是這個願望一直無法實現,於是他放逐自己,與一群國中生混在一起,眼看他逐漸踏上歧途,他的老師秀妤非常擔憂,一方面花了許多心思陪伴曉東、鼓勵曉東,一方面則不斷與曉東的家人連繫。

秀妤老師的付出,曉東不但不感謝,反而心生埋怨,對於課後照護的魏凱文老師卻滿心喜歡,這讓秀妤老師感到沮喪。終於,依葉蘭覓得真命天子決定再婚,婚後她來學校為曉東辦理轉學,她要帶著曉東一起生活。

當曉東得知這消息時,興奮的把正亂塗鴉的畫翻過來,在背面寫下:謝謝老師,陳曉東敬上。秀妤看了,熱淚盈眶。孰料,曉東把這幅畫送給魏凱文老師,秀妤難過極了,低潮的心情久久無法平復。直到幾年後,升上國三的曉東帶來一張感恩卡送給秀妤,這張遲來的卡片,讓秀妤甚感欣慰,眼前一片水漾朦朧。

這是一篇教育小說,所謂教育小說指的是:以師生互動為主軸的故事。夏志翔聽見林老師感慨現在的學生難教,闖的禍層出不窮,談戀愛、打架霸凌、頂撞老師等等,讓她對教學提不起勁。於是,夏志翔以「裝框塗鴉畫」編了個故事,目的要療愈、撫慰林老師,希望她聽完這個故事,重新燃起教學的熱情。

這篇小說主要可以討論的有二個部分:

一、多重的敘事觀點:依葉蘭的觀點,一個是婚前,她其實很愛曉東,但為了生活,她無法陪在曉東身旁,但休假時,她會買一堆玩具與衣服回去看曉東,這是她唯一能做的彌補,而當秀妤老師告訴她曉東可能學壞時,她是萬般無奈的;另一個是婚後,她決定給曉東一個完整的家,也為了曉東的未來著想,她離開了酒店生活。總言之,至少她努力想做個好媽媽,這是令人感佩的。

陳曉東的觀點,因為別人都有爸爸,只有他沒有,他有自卑感,他以結交壞朋友來壯大自己,與那群國中生在一起,使他有歸屬感、安全感。他討厭秀妤老師,覺得老師不理解他,處處為難他,他把老師的關懷視為干預,在他的心中,會陪他打籃球、拿作業解答給他抄的魏凱文老師,才是好老師。

秀妤的觀點,她一心為曉東好,她不忍看見曉東誤入歧途,積極連繫曉東媽媽及阿嬤、阿姨,也甘冒被其他學生說她偏心,常常拿吃的、獎卡給曉東,還陪他聊天,甚至申請免費課後照護,當曉東要轉學時,她還送書勉勵他,但曉東卻沒有對她表達感謝,讓她有種「我本有心對明月,豈奈明月照溝渠」的感受。

魏凱文的觀點,這是一個隱藏的觀點,因為他並沒有表達任何想法。由於他是實習老師,初初任教,對於學生送的禮物,很容易感動,所以把它拿去裝框;但最後卻又把它賣掉,這意謂著他的教學熱情,在時間洪流的衝刷下,已然消退。

二、成長艱難與喜悅:體貼的孩子畢竟少有,多數的孩子在成長時期,尤其是從兒童進入青少年時,會有一段的叛逆,這時凡事總以自己的觀點出發──順我者善,逆我者惡;因此,與家人、老師、朋友便有諸多的磨擦,任誰來勸他聽不進去。有的孩子,可能一生就這樣我行我素下去,有的則因為遇到「貴人」的開導,他明白了自己的過錯,進而能體會別人的善意與關心,就像陳曉東,多年以後,他因為再見秀妤送他的書,再者媽媽把當年的事全告訴他,他終於能體會老師的苦心,故作家林海音說:「每個人的童年不都是這樣的愚騃而神聖嗎?」  

夏志翔編這個故事,其實也是要提醒林老師,好好回想自己為什麼想當老師?除了在課業方面,當學生有偏差的觀念或行為時,把他們導向正途,這是為人師的責任與本分,至於學生是否能體會老師的苦心,那就不必太在意了,一個老師在教育現場必須經歷許多年,若一味的在意學生的回饋與否,不但偏離了教育的本懷,自己可能也會一再失落。莫忘初衷是這篇小說行銷的重點。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教育大哉問:

  1. 「老師,您知道現在學校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2. 高中老師給藍儂的評語:工於巧辭,曠於時日,貧於成事
  3. 許多家長和老師推行的道德教育,不過就是一種法西斯教育。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