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竹編小畚箕〉。大意是:吳明益念幼稚園時,父母離婚了。爸爸把他託給台中的阿嬤照顧。阿嬤含辛茹苦的為明益付出,對他無微不至的照顧。為了讓他願意喝下雖苦卻很補的麻笋,阿嬤一遍又一遍的用畚箕洗麻笋,又耐心的哄他喝下去。但這點點滴滴的用心,等到阿嬤過世了,明益品嚐自己料理麻笋,「一個畫面映進他的腦海,那是阿嬤蹲在地上,在水管下費勁揉洗,粗皺的皮膚,腫節的手指,還有因喘息而顫動的身影」,這時,他才明白。

這篇小說,可以有以下幾點可以討論:

一、人間的媽祖婆:阿嬤疼愛明益的心就如媽祖婆憐憫眾生的心。阿嬤在阿公過世後,無怨無悔的為家人奉獻,她勞形來換得家人的幸福。志翔講這樣的故事給王媽媽聽,因為她也是個有孩子的母親,格外能體會阿嬤的心。

另外,通常隔代教養,阿嬤會基於疼孫的理由,不免有寵溺的情形發生。但阿嬤對明益說:「我們人啊!來到這個人世間的目的就是要吃苦的,這一世多吃一點苦,以後可以早日脫離輪迴,得道解脫。」話雖如此,阿嬤仍是儘力的滿足明益的需求,卻又因家境艱難,只能說出這番話來寬慰明益了。

而阿嬤會說出這番話,是有根據的。麻笋可退火,田麻含有礦物質及維它命,可抑制發炎的反應,更可以抗氧化物對抗自由基,這是古時的健康食品。它的苦,中醫而言,苦味入心,心指器官也指心思,故吃苦是吃補,補靈性上的缺失。人們會因為吃苦而更有受挫力,以面對更大的挑戰,也能因此激發同理心,成為人中之人,懂得理解他人之苦。

二、溫馨的祖孫情:一般而言,從小被嬌寵的孩子,較不懂得大人的辛苦,甚至會把他人對他的好,視為理所當然,當他人稍不順他意時,就有憤恨的感覺,明益就是一例。而這都要等他上了中學,略微體會人世的複雜,再從阿嬤與爸爸對話中,才能理解阿嬤的身體與心理的病痛。但當他想對阿嬤補償已來不及了,因為阿嬤已離開人世。他選擇回到阿嬤住處的附近中科工作,離阿嬤近些,可以思念阿嬤,他學阿嬤洗麻笋,煮了吃了,才知阿嬤當初想讓孫子吃有營養的麻笋,卻又不會太苦,是煞費多少心力啊。

另外,人在面臨死別時有助於成長,那麼通常第一次面臨死別,大部分是祖父母或外公外婆。孩子會在這樣的死別中,理解「無常」的深意,進而懂得珍惜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人,以及活著的每一天。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同理他人之苦,有什麼必要?:

  1. 對怪物的同理心,或許是我們引領這個時代的最佳手段
  2. 疼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疼痛既主觀又不真實,卻可能增加你的同理心。
  3. 同理心會觸發善念,也可能讓我們拒絕面對他人的苦痛?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