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好小說是種神奇有趣的存在。

例如韓國作家金琸桓以2015年MERS在韓國爆發流行的事件為背景撰寫的《我要活下去》,故事角色的情節是虛構的,但那是種真實情境裡建構出來的,對於韓國為什麼會成為除了中東之外少見的MERS疫區、一個境外傳染病如何造成大規模感染,也有相當詳實的記錄。是故,《我要活下去》會是除了現實紀錄之外,另一種理解當年事件各個面向的資料──雖然它是小說。

把視角拉遠一點,現在讀《我要活下去》,其實會發現箇中情節與當前的某些現實隱約呼應,但讀更早之前卡繆寫的《鼠疫》,可能會發現也有很多不言而喻的對照──而且《鼠疫》還是個完全虛構的故事。

這不大能用「巧合」二字形容。因為那是優秀創作者在觀察世界之後寫的故事,所以故事裡包括某些極可能長久以來變化極少的東西,例如社會結構裡強弱傾軋的問題,例如人性最底層總有劣性的實情。

有趣的是,《鼠疫》其實真想寫的不是疫病──這故事裡的傳染病,其實是另一樁物事的比喻。明白這事,就會明白:一個好小說可能是個寓言,它一方面會反應、記錄某個時空裡真正發生的事件,另一方面可能又不直接談論那個事件。

抱持這樣的認知,就能用不同的眼光來看《讓過去成為此刻:臺灣白色恐怖小說選》。

聽到是「白色恐怖小說選」,大約很容易聯想到許多可怕的、高壓的、控訴的或療癒的,關於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題目和情節;這個想像有部分沒錯,但有部分不完全真實。

倘若有個作家如實描寫了當時的平民生活,那麼故事裡可能就記錄了白色恐怖──雖然作家可能隻字未提這事,但某些生活樣態會反應出那個特殊的時空背景。而談到「白色恐怖」,容易直接想起的可能是二二八事件、七一三事件、雷震案或美麗島案之類重要事件,但事實上整個白色恐怖時期的各個生活層面都會被高壓法律及社會氛圍影響,講個工人被駐台美軍軍官的車給撞了的故事,都能嗅的如此的氣味。

假如不管時代背景,《讓過去成為此刻:臺灣白色恐怖小說選》選的小說本身都十分精采,更別提有些作品已經絕版多年;而將這套書的編輯理念考慮進去,則會發現這些故事一面廣泛地覆蓋當時社會的各個階層,一面拉長了歷史縱深。

它們是好小說,同時也用說故事的方式,將那段歷史立體起來,深刻起來;它們不是歷史紀錄,但某方面說來,它們可能比紀錄更真實。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史上第一本「圖像小說」的迎頭痛擊,一如命運
  2. 你身上最醜的部分是啥?
  3. 看著哏圖哈哈大笑的我們,其實只是機器人?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