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朗迪.班克羅夫特;譯/周沛郁

當代文化中各種關於施虐男性的迷思,主要是施虐者自己創造的。施虐男性替自己的行為編造解釋,再說給伴侶、治療師、神職人員、親戚和社會研究者聽。但容許施虐者分析、敘述他們自己的問題,是大錯特錯。我們會讓酗酒的人告訴我們,他們為什麼喝酒,然後接受他們的解釋,而且毫不質疑嗎?我們大概會聽到這些說法:

「我生活不順遂,所以才喝酒。」
「我通常喝得不多,只是有些人不喜歡我,所以才散布那樣的謠言。」
「我開始酗酒是因為有人說我是酒鬼,我才不是,這錯誤的指控毀了我的自尊。」

當酒鬼說出這類藉口時,我們都心知肚明,那完全是藉口。我們不認為酗酒的人能有可靠的看法。那為何我們卻讓憤怒且控制欲強的男人成為伴侶虐待案中的發話者呢?我們的第一個任務,便是破除施虐男性的障眼法,並仔細觀察,看看他們究竟在做什麼。

他從前的伴侶嚴重虐待他,所以他現在看女人不順眼

我們在第一章法蘭的故事中看過,施虐者口中被前妻或前女友踐踏情感的悲慘經歷,可能會對現任伴侶產生重大的影響。這類故事最常見的版本是,男人開始描述他的前伴侶背著他偷吃(可能有好幾個對象),讓他心碎。如果問男人他是怎麼發現的,他會說「大家」都知道,或者是朋友告訴他的。他也可能告訴妳:「是我自己抓到的。」但若是追問他到底看到了什麼,結果時常是什麼也沒有,或者他只是看到伴侶在跟某個傢伙說話,或在深夜搭那傢伙的車,「所以我看得出來。」

他也可能會和妳說起某任伴侶對他造成的其他傷害,例如想要控制他,不給他任何自由,期待他把她服侍得妥妥貼貼,或她讓孩子跟他反目成仇,甚至她為了報復而「讓他被捕」。他敘述的通常是自己的行為,卻把一切推到女人身上,讓自己變成受害者。這麼一來,他就能贏得新伴侶的同情,而施虐者的伴侶往往感同身受,因為很不幸,許多女人都知道受虐是什麼感覺。

會施虐或控制欲強的人,可能會從過去的關係尋找豐富的藉口。如果他想控制現任伴侶的交友,或指控她不忠,他會說:「我的前伴侶曾多次背叛我、重重傷害我,所以我嫉妒心很強,無法信任妳。」如果施虐者的伴侶要施虐者自己收拾爛攤子,他就會發飆,並說:「我的前伴侶控制我的一舉一動,害得現在只要我覺得妳在指使我,我就一把火。」如果是他出軌或劈腿,他會說:「我上次傷得太重,現在真的很怕承諾,所以我想繼續和其他人交往。」他可以替他所有的控制行為想出藉口。

我建議,每當憤怒且控制欲強的男性談到自己過去的女人時,可以用以下原則來看待:

如果那是虐待妳的藉口,那就是扭曲事實。

男性如果真的在一段關係中受到女性虐待,那他就不會用那段經歷來開脫自己的傷害行為。

當我的個案把他現在的殘酷或控制行為推給過去的某段關係,我會插嘴提出幾個問題:「你的前伴侶有沒有說過,她覺得受你控制或威脅?她的說法是什麼?你曾經在盛怒之下碰過她嗎?或者她有沒有聲請過保護令?」等個案回答完這些問題,我通常就能看出事情的真相:他也虐待了他的前伴侶。

同情男人和他前伴侶糟糕的感情沒有什麼問題,不過一旦他把前伴侶當成虐待妳的藉口,就別再相信他對那段關係的任何說法,妳反倒應該把這視為他和女性相處有問題的徵兆。即使妳恨他的前伴侶,也要盡快找到她,和她聊聊。施虐男性在親密關係中,可能接連虐待自己的歷任伴侶,而且每次都認為兩人的問題是女人的錯,他才是受害者。

不論施虐者把自己說成是前伴侶或父母的受害者,施虐者的目標(他自己可能沒意識到)都是玩弄妳的同情心,逃避處理自己的問題。

他會施虐,是因為他對我用情很深

我常在施虐者團體聽到類似的藉口。我的個案會對我說:「沒有人像她那樣惹我心煩。我對她有很深的感情,所以有時候會失控。她做的事真的傷了我,沒有別人能那樣激怒我。」施虐者可能把這種辯解用在他們的伴侶、親戚、朋友身上,而且很成功。其中確實有一絲真實:我們愛的人,可能對我們造成更深的痛苦。不過這和虐待有什麼關係?

施虐者希望我們接受以下這個簡單但錯誤的公式:

「感覺導致行為。」

「人在受傷的時候,會猛烈攻擊別人來報復;嫉妒的時候,會變得想要占有和指責;受人控制的時候,則會高聲威脅。」對吧?

錯了。所有人面對傷痛或憤怒的方式都不一樣。妳覺得受到侮辱或欺凌的時候,可能伸手拿一條巧克力棒。同樣的情況下,我可能會哭出來。另一個人則可能迅速把感覺化為文字,直接對抗虐待行為。雖然我們的感覺可能會影響我們想要怎麼做,但最終的反應還是取決於我們的態度和習慣。在面對情緒創傷時,我們的應對其實是根據我們對自己的認識、對加害者的看法,以及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只有受過重大創傷或是有嚴重心理疾病的人,才會任由感覺主宰行為。有這種嚴重心理問題的施虐男性,只占了很小的比例。

妳不該接受「愛造成虐待」這個藉口,這裡還有一些原因。首先,很多人只對他們的至親(包括伴侶)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和最柔情的對待。我們該覺得,這些人不像施虐者愛得那麼深、那麼熱情嗎?胡扯。工作之外,這些年來我也認識了許多伴侶,兩人之間有熱情、有火花,而且彼此善待。可惜的是,我們的社會廣泛接受熱情和暴力密不可分的觀念。我們常覺得,如果想要刺激、深刻、迷人的關係,就得接受殘酷的言語衝突和情緒爆發這些代價。通俗愛情電影和肥皂劇有時也會強化這個印象。

大部分的施虐男性除了妻子或女友,也和其他人有緊密的關係。我的個案可能和他們雙親(或其中一人)、手足、密友、叔伯姑嬸姨舅很親近,那他們會虐待這些人嗎?很少會。施虐者的行為問題並不是源於愛或深刻的情感。

他太壓抑自己的情感,導致情緒不斷累積,最後爆發

我和同事把這種觀念稱為「男人的壓力鍋理論」。這個理論的概念是,痛苦和挫折會不斷累積,而一個人能忍受的痛苦和挫折有限,如果沒有定期釋放(有點像壓力鍋),必定會發生嚴重的後果。這樣的迷思聽起來很正確,因為我們都知道,很多男人把大量情緒積在心裡。而既然大部分的施虐者都是男性,這樣似乎說得通。

但其實不然,為什麼呢?因為我大部分的個案並不特別壓抑。事實上,許多個案比某些非施虐者更常表達他們的感覺。他們不會把一切悶在心裡,通常恰恰相反──他們過度看重自己的感覺,而且總是在講自己的感覺(並且表現出來),直到伴侶和子女不勝其煩。施虐者的情緒要不是太過,就是不及。他的情緒可能填滿整個家。施虐者情緒不佳的時候,往往認為其他人的人生都應該停下來,直到有人解決他的痛苦。伴侶的人生危機、子女的病痛、三餐、生日……任何事都不如他的感覺那麼重要。

施虐者並不是把他自己的感覺拒於千里之外,他不願面對的是他伴侶與子女的感覺。他不太了解且必須「探索」的,是他們的感覺。身為施虐輔導員,我的任務經常是把話題帶離個案自身的感覺,引導到他們的想法(包括他們是以什麼心態看待伴侶的感覺)。我的個案則不斷想把話題重新拉回他們熟悉、自在的領域,在那裡,他們的內心世界是唯一重要的事。

數十年來,許多治療師一直設法幫助施虐男性改變。他們的作法是引導施虐男性分辨並表達自己的感覺。雖然立意良好,但這種不適切的方法其實會讓施虐者自我中心的問題更加嚴重,而自私正是驅動虐待行為的重要動力。

妳忍不住想接受「男人壓力鍋理論」的一個原因是,妳可能會發現妳的伴侶有個既定模式,他們會愈來愈孤僻、愈來愈沉默,似乎慢慢在醞釀、升溫,最後爆發,像間歇泉一樣吼叫、辱罵、暴力相向。看起來就像是情緒爆發,妳自然也認為是如此。然而,造成他情緒像壓力鍋般逐漸積累,以及他愈來愈緊繃的原因,其實是他無法同理妳的感覺,還有他自有的一套心態,我們會在之後繼續討論。只要他允許自己爆發,他就會爆發。

※ 本文摘自《他為什麼這麼做?》,原篇名為〈迷思〉,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