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青石獸首紙鎮〉。大意是:在醫學院任職的金教授與在國中任教的妻子原本過著幸福的生活。但妻子因為在一次管教學生中,遭到家長控訴,以致她的自尊心嚴重受損。雖然丈夫一再開導她,仍無法讓她釋懷,於是她把內心的不平衡全轉向丈夫,對丈夫吐出一句句刻薄的話。終於,有一次,金教授再也按耐不住拿起青石獸首紙鎮拋向妻子。而妻子不堪受辱,他們最終以離婚收場。

這篇小說,可以有以下幾點討論:

一、如何處理情緒:當面對問題時,應積極應對而不回避。很多時候,人在問題浮現時,會偽裝自己,故作堅強;但由於這份堅強並非真的,因此內心終會陷入掙扎。最理想的建議是,提醒當事者要消滅對方的情緒猛獸前,也要消滅自己的。夏志翔說這個故事,乃是針對美華的媽媽對爸爸家暴而說的,其目的是要美華的媽媽聽,希望他能引以為戒。

二、行銷技巧:因為美華的媽媽金智賢是擁有高學歷的會計師,個性相當自負,當與丈夫意見不合時,她會家暴丈夫也就不足為怪。夏志翔若想讓美華的媽媽覺悟,他設計的小說的主角,其社經地位必得與她相當,故他讓小說裡的主角是教授,再者姓金表示很看重金錢,這樣的設計都暗指美華的媽媽。

三、以暴制暴,非最佳處理事情的方法:以暴力權勢壓迫別人,包括老師管教學生,這都是源自於對自己無能的反射。以暴制暴,可以平息暴動,但只是一時,被對方以威勢制止的那一方,內心必然會有不平,接著會伺機而動,一旦逮到機會,就會興風作浪,因此,金太太對學生的管教,是否只有體罰一途?或許只要她願意再多思量一番,便可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法。

另外,就金教授與其妻的互動而言,夫妻間爭吵,動手打人的那方總是不對,俗話說:「驚某大丈夫,打某豬狗牛。」故男人若如此,更會遭人唾罵;然而,金太太也有必需檢討之處,在職場上,她覺得自己被社會霸凌,便把這種不平的情緒轉嫁給他的丈夫,她把丈夫逼上競技場,兩人再相互爭鬥。最親密的人往往是自己的一面鏡子,最容易照出真實的自己,金太太在內心無法平衡蒯,只好一再以言語向丈夫挑釁,這般的語言暴力,丈夫終究按耐不住怒火,肢體衝突便出現了。可嘆金太太並未從中獲得省思,反而還一譏笑丈夫是因為無能再會訴諸暴力,其實她在職場上不也是如此嗎?

四、青石獸首紙鎮的象徵:照理說,石是要用來鎮壓紙張的(結婚證書),而金又比石堅,可是金教授卻鎮不住與妻子的這段感情,最後甚至使用暴力。既如此,離婚對二人來說,未嘗不是天堂,省得二人相互折磨。由此可以再去延伸思考,離婚證書是白色的紙張,這與金太太白色的病床、床單、臉色相呼應。

五、離婚時,兩樣情:小說裡寫金教授的心從十八層地獄浮上來,這是因為他的痛苦已深入十八層地獄,而病房中的花朵的美與他此刻的心境,便是對比。至於離婚證書上的簽名的字跡,兩人也是對比,金教授的字跡如蚯蚓般扭曲,金太太則堅毅剛挺,說明金教授充滿悔恨,金太太則迫不及待想離開,因此金太太所處的環境(病房,一切都是純潔的白)與金教授的心境相對而言,宛如天堂,金太太早已解脫,而金教授正要回去處於地獄。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以為是溝通,其實是施暴:

  1. 行暴力之實的「溝通」,最省事了
  2. 多數人曾在暴力中成長,於是很早就學會相信體罰帶來的「成效」
  3. 婚姻暴力受害者的支持力量──吶喊平權的熱血社工魂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