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子母雞大碗公〉。大意是:巧慧幾乎每天中午都以吐司果腹,再配上米湯,一餐就這麼解決了。同事們都為她的行為感到疑惑,有天,她終於說出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

原來,巧慧的媽媽因為受不了丈夫家暴,帶著巧慧離家出走。母子生活經濟很拮据,租她們房子的房東太太瞭解她們的處境後,常會送些糕粿給她們吃。有天,房東太太好心請她們吃湯圓,但因為烹煮時不慎,以致燒焦了,但媽媽要巧慧應該體貼房東太太的好意,所以還是把它吃完。

有天,房東太太又送來一袋吐司皮,經濟仍然入不敷出的她們,只有米湯配吐司皮吃。有回巧慧不小心把整碗米湯摔在地上,這聲音被房東太太聽見,她拿了個子母雞大碗公來給她們盛米湯,就這樣她們的生活也漸漸穩定下來。

後來,她們搬家了,也偶爾會去探望房東太太。直到有天,她們再度造訪,得知房東太太已過世了,回家後,她們母女吃著吐司配米湯,望著那個子母雞大碗公,默默流淚。因為若不是房東太太的雪中送炭,她們當年真不知該如何生活。

這篇小說,有以下幾點可以討論:

一、碗的象徵涵意:它是吃飯的工具,也是謀生的工具。這篇小說裡,單親媽媽需要一份工作,才能讓孩子溫飽。這個大碗公外側所繪的子母雞就像這對母女要吃飯。我們由此還可以思考,當夫妻分居或離婚後,孩子跟誰,似乎也決定了未來生活的品質。一般而言,父母餵小孩吃飯的態度大不同,媽媽通常較細心,她會耐著性子把孩子餵飽,換句話說,孩子有好的生活品質是媽媽很重視的。而父親通常耐心較不夠,細心也不足,有時對於孩子是否吃飯了,他們也常忽略,當餵孩子時,看孩子吃飯速度緩慢,有些爸爸乾脆自己吃掉,作家朱國珍回憶成長時期媽媽常不在家,但她有個會對孩子噓寒問暖的好爸爸,這真是萬幸啊!

二、菩提心的房東太太:她請巧慧母女吃湯圓,卻因不慎把湯圓燒焦了,又跟早餐店要了吐司邊給她們吃。我們可以看見這位房東太太的菩提心,她總是在幫她們度過苦日子。她自己並非富有之人,但願意一再替人著想,甚至把自己擁有的分送出去。反觀有些富人,卻深怕吃虧,吝於付出。

三、男女平等,從經濟獨立開始:有些女人婚後便離開職場,在家相夫教子,雖然家齊很重要,但尋思若夫妻關係陷入焦灼時,女人若在經濟上無法獨立,就必需委屈求全,甚至自殘或傷人,蕭颯小說〈唯良的愛〉的唯良就是一例;因此,結婚之後,女人還是要有工作,有經濟能力就有選擇自由。當婚姻觸礁時,可以理直氣壯的離開,不必受牽絆。小說裡,巧慧的媽媽在婚姻中經濟原本是仰賴丈夫的,受了家暴後,值得慶幸的是,她有勇氣離開。離開,才有幸福的可能。

四、單親的孩子心態:離婚後,一般而言若是媽媽是被辜負的那一方,小孩會想要維護媽媽,不要受到爸爸的欺負,這時小孩會像個小大人,像小說裡的巧慧會想幫媽媽分擔家計。這時,父母也要時時留意孩子的心態,分析父母離婚的原因給他們了解,避免孩子活在仇恨中,影響未來自己婚姻。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牆裡的暴力陰影:

  1. 溫柔的反思:台灣婚暴服務不為人知的一頁生命史
  2. 我們活在一個對性騷擾、強暴過分寬容的文化裡
  3. 面對那總是笑笑的男孩,你該問出真相,或者陪伴謊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