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精裝筆記本〉大意是:清泉寺歷經空達、甘露法師為住持,到光藏繼任時已是第三代。光藏在圓寂前,喚徒兒常喜來,向他道出自己的身世。光藏在父母亡故後,投靠甘露法師,後來出家。他在年輕時天天在枯山水裡耗水紋,但一直無法看出其中有十八顆黑石(羅漢)。經過多年的潛修,他終於領悟:枯山水象徵苦海,唯有自己親自下來,做那第十八顆,才能渡化世人。

於是,他把父母留給他的十七件物品(象徵枯山水有十七顆黑石),以自己的俗名夏志翔,為每一件物品編一個故事,一個故事就是一個學習,也是一種傳送正能量的行銷,他又以夏若迪、盧彥勛、翁宏岳等三家的故事,做為十七個故事的連結,然後把它們都寫進「精裝筆記本」──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夏若迪因失業,經濟拮据,以致與妻子江夢蝶時有口角,盧彥勛因為妻子金智賢在學歷與工作上比他亮眼,而受盡妻子精神與身體的家暴,翁宏岳則不滿父親因工作疏於陪伴,在母親過世後,誤入歧途。他們的故事,可以提供世人解套的參考。

最後,光藏跟常喜說:「這十八樣東西都是俗物,但每一樣都是珍寶。我已經賦予他們珍貴的意義,希望你幫我保存下去。人性的貪、嗔、癡、慢、疑,還有這因果循環、輪迴果報、付出與回饋、自我認同、生命的價值和做人處世的道理,都在這裡頭了。」又說:「佛法看似深奧,但解脫的智慧,不只存在佛菩薩傳授的經文中,也在日常生活的言行舉止與人心之中。我已經完成了我的功課,找出弘法的法門,我希望你將來好好研,也悟出適合自己的方式,來去利益眾生。」

這篇小說,最值得思考的是光藏以《瞎掰舊貨攤》做為他弘法的法門,以這十八個故事,提供世人面對困境時的超越及解決之道,這也稱為「良知自我坎陷」,也就是聖人或佛達到自我完滿後,出於大悲憫心,其良知必然入於世俗,而為拯救芸芸眾生。

以儒家而言是「兼善天下」,且看孔子周遊列國,桀溺卻對子路說:「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勸子路別跟著孔子徒勞,應該學他們隱居才是。孔子得知,感慨的說:「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孔子覺得自己既為儒者,即使諸國之君不能採納他的仁政思想,使他像「喪家之犬」,遊走在各國之間,但他仍堅持自己的腳步應該行走於人間,不但要與天下人同舟共濟,還要帶他們走出困境,並為他們指出人生的新方向。

以佛法而言是「渡化眾生」,且看《紅樓夢》第五回,警幻仙姑要渡化寶玉了悟情愛虛幻的本質,她自述生於離恨天之上,表示她已脫離世人的愛恨情愁,卻又來到灌愁海中,表示她不忍世人受情海浮沉之苦,故要來渡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人間回頭:

  1. 人有時候活在未來,有時候活在過去,只有在某些稀有時刻,能夠活在現在。
  2. 詩的寫作必須向難以傳達的地方冒險,宛如傳說中捕夢的技術
  3. 【特稿】宋尚緯:在離開陰暗的幽谷前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