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翩翩

孩子的世界就應該永遠快樂嗎?父母應該為孩子爭取到什麼程度、保護到什麼界線、要求外界配合到什麼地步,才合理呢?這些問題是很多父母一輩子的功課。

記得有次帶參觀,一個用心的媽媽帶著三歲的小男生一起來玩,過程中媽媽不斷和我討論很多教養上的難題,一直到參觀快結束時,有郵差送來包裹需要收費,所以我和媽媽道別,處理好郵件後正準備回辦公室工作時,媽媽卻叫住我,委婉但堅持的說:「園長,剛才我兒子哭了,因為他以為你會陪他丟球,可不可以請你陪他玩一下球再走?」

我愣住了,今天如果是媽媽自己還想聊,但看到別人在忙,大概會不好意思再要求,但今天提出要求的是孩子,有多少媽媽可以同理孩子的心情,但明確的告訴他:「園長要到辦公室去工作了,媽媽陪你丟球,或是我們下次再來約園長玩球,好嗎?」然後平穩的接住孩子隨之而來的情緒,比如哭鬧、大發雷霆、失望委屈的掉淚……呢?

教孩子面對不如意

為什麼對媽媽來說,面對孩子失望總比面對自己失望還要難這麼多?我們真的不能讓孩子失望嗎?孩子的世界就應該永遠快樂嗎?父母應該為孩子爭取到什麼程度、保護到什麼界線、要求外界配合到什麼地步,才合理呢?這些問題可能是很多父母一輩子的功課,就連長大後交男女朋友,甚至論及婚嫁,都不見得有共識,但緊握的手真的可以得到比較多嗎?孩子又能綁在身邊,為他擔心到什麼時候呢?

回過神後,我還是笑笑的停下腳步,告訴小男生我陪他丟一球,他自己丟一球,然後我就得回去工作囉!丟完球後看到媽媽放心的笑容,心裡真是五味雜陳,這個世界不快樂的事這麼多,我似乎看到媽媽努力展開羽翼,想讓孩子在她的翅膀下無憂無慮的成長,但孩子總有翅膀硬了要飛出去的一天,當他發現這個世界竟然不如他想像的完美時,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呢?

在幼兒園中孩子們最期待的就是戶外教學,但總有天不從人願的時候,例如大家期待已久,出發當天卻下起了大雨,孩子們的失望是不言可喻的,記得有一次聽到孩子們因為天候不佳被迫取消戶外教學而哀鴻遍野時,老師靈機一動,宣布今天來辦個盛大的同樂會,大家把原本要帶去野餐的點心都拿出來,一起玩遊戲、互相欣賞表演,孩子們後來玩得不亦樂乎。老師藉由一次失望的機會,教導孩子遇到不如意的事時,我們還能自己創造另一個美好!

過度保護與過度讚美的副作用

我曾參加過一場「文化與幼兒教育」國際研討會,會中邀請了美國伊利諾州大學、日本西南大學及韓國啟明大學的教授,主題是幼兒的課程設計與幼教老師的師資培訓, Dr. Walsh回答來賓問題時,提到「自戀」與「自尊」的問題。

他表示美國在大約二十五年前開始大力推廣要維護孩子的自尊,永遠給孩子讚美,告訴孩子他是最特別的,結果卻造成目前上了大學的這批孩子過度自戀;他們所謂的「自尊」其實不是奠基於真正的成就與付出,而是一種過度的自我迷戀,根源於從小父母過度的稱讚與獎勵,讓他們難以接受現實與他人的拒絕。

這也再次提醒我,使用讚美和鼓勵時必須謹慎拿捏。蒙特梭利博士其實對於獎懲制有非常獨到的看法,她認為當孩子真正進入到工作的狀態時,外在的獎懲都是不必要的累贅。相信大家都已經很了解懲罰對孩子的影響和傷害,但獎勵其實也要小心,尤其是空泛的獎勵,如「你好棒啊!」「好乖唷!」等沒有清楚點明孩子好在哪裡,只會讓孩子感到迷惘,更可能使他們陷入「自戀」的情結。

Dr. Walsh教授還開玩笑的對一位發言的來賓說:「你的答案是錯的!」然後解釋:「這種說法是不會被接受的,當孩子們發言時,我們要說:『哇!真是個好的嘗試,不過可以再想想看唷,有沒有其他人有更好的想法呢?』」而這種不能直接否定孩子,每次都要婉轉又正向的表達方式,是否也會造成我們的孩子挫折容忍度低與過度自我膨脹呢?

成人給予孩子的獎勵,其實無法取代孩子自己努力得來的滿足感,我們該給予孩子的是「肯定」,如「哇!我看到你自己把玩具都收好了耶!」「真沒想到你今天不用我提醒,就可以自己去刷牙睡覺,這樣讓媽媽好輕鬆唷!」而不是一味的稱讚,真實的描述事件與感受,遠比華而不實的讚美更能打動孩子,也不會造成孩子為了得到成人的讚美或獎勵,刻意去討好大人、做出大人喜歡的事。

有了美國專家們的分享與借鏡,我們真的要好好思索我們到底是尊重孩子,還是養出一個沒有挫折容忍度且過度自戀的孩子,幫助孩子認清事實、接受失望,遠比保護他們,讓他們的心靈完全不受傷來得重要太多了,要相信孩子絕對有復原的能力,而我們就是他們最好的陪伴者。

※ 本文摘自《蒙特梭利教養進行式:翩翩園長的45個正向教養解方》,原篇名為〈別怕孩子「失望」、「被拒絕」〉,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