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阿道斯.赫胥黎;譯/吳碩禹

親愛的歐威爾先生,

謝謝你特地讓出版社寄了一本書給我。書到的時候,我自己的書正寫到一半,恰好需要大量閱讀跟查問許多參考資料。視力不好讓我得控管讀書量,所以等了好一陣子才開始讀《一九八四》。我完全同意那些書評的意見,這本書有多麼細緻、多麼重要應該不需要我再多說。

我倒想說,這書處理了終極革命[1]這個主題。所謂終極革命是超越政治與經濟的革命,是徹底顛覆個體心理和生理的革命。而終極革命哲學的初步線索,可以從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身上找到,他認為自己是格拉克斯.巴貝夫(Gracchus Babeuf)和羅伯斯比爾(Robespierre)的後繼者。《一九八四》中統治外圍黨的哲學是虐待狂,它經由超越了「性」又否定「性」,來得出這個合乎邏輯的結論。

在現實中,這種踐踏人民的政策能否永遠繼續下去,似乎令人存疑。在我的信念裡,寡頭統治者會找到不那麼困難費力的統治方式,來滿足他們的權力欲望,而這些方式就類似我在《美麗新世界》裡描述的。我最近恰巧有機會研究動物磁性說[2]和催眠術的歷史,並發現梅斯梅爾[3]、布雷德[4]、伊士戴爾[5]等人的洞見,在過去一百五十年來居然不被當作正經知識看待。

催眠術不受重視的部分原因是唯物主義盛行,也有部分是因為名聲問題。十九世紀的哲學家與科學家不願意研究政治家、士兵、警察的心理狀態,好在體制內應用。感謝先祖們的無知,這至少讓終極革命的降臨推遲了五到六個世代。另一個幸運的意外是,佛洛伊德無法成功進行催眠,並因此貶低催眠術,這讓催眠術普遍應用在精神病學起碼晚了四十年。但如今精神分析已經與催眠結合,而且在巴比妥類藥物的幫助下,催眠更加容易並可以無限延伸,即便是最頑固的受試者也可以進入催眠及誘導狀態。

在下一個世代,我相信全球統治者會發現,比起俱樂部和監獄,嬰兒制約和麻醉催眠會是更有效的統治工具,並且讓人民真心喜愛被奴役的狀態,來滿足統治者的權力欲望,跟鞭打踢踹人民好讓他們服從的效果一樣好。換句話說,我覺得《一九八四》噩夢注定會改變形式,融入另一個類似我在《美麗新世界》裡描繪的世界。這種改變是為了要增加效率。同時,當然有可能會爆發大規模的生化跟原子武器戰爭,到那時就得迎接我們從未想像過的噩夢了。

再次謝謝你的贈書。

此致,
阿道斯.赫胥黎

註釋
[1]ultimate revolution,赫胥黎認為人類歷史上曾經發展出的革命,包括政治革命、經濟革命、宗教革命等,都是改變個人外在環境的革命,但因為科技進展快速,將會迎來終極革命,這場革命會直接改變個人的心理和生理狀態,進入心甘情願接受被奴役的狀態。
[2]animal magnetism,動物磁性說。由梅斯梅爾提出,認為人類、動物、植物體內都帶有磁性流動,並可利用磁性治療疾病。
[3]法蘭茲.梅斯梅爾(Franz Mesmer,1734-1815),德國心理學家、催眠術奠基人。催眠術原名Mesmerism便是由他的名字而來。
[4]詹姆斯.布雷德(James Braid,1795-1860),蘇格蘭外科醫生,被認為是第一位催眠治療師以及現代催眠術之父。將催眠正式命名為Hypnotism。
[5]詹姆士.伊士戴爾(James Esdaile,1808–1859),蘇格蘭外科醫生。曾在東印度公司任職約二十年,首度以催眠麻醉病人進行無痛手術。

※ 本文摘自《美麗新世界》,原篇名為〈給歐威爾的信〉,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