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的〈陶瓷結婚娃娃〉,大意是:志明與春嬌因為相戀而結婚。但婚後,兩個孩子依序出生後,志明除了工作還念研究所進修,春嬌則一邊工作,下班後還肩負起家庭主婦的責任,這樣忙碌的生活直到她罹患大腸癌。

當春嬌住院後,志明要工作要念書要去醫院探望春嬌又要照顧孩子,一時之間,他分身乏術,情緒瞬間爆發,對孩子還有春嬌再也無法耐不住性子。志明「直覺人生乏味,他想躲,想逃,想離家出走,飄浪到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好,只要遠離這裡。或者乾脆將門窗緊閉,拉上窗簾,條封每一道射進來的光線,將自己囚禁在這一屋黑暗中,不要出去面對難堪的一切了」。

不久,志明竟也檢查出自己罹患肝癌,原本他無法接受這事實,還怨怪命運殘酷,但在妻子的鼓勵下,他們夫妻一同抗癌,他們要更把握活著的每一天。

這篇小說有以下幾點可以討論:

一、男女的外表與內心的反差:東方社會向來是重男輕女的,因此男生從小就被家中的女生嬌寵,長大結了婚,又被妻子嬌寵。由於男生對此一直以也沒有自覺,他們視一切的嬌寵為理所當然,進而變成外表剛毅而內在卻抗壓性低,缺乏同理心。反觀女生,她們外表柔弱,但為了扛起一個家,扮演照護者的角色,她們學會強勢,不能輕易示弱。且看生活中遇事時,例如:鄰居之間的糾紛,男人大部分是不願承擔,然後把女人推出去,要女人去面對。我以為若要兩性和平相處,前提是兩性必須先有健康的心理,這心理建立在平等,故改善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是當務之急。

二、男人的脆弱在女人倒下時呈現:這篇小說裡,志明平日有春嬌侍候著,對諸多的家事他都不自覺,只到春嬌生病時,志明才顯示出自己的無力脆弱,這些無助感後來化為憤怒,一次爆發,他甚至有離婚的念頭。而當志明也生病時,剛開始卻只會怨天尤人,反而是春嬌安慰他:「志明,只要還活著,就有希望。好好的檢查,接受治療,我們要為孩子好好的活下去啊!」妻子成了丈夫的媽媽,給無助的丈夫最大的精神支持,而令人敬佩的是──春嬌也正病著。

三、病是學習的最佳時機:當志明自己也住院,他與妻子同病相憐時,這時他才可體會生病的痛苦,尤其在妻子反過來關心他時,他才體會到妻子的偉大,自己則更需要成長。

而春嬌為何能在生命的暴風雨中挺住呢?她明白婚姻生活中的爭吵只是一時的,她不會忘記當年嫁給志明的初衷,因此小說的最後寫:「他的春嬌,他最親密的戰友,也是他最敬愛的,教導他實踐諾言的楷模。」真的,想當年他們在東海大學路斯義教堂,雙手合十互許的愛的誓約,如今,因為妻子的一場大病,他竟然萌生離婚的念頭,而當他也罹癌時,妻子卻依然堅守當年承諾,對他不離不棄,思及此,他實在慚愧啊!

另外,俗話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這篇小說裡的腫瘤象徵家庭婚姻的阻礙,也可以做為對於你信守諾言與否的考驗,故讀者從他們的故事,應當了解:所謂輕諾寡信,許下諾言是感性的,但實踐諾言是困難的,這需要透過不斷的學習。

四、好險,很重要:志明與春嬌都是罹癌,我們可以就「癌」的造字來理解人罹癌的原因:癌字有三口是指病從口入,若有不肖商人,販賣黑心食品,對於時常外食的上班族而言就是一大隱憂,而癌字有山即癌細胞一旦發作,病情將如山一般難以撼動。小說裡,他們夫妻都罹癌,這對於一個領固定薪水生活的小家庭而言是很大的負擔,所幸有全民健保,讓他們夫妻雖生病了,還能過生活,如果在沒有健保的年代,肯定會家破人亡。

其次,對於從事保險業的人而言,這是個行銷的好故事,讓客戶明白好險的重要性。有句話說:「好天要積雨來糧。」凡事豫則立,一旦患病時,才不致手足無措,生活失序。

有感於盧美華的父母吵架,夫妻大打出手,夏志翔編這個故事來行銷「陶瓷結婚娃娃」,希望盧伯伯聽完故事能明白婚姻的經營與守護是不易的,男女雙方來自不同的原生家庭,應該學習為彼此著想,遇事時,學習溝通,而非情緒化面對問題,如果動不動就把離婚掛在嘴邊,或拳腳相向,那麼婚姻就如陶瓷般易碎,一旦碎了,要再補綴就不容易了。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那些相處和你想的不一樣:

  1. 我們確實深愛對方,感情也很好。但是,我們沒有性生活。
  2. 【譚光磊灰鷹巢城】成為完美夫妻,從來沒有那麼理所當然……
  3. 或許每個家都會給夜歸的人留盞燈,屋裡屋外的溫度卻不盡相同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