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弼善 「以為蟬去了他們必須前往的地方/以為這個能延續一輩子的夏天將永遠永遠地結束/可我剛剛確定聽見了/那顆青槭下的泥土/無聲無息地開始鬆動」 ──〈歸蟬〉許含光 宛如日本電影裡,靛藍透亮的濾鏡中帶著淚痕,埋葬花骸的美少年。多愁善感與天真爛漫共同呵護著,仙氣圍繞的許含光。 完整文章
文/艾利澤.史坦伯格;譯者/陳志民 「今天要學的是『OVNI』,」杜蒙夫人對選修她九年級法語課的生說道:「這是法語『不明飛行物』(UFO)的寫法。」她把這個詞寫在黑板上,「終於到了學習這個詞的時候,每年這時我都要告訴同學們我的親身體驗 —我被外星人綁架的故事。」 完整文章
圖.文|行遍天下 溫柔婉約的京都,以優雅沈靜的謐靜之美款待著來自四面八方而來的國際遊客。當觀光客們將視線凝視在一位位優雅舉止得宜的女將、藝伎舞伎身上時,是身上那抹淡而纖濃恰到好處的顏色,增添了京都的氣質,色彩,讓京都的柔情似水鮮明了起來。 用一抹色品韻體感京都 完整文章
圖.文|行遍天下 位於阿倍野站的出口,這座日本最高的摩天大樓,高聳在大阪的天空之下,隨著電梯的不斷攀升,來到阿倍野展望台,像是擁有了一處能夠解放身心的自我祕密花園,一望無際的大阪東西南北風景盡入眼簾,連雲也感覺好近好近。 距離地面300公尺高的距離,阿倍野展望台已經列為到大阪必去體驗的悠遊地點,因為距離天空非常近,甚至還孕育誕生怎麼念都一樣發音的「阿倍野熊-あべのべあ」(ABENO 完整文章
文/鄭婷尹 你能想像嗎?台灣以前也有賽馬產業,不僅如此,賽馬場後來竟被改建成學校?在日治時代,賽馬在台灣可說是全民運動,當時賽馬又被稱為「競馬」,原是流行於歐洲上流社會的社交活動,逐漸西化的日本將賽馬文化引進台灣,希望能促進馬匹繁殖與品種改良,以利國防軍事用途,也提升民眾對馬的鑑賞能力及興趣。 由北到南,賽馬熱潮席捲全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