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迷你瓦斯爐〉,大意是:阿火與阿星是單嘴小火爐。阿火個性積極,一心希望使勁噴火,為人們烹飪出幸福的味道;阿星個性消極,只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們原本在豪宅裡服務,但豪宅的男女主人忙於工作,無暇下廚,小主人多以冷凍食品裹腹,他們便被轉賣到二手廚具店。接著,被吃到飽餐廳買走,阿火重拾工作樂趣,阿星依然意興闌珊,顧客都不滿意,老闆把他們拆了。阿火請求老鼠小傑把他抬去二手廚具店,尋找工作機會,於是他來到一個盲人家庭,經過幾次與盲人媽媽的磨合,阿火噴火適度,為這個家庭烹煮出幸福的味道。至於,阿星則被送進大鎔爐熔毀成鐵水。

這篇小說,可以從以下幾點來討論:

一、生命存在的意義:阿火與阿星的個性截然不同,以致他們面對工作的態度也不同。阿火個性積極,他對工作充滿熱情,阿星個性消極,他對工作提不起勁,最後阿火來到可以好好燃燒他熱情的家庭,阿星的下場卻成了鐵水。

由此,讀者可以去尋思:人活著是為什麼?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能找到自己的長才,再把它淋漓盡致的發揮,讓他人因而受惠,這便是生命存在的意義。或有人認為「利用」這個詞很勢利,其實它是個中性的詞,端賴人怎麼去使用它,若能被「利用」而創造他人的幸福,這是有價值的,若是被「利用」,卻是替某些人為非作歹,則是沒有價值的。且看小說中,阿火對生命燃燒的熱情,不想當個無用的瓦斯爐,而阿星則反之,最後是被消滅,被社會淘汰。

二、幸福的味道是家的味道:阿火來到豪宅,豪宅的男女主人忙於工作,只用小火爐燒過一次開水,平日他們都以冷凍食品裹腹。沒有開火的家,家人之間的互動是冷冰冰的,有種疏離的感覺,且看小說中,男女主人忙於工作,疏於陪伴孩子,孩子一有時間就沉迷在網路遊戲中,與父母的互動也顯得不耐。反觀,阿火來的第二個家庭是有溫度的,這戶人家天天有熱騰騰的飯菜,由於,這戶人家的男女主人皆是盲人,對嗅覺、味覺格外敏銳,因此女主人格外用心烹飪。

三、吃到飽是誘發人性的貪婪:怕吃虧,這是人性的通病;因此對別人付出時,無論是實質的或精神的,總期待別人的回報。一旦不遂其願,失落感便無以復加。基於這種心理,當光顧吃到飽餐廳時,便大吃特吃,有時甚至沒有衡量自己的食量,而造成食物浪費。其次,怕吃虧的心理也是自私的心理,因為自己怕吃虧,以自我為中心,自然沒有顧慮他人,以致他人吃虧。那麼,為了不讓自己吃虧,於是一股「人吃人」的風氣,於焉而生。

四、熱情也要有限度:阿火想要燃燒生命的熱情,這意謂著人活著也要奉獻,但奉獻的對象要留意,應該奉獻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給貪婪者。而奉獻也不該一頭熱,要視對方的需求來給,若對方無法承受,那麼自己的付出往往成了他人的負擔。就像阿火,他在餐廳工作時因為太熱情,使勁噴火,以致湯汁蒸發得太快,弄巧成拙。他來到盲人家庭,依然故我,害盲人媽媽把粥煮焦了。

夏志翔因為表弟潔明在老師與媽媽的眼裡是個懶惰的孩子,阿姨說:「潔明啊!聰明是還好,懶惰倒是真的。潔明不愛寫功課,常遲交,還寫得歪七扭八。老師常常打電話來,我也常罵他,催他,他還是很懶惰。」所以,他編了這個故事,目的是想提醒潔明:人活著就要對生活有熱情,有熱情才能發揮自我的價值,活得尊嚴。若是提不起勁,便意謂著自己找不到屬於自己的舞台,那麼好好想想自己喜歡的是什麼吧。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熱情不是唯一解:

  1. 「與其說這本書分享的是廚藝和烹調步驟,不如說它傳達的是熱情和樂趣」──專訪《我的森林廚房》作者莊祖欣
  2. 【一週E書】想起對夢想懷抱巨大熱情的青春時光,發現當年那個自己仍在心底某處發亮
  3. 【菩提心的瞎掰術】老師,你為什麼要當老師?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