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野島剛

日本有台灣美食潮,不管走到哪裡,都有人在賣台灣料理和台灣珍奶。大約十年前,說得出來的台灣美食,只有小籠包。

現在的台灣美食,可以說是在日本成為主流。長期在日本宣傳台灣美食的我,對於現況深感欣喜。

最近,跟7-Eleven、全家並列為日本三大超商,但在台灣尚未展店的羅森(Lawson),開始賣起了「台灣雞排」,其「好像台灣的味道」也成為話題。

我因公常去東京虎之門附近,那裡有間賣台灣麵線的店,做的是道地的台灣味,所以我常去那裡吃。

我最近常在想,還沒有在日本落地的台灣美食,不是還有蝦捲、臭豆腐、豬血湯、米苔目嗎?我想蝦捲和米苔目還有可能,但臭豆腐和豬血湯可能就有點難了。

無論如何,台灣美食剛到日本的時候,我不會一一抱怨「這跟正港的台灣味不一樣」,因為只要有台灣美食到日本開店,我就很開心了,我是懷抱這樣的寬容心情。

但最近,愈來愈多事情使我無法保持沉默。因為,距離台灣很遙遠的「台灣風味」實在太多了。

自由之丘有一間店,那裡賣的「台灣拉麵」和「台灣味水餃」自稱很辣。我當時肚子有點餓,就進去吃看看。

先端出來的是台灣味水餃。我起初有些不安,因為就我所知,沒有所謂的台灣味水餃。台灣有水餃和鍋貼,但這兩個都不會辣,而是吃的人自己可以按照口味另外加辣。

但這家店的水餃,淋上了辣油,很明顯是四川風味的抄手。而且餃子是冷凍過的,加辣之後也不好吃。

接著上來的是台灣拉麵。台灣本來就沒有「台灣拉麵」。二戰之後,在名古屋那邊的人以台灣擔仔麵為靈感,把辣味的肉燥加在拉麵上,成為頗受歡迎的「名古屋的台灣拉麵」。

那樣搭配很好吃,但我也常聽到名古屋人到台灣的時候,因為沒有「台灣拉麵」而感到失望。

只是,名古屋的台灣拉麵很好吃,我也很期待。但這間店的台灣拉麵並沒有肉燥,只是加了辣醬的拉麵而已,口味還比較接近韓國料理。

我試著問店裡的人「這個水餃哪裡有台灣味」,但對方解釋:「我沒去過台灣,這是總部賣給我們的食材和菜單,上面就寫著台灣味。」

跟店家抱怨也沒用,我在臉書寫上這段經歷後,很多人回應渴望「推動台灣料理的淨化運動」。在日本,愈來愈多熟悉道地台灣味的人,對此感到不滿。

最近在日本,原本寫著「中華料理」的店,漸漸換上了「台灣料理」的招牌。

過去在日本的台灣人,因為對台灣的味道不熟悉,開餐廳的時候都不得不以「上海料理」、「廣東料理」為名,但最近以「台灣料理」為名開餐廳的中國人也不少。

因為台灣料理在日本成為品牌,我想給予肯定,但碰上有意「掛羊頭賣狗肉」的店家,還是很令人生氣。

二○一九年年底,大阪舉辦一個珍珠奶茶的活動,當時用了在日本掀起熱潮的珍珠奶茶,製作飲料和料理給參加者品嘗。我看了一下官網,感到非常錯愕。

黑糖珍珠奶茶、珍珠花生湯這些還好,但甚至還推出了珍珠水餃、麻婆豆腐珍珠飯、珍珠海鮮煎、珍珠肉羹、珍珠鹹酥雞、珍珠烏龍舒芙蕾、珍珠蘿蔔絲餅之類的料理。雖然官網寫著從台灣來的,但我從來沒有在台灣看過或吃過這些東西。

網路上,台灣人的反應很有趣,像是:「日本人不要玩食物好嗎」、「別這樣拜託」、「快點住手……珍珠不是這樣用的」、「珍珠鹹酥雞是怎樣啦,不要亂搞好嗎」、「珍珠肉羹到底在幹嘛啦吼」、「日本人別玩台灣珍珠」……。

這些反應都很有道理。一言以蔽之,我的感覺就是「太離譜了」。

但是,冷靜一想,正因為是日本人,才會嘗試不同的方式來料理珍珠吧。

比方說,日本也有口感跟珍珠很接近的「白玉」(口感接近小湯圓),但日本人不會想用白玉做餃子或炒飯。我們只會用白玉做和風甜點。在台灣這個珍珠的故鄉,珍珠的用途還是僅限於甜點跟飲料吧。

在台灣也有很多令日本人感到不可思議的壽司。台灣的壽司,還會在飯上放著肉鬆跟皮蛋,許多日本人也對此懷抱疑問。

而日本人吃「納豆義大利麵」或是「明太子義大利麵」的行徑,肯定也讓義大利人感到吃驚吧。

基本上,外國的料理要怎麼吃,都是我們的自由。但是我認為,自由也有限度,珍珠餃子或珍珠炒飯這些還是免了吧。

我還是希望在日本做「台灣味」料理的人,盡量做到跟台灣道地的味道相近。若非如此,我明年就要去台灣文化部申請補助,在日本發動一場「台灣味美食淨化運動」了。


※ 本文摘自 《看見不一樣的日本》,原篇名為〈「暗黑」台灣小吃逆襲日本,台灣味該被淨化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