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詹姆斯.克利爾;譯/蔡世偉

一九九○年代後期,一位名叫史蒂芬.盧比的公衛研究員離開位於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市的家鄉,買了一張飛往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喀拉蚩的單程機票。

喀拉蚩是世界上人口數前段班的城市之一,到了一九九八年,已經有超過九百萬人以那裡為家。它是巴基斯坦的經濟中心與交通樞紐,有該地區最繁忙的機場與港口。在該城的商業區,你會找到標準的城市設施,以及車水馬龍的市中心街道;然而,喀拉蚩也是世界上最不宜人居的城市之一。

喀拉蚩有超過六成居民住在貧民窟與非法占用的聚落,這些人口稠密的區域滿是由舊木板、煤渣塊及其他廢棄物胡亂組成的臨時房屋,沒有處理垃圾的系統,沒有輸電網路,沒有乾淨的水。乾的時候,街道是塵土與垃圾的集合處;濕的時候,街道成了積滿汙水的泥坑。蚊子在一灘一灘的死水裡孳生,孩子在垃圾堆中嬉戲。

不衛生的條件導致疾病廣泛傳播。受汙染的水源造成腹瀉、嘔吐與腹痛的流行,而住在那裡的小孩,接近三分之一營養不良。這麼多人擠在這麼小的空間裡,病毒與細菌傳播的速度飛快。就是這樣的公衛災難,把史蒂芬.盧比帶到巴基斯坦。

盧比和他的團隊意識到,在一個衛生條件極差的環境裡,光是洗手這個簡單的習慣就能為居民的健康帶來很大的影響。但他們很快便發現,當地有許多人早就清楚洗手的重要性。

然而,即使知道,許多居民仍然用很隨便的方式洗手。有些人只是把手快速掠過水龍頭下方,碰個水而已,有些人只洗一隻手,而許多人在準備食物之前根本忘記洗手。每個人都說洗手很重要,但很少人養成洗手的習慣。問題不在於知不知道,而在於有沒有確實執行。

於是,盧比的團隊與寶僑公司合作,提供舒膚佳香皂給當地居民使用。比起一般肥皂,舒膚佳香皂用起來比較「享受」。

「在巴基斯坦,舒膚佳是頂級香皂。」盧比告訴我,「研究的參與者時常提到他們多麼喜歡這款香皂。」舒膚佳容易起泡,人們就可以在雙手塗滿肥皂泡沫,而且它聞起來很香。一夕之間,洗手變得比較令人愉悅了。

「我沒有把宣傳洗手這個目標看作行為的改變,而是看作習慣的採用。」盧比說,「比起採行一項不會提供令人愉悅的感官回饋的習慣,例如使用牙線,要人們採用可以提供強烈正面感官體驗的產品容易多了,例如薄荷口味的牙膏。寶僑的行銷團隊表示,目標是創造正面的洗手經驗。」

幾個月內,研究人員就發現該區域孩童的健康很快有了改變:腹瀉的發生率下降百分之五十二,肺炎的發生率下降百分之四十八,膿疱症(一種皮膚的細菌感染)發生率則下滑百分之三十五。

長期效應更佳。盧比告訴我:「我們在六年後回到喀拉蚩探訪,當初獲得免費香皂、被鼓勵洗手的家庭中,百分之九十五都有了放著肥皂的自來水洗手臺……這五年多來,我們沒有提供任何香皂給實驗組,但在之前的實驗中,他們已經很習慣洗手了,所以繼續維持下去。」這十分有力地證明了行為改變第四法則:讓獎賞令人滿足。

當體驗令人滿足,我們比較有可能重複某一行為。這全然合乎邏輯。愉悅的感受──就算只是用又香又容易起泡的肥皂洗手這種小愉悅──是給大腦的信號:「這感覺很好,下次還要再做。」愉悅感讓你的大腦知道某個行為值得記住與重複。

以口香糖的故事為例。整個十九世紀,口香糖都在做商業販售,但直到箭牌口香糖在一八九一年上市,嚼口香糖才成為風行全球的習慣。早期的口香糖是用相對無味的樹脂製成──有嚼勁,但不好吃。箭牌徹底革新這個產業,加入了白箭(綠薄荷)與黃箭(果汁)等口味,讓產品變得好吃且有趣。接著他們更進一步,開始把嚼口香糖塑造成一種清潔口腔的方式,廣告說口香糖會讓你「口氣清新」。

好吃的口味與清新口氣的感覺立即強化了這項產品,讓它用起來令人滿意。消費量飆升,箭牌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口香糖公司。

牙膏的發展軌跡也很類似。為產品增添綠薄荷、薄荷和肉桂等風味之後,生產商大為成功。這些味道其實沒有讓牙膏變得更有效,只是創造了「口腔清潔」的感覺,並且讓刷牙的經驗更令人覺得愉快。我老婆就因為不喜歡口中留下的味道而停止使用舒酸定牙膏,改用薄荷味較強的品牌,結果確實比較令她滿足。

※ 本文摘自《原子習慣》,原篇名為〈行為改變的基本原則〉,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