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南仁淑;譯/陳品芳

那是我足不出戶好多天,埋頭寫作的時候。宅配司機傳簡訊來說把東西放在我家門前,我出去拿的時候,發現一雙脫在玄關的鞋子。當時我正覺得奇怪,為什麼這雙鞋子看起來這麼陌生,然後又想到:

「我最後一次穿鞋是什麼時候的事?」

內向者通常都是宅男宅女,不管其他地方再舒適,還是最喜歡待在家裡。我想外向者,無論工作再怎麼多,都沒辦法像我一樣待在家裡好幾天不外出。

而這樣的我在過去只把家當成基地的時期,無法理解為什麼下課回來發現家裡空無一人,自己會有一種中樂透的心情,更不懂為什麼朋友邀我去夜店的時候,我會覺得心裡哪裡不太舒服。

在這個充滿刺激的世界,家是我唯一可以掌控的地方。可以配合我身體的狀況來調整溫度,也可以擺出我想要的姿勢。最重要的是,不會遇到對我造成極大刺激的「人類」。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要離開可以享有無限自由的家,這對現在的我來說成了理所當然的想法。

但每次遇到不這麼想的人時,我就會驚訝地發現世界上有很多不一樣的人。我有一些典型外向的朋友,他們在結束忙碌的一天之後,都說要去尋找安穩和平靜,卻總是不待在家。他們會為了找回平靜去寺廟寄宿,如果想要感受安穩,則會到東南亞的寺廟裡學瑜伽或冥想。對認為想要安穩跟平靜,待在家最好的我來說,這實在是難以理解的事情。

對我來說,為了冥想而到外國寺廟去這件事,本身就是跟極限運動一樣刺激的活動。雖然我也喜歡旅行,但我並不覺得那是去休息。

即使是到度假勝地去旅遊,我仍認為那是需要覺悟的冒險,也是有趣的挑戰。其實就連出門旅遊,我都覺得打開家門走進玄關的那一刻是最愉快的。

內向者就像是做了一個繭,躲在裡面讓自己長大的蠶一樣。如果自己的內心,沒有能夠完全沉默的時間,那就無法安穩面對人生的下一個週期。不要責怪他們老是想待在家的那種心情,最好還是放任他們,直到他們結束沉潛。

但為了不讓自己淹沒在有限的空間裡,宅宅還是需要一些原則的。

規律的生活。

我睡覺、起床跟吃飯的時間很固定,每天早上都會安排行程。有時候那個行程很可能是「一整天什麼都不做」,但我會努力讓我自己的時間不被意志影響,可以正常轉動。自己一個人過生活,如果沒有好好控制的話,就很可能讓人感到無力。

家必須要乾淨。

我曾經聽說,沒有整理的物品、髒兮兮的地板,這些都會在無形之間啃食人們的精神能量。成為宅女之後,我經常感覺到這句話是對的。有時候心裡覺得很悶,就會把一些用不到的東西拿去丟掉,反而有一種清理了大腦的感覺。

猶豫要不要去的約會,不如就乾脆點出席。

明顯不想出席的時候,會覺得不必被別人影響而讓自己的生活更疲憊。但如果遇到猶豫不決的約會狀況就不一樣了,因為這代表出席其實也有好處。如果得失所占的比重差不多,以至於讓你感到非常糾結,那不如去看看不同的世界,這樣比較不會後悔。

人的認同其實就等同於記憶,我們都要「去了」才會知道是什麼將自己定義成現在這樣子。如果因為是個宅宅就放棄所有體驗的機會,那麼從那一刻開始,你的人生就會失去認同了。對我們來說,即使為數不多,但還是會需要能夠為當時的自己下定義的體驗。

要運動。

老實說,我真的超級無敵討厭運動。感性上實在不能理解,為什麼要花時間去做像滑雪或網球這種需要練習的運動,但理智上倒是能夠認同,為了鍛鍊肌肉所以需要運動這件事。我每天會運動一下讓自己流汗,我會在公園快走,天氣不好的時候就會在室內騎腳踏車。習慣自我封閉的宅女,很需要深呼吸和讓身體熱起來的感覺。動起來的肉體,可以幫助我們在心中待了好一陣子,然後又被帶往更深處的自我,再一次地拉回到水面上。

今天是周而復始的星期一,原本安排好的會議取消,下一個禮拜的行程也一片空白。我看了一下記事本,反而覺得很安心。這讓我不必在意任何事情,可以有一段完整的時間獨自待在家,埋頭於文字創作,感覺就像獲得一份禮物似的。

也再一次讓我感受到,原來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子。

※ 本文摘自《其實,我是個內向的人》,原篇名為〈宅女的條件〉,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