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丹尼爾.品克;譯/趙盛慈

四個人,四種職業,四個世界上不同的生活地區,這些人因為想要跑完四十二公里的共同目標而合為一體。但是,將這些跑者以及其他首次參加馬拉松比賽的人連在一起的,另有原因。

康怡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在二十九歲的時候;傑若米.梅汀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在三十九歲;辛蒂.畢夏普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在四十九歲;安迪.莫若札夫斯基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是在五十九歲。

這四個人都是社會心理學家亞當.奧特(Adam Alter)和哈爾.赫希菲爾德(Hal Hershfield)所謂的「年齡逢九者」(9-enders),他們處於人生裡每十年的最後一年。他們一個個努力讓自己在二十九歲、三十九歲、四十九歲、五十九歲時,做出二十八歲、三十八歲、四十八歲、五十八歲時不曾做過,甚至連想都沒想過的事情。來到十年中的最後一年,不知怎麼地喚醒他們的想法,促使他們改變行動方向。結尾就是有這樣的效果。

就跟開始和中間點一樣,結尾悄悄引導著我們做什麼事情,以及我們做這些事情的方法。確切來說,形形色色的結尾──經驗、專案、學期、協商、人生階段──在四個可以預測的方面,塑造著我們的行為。結尾幫助我們獲得能量,幫助我們編碼,幫助我們去蕪存菁,並且幫助我們向上提升。

獲得能量:為什麼我們在接近(某些)終點的時候會跑得更賣力

時間上的每個十年,在物質上沒有太大意義。在生物學家或物理學家看來,比如說,三十九歲的弗來德和四十歲的弗來德,生理差異不大──也許跟弗來德在三十八歲和三十九歲之間的差異也沒有太大分別。年齡逢九的時候,和年齡尾數為零的時候相比,我們的境遇也不會大相逕庭。我們的人生故事往往是一段一段向前邁進,和書本的章節類似。可是,真實的故事不會像小說那樣化整為零。畢竟,你不會用頁數來評估一本書:「這一百六十頁的書超級刺激,但那一百七十頁的書有點無聊。」不過,當人們接近以十年一數、刻意分割的標誌時,心中某樣東西甦醒了,因此改變行為。

舉例來說,要跑馬拉松,參賽者必須向主辦單位報名,並且登記他們的年齡。奧特和赫希菲爾德發現,在首次參加馬拉松的人裡面,年齡逢九者的比例高達百分之四十八,有過度代表的情形。在人的一生當中,最有可能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比賽的年齡是二十九歲。二十九歲的人參加馬拉松的機率,比二十八歲和三十歲的人高出一倍。

在此同時,首次參加馬拉松的情形在四十出頭歲下滑,但在四十九歲陡然攀升。四十九歲的人參加馬拉松的機率,比年齡只多一歲的人高了兩倍。

除此之外,接近每個十年的尾聲,似乎也能使跑者加快速度。曾經多次參加馬拉松的人,在二十九歲和三十九歲的時候,比兩年前或兩年後的他們,跑出更好的成績。2

在本身也是馬拉松跑者的科學家莫若札夫斯基眼中,十年尾聲的激勵效果並不符合邏輯。「記錄我們的年齡?地球才不在乎。但人們在乎,因為我們的生命是短暫的。我們透過紀錄來了解自己表現如何,」他告訴我:「我想在自己六十歲之前完成這個體能挑戰。我辦到了。」對澳洲藝術家康怡來說,看見那個時間上的里程碑,使她鬥志高昂。「我就要變成可怕的三十歲了,我得在二十九歲的時候真的完成什麼事情才行,」她說:「我不想讓最後那一年就這樣浪費掉。」

不過,人生的里程表轉到九,並非總是能激發健康的行為。奧特和赫希菲爾德還發現,「自殺率在年齡逢九者當中,比在年齡尾數是其他數字的人都來得高。」顯然,男人對妻子不忠的傾向也有相同的情形。在偷情網站艾希禮.麥迪遜(Ashley Madison)上,將近八分之一的男人是二十九歲、三十九歲、四十九歲和五十九歲,命中機率略高於百分之十八。

不論好壞,十年尾聲確實看起來能啟動人對意義的再次追尋。奧特和赫希菲爾德解釋:

由於接近新的十年,代表人生各個階段之間的明顯界線,有標示生命進程的作用,也因為人生的轉換期可能促使自我評估產生變化,所以比起其他時期,人們更有可能在十年末尾的時候評估自己的人生。年齡逢九者特別關注年齡和意義;這一點,牽涉到和追尋意義或意義危機有關的行為。3

註釋

2.Adam L. Alter and Hal E. Hershfield, “People Search for Meaning When They Approach a New Decade in Chronological Ag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1, no. 48 (2014): 17066–70.奧特及赫希菲爾德的某些資料與結論,相關評論參見Erik G. Larsen, “Commentary On: People Search for Meaning When They Approach a New Decade in Chronological Age,”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6 (2015): 792.

3.Adam L. Alter and Hal E. Hershfield, “People Search for Meaning When They Approach a New Decade in Chronological Ag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1, no. 48 (2014): 17066–70.

※ 本文摘自《什麼時候是好時候》,原篇名為〈馬拉松、巧克力和辛酸的力量〉,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