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吳冠昇(〈菜市場政治學〉共同作者)

和政治哲學的初次接觸,是十年前我在成大政治系修習梁文韜教授的政治哲學導論。梁老師上課指定了一本英文原文教科書,對於外文系的我,在閱讀上雖不是十分困難;然而,當時對於政治科學一知半解的我,修起這門課卻讓我嚐盡苦頭。在那個學期中,即使我反覆閱讀文本,仍然對於所探討的議題,如自由、民主、正義、權力懵懵懂懂。和身邊幾位朋友交換意見,才發現大家都經歷著類似的狀況。最後,靠著與朋友在考試前討論惡補,才勉強通過了梁老師的課。

那次的修課經驗讓我對於政治哲學這個領域產生莫大的敬佩,也猜想自己不適合研習這方面的議題。所以,在美國修讀政治學博士班之中的研究重點都是國際關係,特別是國際安全方面的民意研究,也逐漸和政治哲學的領域漸行漸遠。

當這次受邀來為美國著名哲學家,哈里.法蘭克福的名著《放屁》,撰寫推薦序的時候,心裡是誠惶誠恐的。一方面擔心自己對於政治哲學的外行,會誤導讀者,另一方面也害怕,過去修習政治哲學課程的夢魘是否會捲土重來。

在閱讀完本書之後,我理解到先前是多慮了。本書淺顯易懂,相信即使是沒有經過政治哲學訓練的讀者,都能從此書得到收穫。我甚至認為此書應作為政治哲學課程的指定閱讀讀物。

《放屁》此書利用嚴謹的邏輯,來對於我們日常生活常用詞「放屁」,進行嚴格的定義。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每天都接收來自四面八方的訊息。為了有效率的吸收眾多的資訊,我們常無意識的對不認同的資訊稱為放屁。

然而,根據本書的研究,這樣的行為是誤用了放屁一詞。當一個人真的在說屁話的時候,說話者本身對於他表述內容的真實價值,是完全不在意的。他所在意的,只有他所放的屁是否能符合他的行為目的,例如獲得聽者的支持。這與存心想要說謊的人顯然不一樣。說謊的人知道事實,但卻故意捏造了一個謊言來欺騙聽者。但放屁的言論本身卻和事實完全沒有關聯。

很弔詭的是,雖然放屁的行為看起來很嚴重,因為可能誤導了接收到資訊的一方,但實際上放屁者在社會上所受到的譴責與處罰,是遠比說謊者來的小。對於放屁的人,我們除了可以指責他的行為是放屁,好像也很難指出他觸犯了哪條法律。哈里教授認為這樣的結果對社會其實是有害的。畢竟,當放屁的人越來越多,而社會大眾也了解到放屁的行為沒有嚴重的後果,那結果可能就是越來越多人會學習放屁了。如果這天真的到來,那社會上對於事實本身的追求也將被拋諸腦後。那該如何避免呢?詳讀此書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 本文摘自《放屁!》推薦序,原篇名為〈在放屁與真實中穿梭的年代〉,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