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泰莉‧艾普特;譯/謝維玲、林淑鈴

即使我們明顯犯了錯,我們也有辦法用其他原因或別人的責任當藉口,在同一時間承認並否認自己有錯:「都是因為你那樣說,我才這麼做。」有時候我們會更改事實:「只有你支持那個政策;我會支持它是因為你說一切都已經決定了。」有時候我們會修改前因後果,把自己的錯歸咎給別人:「都是你害我從貨車上跌下來。」這些策略其實都是在告訴別人「我沒錯」「我是清白的」「我造成的損害沒有你講得那麼嚴重」,甚至是在說「你才有錯,因為你認為我有錯」。

否認自己有錯並且怪罪別人,雖然能減輕痛苦,但恐怕只是暫時的,而且會帶來令人遺憾的後果。基於自衛心態,我們急於告訴別人自己沒有錯,因此無法接納別人的觀點,也聽不進別人的話。這種頑固狀態被稱為「威脅僵化現象」(threat-rigidity),源自於我們害怕受到責備的原始恐懼。[26]

在這種狀態下,我們不大可能從自己的錯誤中學習,而會把重點放在自我防衛上,我們會生氣並且計畫採取反擊行動。[27] 緊繃的下巴和睜大的眼睛彷彿在告訴別人,如果他們繼續指責我們,那麼就要自行承擔後果。但即使受到威脅僵化的影響,我們的大腦仍有一部分清楚意識到自己的不當行為,而這使得情況變得更糟。為了維護自尊,我們可能會用自己的不當行為,去證明別人的行為更加不當[28]我們會藉由放大檢視別人的過錯,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

認知失調

我相信大多數的人每天都會看到像這樣的情況:有人抱怨說我還沒有把某位學生的推薦信送出去,於是我的羞愧感引發一個想法:「負責的人是我,結果我卻讓學生失望了!」但這個疏忽跟我認為自己很可靠且負責任的想法有所衝突。

這種在同一時間出現兩種矛盾想法的現象,叫做「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認知失調往往會促使我們為了保護自尊不受負面批評的影響,產生自以為是和自我辯護的心態[29]並且使我們相信事情跟我們知道的不一樣。於是我會堅持說:「沒有人告訴我那封推薦信有截止日期。」或者也許有個像是回憶般的模糊影像掠過腦海,促使我反駁:「我早就弄好了,難道是我的祕書沒有寄出去?」總之,我或許會承認這件事出了錯,但錯誤絕不是我造成的。[30]如果我堅持這個心態,也許就能轉移責任,脫離自認有錯的可怕感受,但另一方面,我可能也會引發負面的人際互動循環。[31]

這種藉由責怪別人來逃避責任的衝動現象,甚至會發生在沒有人可以責怪的情況,例如腳趾頭不小心踢到床架,結果把怒氣出在那可惡的金屬床架上。這聽起來很荒謬,但我們或多或少都曾經在某些時候為了極力避免認錯,而完全接受像這樣荒謬且扭曲的想法。沒有人比總是責怪別人的人更不可理喻,心理學家卡蘿.塔夫里斯(Carol Tavris)和艾略特.艾倫森(Elliot Aronson),在針對自衛心態所做的文獻回顧研究裡曾提到:「攻擊行為會引發自我辯護,而自我辯護又會引發更多的攻擊行為。」[32]

用手指著別人:錯不在我

孩子通常到了三歲,就會學到另一種逃避責任的策略,那就是用手指著別人。我在從事手足研究時,曾經利用父母上廁所、準備餐點或暫時休息,而把年幼孩子單獨留在房間裡的零碎時間(通常不超過五分鐘)來觀察孩子的行為。有一次,三歲大的莉亞和四歲大的傑瑞德互相朝著對方拳打腳踢,等爸媽回到房間後,兩人都立刻堅稱:「是他/她先開始的。」甚至莉亞用手指著還不會走路的妹妹說:「是她弄倒了我的果汁。」

這階段的孩子才剛剛開始明白,人們的想法是以個人經驗為基礎,跟自己的經驗可能有所不同。因此對孩子來說,用手指著別人是一種複雜的策略。然而,這種責怪別人的衝動現象,其實在其他靈長類動物身上也看得到。動物心理學家法蘭辛.派特森(Francine Patterson)曾經問西部低地大猩猩「可可」(Koko)為什麼玩具貓壞掉了,結果可可用派特森教導的手語回答:「是夜班服務員幹的。」(事實上是可可弄壞的)。[33]

「錯不在我」,就像卡蘿.塔夫里斯和艾略特.艾倫森所說的,是一種用來減輕自責感的常見策略。我們經常利用因果關係的複雜性來避免自己遭到責備,當行為、原因和結果並非以簡單的環節相連在一起,就很容易遭到操弄和修改。 

即使是像「誰先開始的?」這麼直截了當的問題都可能引發爭論。究竟是哥哥動手打了妹妹,還是因為妹妹嘲笑哥哥才導致哥哥反擊?究竟是年長孩子搶走了年幼孩子手中的玩具,還是年幼孩子搶走了年長孩子手中的玩具?孩子打翻東西究竟是因為不小心,還是因為桌子不穩?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們就會為某個疏忽、錯誤、性格上的缺點、動機、意圖或責任歸屬而跟人爭吵,而且在一生中都是如此。在操弄複雜的因果關係以便讓自己不遭到責備這件事情上,人人都是投機主義者。

自利式記憶

記憶就像是客觀的歷史紀錄。透過記憶,我們時常可以重溫某個事件,而不是遺忘它,就像某個悲傷往事突然湧現在腦海,讓人感覺彷彿剛發生一樣。當我們為了說過的話感到後悔,我們會變得緊張,當記憶浮現時,我們會閉上眼睛,彷彿它近在眼前。但是有些耳熟能詳的話告訴我們,記憶很容易被遺忘,尤其是痛苦的記憶,例如「永不忘記」——永不忘記那些逝去的生命、永不忘記某些人受到的傷害會發生在其他人身上。這說明了一個很普遍的認知,那就是暴行容易被遺忘。

儘管我們能重溫歷史記憶,避免過去的災難和悲劇再度發生,我們卻很容易遺忘自己的過錯。寇德麗雅.范恩曾說:「記憶是自我的最佳盟友之一……跟自我相關的正面記憶會深植在腦細胞裡,而負面記憶……很容易悄悄溜走。」[34]

我曾經多次參加聘任委員會,令我訝異的是,每當候選人被問到:「你在上一個工作中犯過最嚴重的錯誤是什麼?」他們往往要想很久才能回答出來,但每當被問到:「你在上一個工作中最感到自豪的成就是什麼?」他們卻能很快地回答出來。在這個時刻,跟成就有關的記憶立刻湧現,跟錯誤有關的記憶卻似乎消失了,連一個例子也想不出來。他們可能不是刻意要隱瞞什麼,而是自利式思維在運作。

註釋

26 卡斯滕.德.德勒(Carsten K.W. De Dreu)與柏納德.奈斯塔德(Bernard A. Nijstad),〈社會衝突中的心理定向與創造性思維:威脅僵化與激勵焦點〉(Mental Set and Creative Thought in Social Conflict: Threat Rigidity Versus Motivated Focus[2008]),《性格與社會心理學期刊》95,no. 3,頁648– 661。

27 艾倫.貝克(Aaron Beck),《認知療法和情緒障礙》(Cognitive Therapies and Emotional Disorders[New York: Meridian, 1979])。

28 W.基斯.坎貝爾與康斯坦丁.賽迪姬蒂絲,〈自我威脅放大自利偏誤:統合分析的整合〉,《普通心理學評論》(1999)3,no. 1,頁23– 43。

29 卡蘿.塔夫里斯(Carol Tavris)與艾略特.艾倫森(Elliot Aronson),《有人犯錯(但不是我):為什麼我們要證明愚蠢的信仰、錯誤的決定和傷害的行為》(Mistakes Were Made (But Not by Me): Why We Justify Foolish Beliefs, Bad Decisions, and Hurtful Acts[Boston: Mariner Books, 2008),新輯,頁10。

30 引述:卡蘿.塔夫里斯與艾略特.艾倫森,《有人犯錯(但不是我)》。

31 有一種相關的反應稱為「逆火效應」(backfire effect),人對於反對他們深信信念的證據不僅會回絕,還會對抗否定他們信仰的證據,也會變得更加有把握地認定自己的信仰是有道理的。可參照:布倫丹.尼漢(Brendan Nyhan)與傑森.雷伊弗勒(Jason Reifler),〈當更正失敗時:持續存在的政治誤解〉(When Corrections Fail: the Persistence of Political Misconceptions),《政治行為》32(Political Behavior 32[2010]),no. 2,頁303–310 ,doi:10.1007/s11109- 010– 9112– 2。

32 卡蘿.塔夫里斯與艾略特.艾倫森,《有人犯錯(但不是我)》,頁27。

33 法蘭辛.派特森(Francine Patterson)與尤金.林登(Eugene Linden),《可可的教育》(The Education of Koko[New York: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1981])。

34 寇德麗雅.范恩,《住在大腦裡的八個騙子》,頁14。范恩此處引用的研究數字包含:康斯坦丁.賽迪姬蒂絲與傑佛瑞.大衛.葛林(Jeffrey David Green),〈論不一致負向管理的自我保護性:運用人類記憶典範審視自我參照記憶〉(On the Self-Protective Nature of Inconsistency-Negativity Management: Using the Person Memory Paradigm to Examine Self-Referent Memory),《性格與社會心理學期刊》79(2000),no. 6,頁906– 922;以及拉西德.博.桑尼托索(Rasyid Bo Sanitioso)、席瓦.康達(Ziva Kunda)和傑佛瑞.馮(Geoffrey Fong),〈自傳式記憶的動機喚起〉(Motivated Recruitment of Autobiographical Memories),《性格與社會心理學期刊》59(1990),no. 2,頁229– 241。

※ 本文摘自《被批評的勇氣》,原篇名為〈責備:內疚感與羞愧感的必要性與破壞性〉,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