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蔣竹山

這是一部有關戰後日本社會運動的電影,改編自川本三郎的自傳作品《我愛過的那個時代》。當初會注意到這部電影,是預告片的宣傳字眼吸引了我:

「當時,我們都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

安田講堂事件中的機動隊圍攻學生的照片。

電影一開始就以只有聲音的新聞報導方式拉開序幕:

今日上午,最後的攻堅戰,面向安田講堂的總攻開始了,學生們拼命地向外投石進行反抗,然機動隊擁有壓倒性的人數和強大的新型武器,但是他們的攻擊卻被頑強的學生反擊回來,致使機動隊沒能在一天內佔領安田講堂,學生們無視代指揮官加藤的勸說,不斷地發出抗議的叫喊,決意死守安田講堂。

這段話所描述的就是一九六九年東京大學安田講堂事件。

電影主角澤田當時剛進《週刊東都》擔任記者,目睹這次事件的經過。當時的東大校園內瀰漫著事件之後的抗爭氣息,課堂內到處可見運動路線的辯論。本片的另一位主角梅山就在「哲學藝術思潮研究會」的見習會上和不同路線的同學在講台上激辯,有人主張要依存於大學的現狀,激進派的梅山則認為如果不去反抗的話,就會有人像中村那樣被犧牲掉。

到了一九七一年,認同學生抗爭運動的澤田聯繫到謊稱是京西安保幹部的梅山,兩人會談的結果是梅山打算進行武力抗爭。資深記者中平提醒澤田,梅山的動機頗不單純,之後澤田陷入兩難,既同情這些人,又糾葛於記者應對事件、人物保持客觀的立場。

在梅山進行某次竊取自衛隊槍械的行動前,澤田在梅山的房間內拍下赤軍連的紅色頭盔及布條。之後,意志堅定的梅山以威脅恐嚇的方式,吸引一名任職朝霞自衛隊的軍官加入他們的計畫。到了計畫執行的當天,為了引開守備打開軍械庫,他們將警衛殺害,並在現場留下赤軍連的布條及傳單。

竊取武器的事件引起巨大的風波,澤田取得梅山的信任而能採訪到獨家新聞,是影片最後的焦點。之後,警方介入調查,澤田堅持不透露梅山的藏匿地點並交出物證,因而遭到起訴。

一九七二年一月九日,澤田被判刑十個月,緩刑兩年。隨後真名是片桐優的梅山也被逮捕。片桐最終被判偷竊、殺人、妨礙公務、擅闖民宅、預謀搶劫等罪名,處以監禁十五年。

電影裡沒說的歷史

《革命青春》中提到的歷史事件有:「反安保鬥爭」、「安田講堂事件」、「美國阿波羅太空船登月」、「朝霞自衛官殺害事件」、「三島由紀夫切腹自殺」、「赤邦連(赤軍連)」。

安田講堂事件

電影開場的「安田講堂事件」是影響近代日本相當重要的社會運動,許多文學作品都以此事件當背景或小說敘事的組成部份。事件起因於一九六八年東京大學醫學院學生反對校方將「實習醫生制」改為「登錄醫制」。「醫學部學生自治會連合(醫學連)」與「青年醫師連合(青醫連)」都認為這樣的調整實質上與過去的實習醫生制度沒有兩樣,對改善教育條件也沒有幫助,因此向各大學醫學部和醫院局提出研修協約,要求大學醫院應該全盤接受希望到醫院研修的人,研修課程的內容也應該反映研修生的意向。

一九六八年二月十九日,「醫學連」學生和東大附屬醫院院長就談判研修協約之事發生衝突。事後,校方最高決策機構評議會懲罰了十七名學生和研修生,其中四人遭到退學,兩人停學。可是,這十七名被懲罰的同學中,有一位當天根本不在衝突現場,於是醫學部學生和研修生組成「全學鬥爭委員會(全鬥會)」,要求東大撤回懲戒案。但校方堅持原判決無誤,不願撤案。五月十日,原先的「登錄醫制度」修改為「報告醫制度」,但「全鬥會」聲稱懲戒案未撤銷前不願與校方談論此案。

六月十五日,「全鬥會」以校方拒絕要求為由,佔據東大的精神象徵「安田講堂」。十七日日,在大河內校長的請求下,一千兩百名警察機動隊進入東大校園,包圍安田講堂。東大校長這種放棄學術教育自主的立場,將國家警察權力引進至校園的作法引起學生普遍的反彈。二十日,除法學部之外,各學院都開始罷課。約有六千名學生聚集在安田講堂前要求與校長對話,文學部學生甚至主張進入無限期罷課。之後,約有三千名學生與教師共組「東大鬥爭全學共鬥會議(全共鬥)」,繼續佔領安田講堂,並宣布全校進入無限期罷課。直到十一月一日,大河內校長與各學部長全部辭職,改由法學部教授加藤一郎任代理校長,但事情並未因此有所轉圜。

由於東大被「全共鬥」封鎖,一九六九年元月十日,代理校長只好改在青山的秩父宮橄欖球場召開「全學集會」,與醫學、文學、藥學之外的學部學生會談,最終接受學生的七項訴求,於是學部開始解除長期罷課的舉動。但「全共鬥」依然封鎖學校,不讓學生上課。此時激進學生與反對封鎖的「日共民青系」學生在校內不時發生暴力械鬥,引起一般學生的不滿。代理校長因而於同年元月十七日,在一般學生的支持下,向佔領學生發出最後通牒,但學生依然不為所動。

元月十八日,在校長的請求下,八千五百名機動隊再度進入校園,佔領講堂的五百名學生以石塊、桌椅、火焰瓶攻擊警方,警方則以催淚瓦斯及水柱反擊。經過三十五小時的對抗,機動隊終於奪回安田講堂,延續一年多的抗爭事件至此宣告落幕,史稱「安田講堂事件」。

阿波羅十一號登陸月球

影片中,主角澤田在報社開會時,主管嫌他沒抓到採訪的重點,跟他有些口頭上的爭執,其中有一句話說:「這裡為阿波羅號的事,哪有功夫顧及那些啊!」此處阿波羅號的事指的是一九六九年美國阿波羅號火箭發射的歷史大事。

經過一年的多次努力,一九六九年七月十六日升空的「阿波羅11號」於七月二十日達成登陸月球的創舉。美國東部時間下午十時五十六分,船長阿姆斯壯登陸月球,說了一句流傳至今的名言:「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反安保鬥爭

影片中有段對白:「學生鬥爭與勞動者市民的鬥爭同樣都是屬於反安保鬥爭」。所謂的反安保指的是一九六○年代反對「日美安全保障條約(簡稱安保條約)」運動,根據一九五一年簽訂的這個條約,美國得以駐軍日本。至一九六○年,新修訂的安保條約承認,日美雙方為自助與互助之關係,日本應發展自衛能力並與美國共同防禦敵人,雙方在經濟上也應彼此協力合作。對反對勢力與自民黨以外政黨而言,這條約無異於日本隸屬美國帝國主義軍事體制的賣身契,受此刺激,日本開展了戰後最大規模的學生運動。

除了安保鬥爭外,一九六○年代的日本學生運動還包括反美、反體制、反財閥等街頭鬥爭,以及一九六五年之後進入校園的「大學鬥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學校是東京大學與日本大學。

「大學鬥爭」的起因有三:一、大學逐漸巨象化,教育品質卻不見提升,引發學生反彈。二、高度經濟成長造成物價上揚,大學學費一再提高,學生負擔加重。三、大學管理制度老舊,忽略學生權益,尤其是懲戒制度最讓學生詬病。1

朝霞自衛官殺害事件

電影裡自稱「京西安保共鬥組織」幹部的梅山,夥同朝霞自衛隊軍官的荒川昭二,潛入自衛隊竊取槍械,過程中殺害一名軍械庫守衛。媒體報導時,稱此為「朝霞自衛官殺害事件」,在當時引起社會的普遍關注。

事件發生於一九七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晚間,自衛隊朝霞基地的警衛勤務中心自衛官一場哲雄遭三位喬裝成自衛隊的大學生襲擊身亡。他們在案發後留下赤衛軍的名稱,取走警衛的腕章,原本要搶奪的槍枝因滑落水溝內而未能帶走。經過警方多日搜索,終於在十一月逮捕就讀於日大及駒大的這三名學生。當時身為京大助手的首謀者瀧田修逃走後潛伏地下工作,直到一九八二年才遭逮捕,最後被判刑五年。

這事件還牽涉到《朝日雜誌》記者川本三郎及《朝日新聞》記者高井戶寮。由於兩人涉及藏匿人犯、知情不報、提供逃亡資金以及湮滅事證等罪行,最終也遭到逮捕。之後,川本因此事遭朝日新聞社解雇。直到一九七七年才在松本健一的勸說下重新提筆寫作。

電影中提到的幾位歷史人物

電影中澤田與新聞社另一名記者採訪犯下「朝霞自衛官殺害事件」的梅山時,梅山說:「在日本漫長的鬥爭中,有多少人是被權力殺害呢?」進而提到了樺美智子及京大的山崎。此外,梅山還辯稱說終於趁此機會趕上了三島由紀夫。

這裡提到的樺美智子,在安保運動期間曾是學生運動家。一九六○年六月十五日,全學連主流派從眾議院南邊大門要闖入國會時,還是東大文科生的她與警官隊發生衝突,導致腦出血及胸腔遭壓迫而死亡,當時芳齡只有二十二歲。

日本學生因樺美智子之死,走上街頭示威抗議。

而作家三島由紀夫在影片中被當作一位學生運動的精神象徵。一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三島率領四名成員到東京的日本陸上自衛隊東部總監部,以「獻刀給司令」名義誘騙益田兼利將軍到辦公室內並予以綁架。

三島由紀夫自殺前的發表演說。

隨後,三島在總監部陽台向八百多名自衛官發表演說,鼓吹自衛隊起義叛變,他呼籲:「放棄墮落的物質文明,找回傳統社會堅毅純樸的美德與精神,成為真正武士」。他還否定被禁止擁有軍隊的日本憲法,希望自衛隊能成為真正的軍隊,以保衛天皇和日本傳統。演說結束,三島從陽台退回室內,按照日本傳統儀式切腹自殺。這場景在日後的社會運動者心中留下非常神聖的意義。

註釋
1 參見李永熾,〈造反叛逆的狂飆年代:以東京大學和日本大學為主〉,《當代》,3期(1986/7),頁48-59。

※ 本文摘自《This Way看電影:提煉電影裡的歷史味》,原篇名為〈《革命青春》:當時我們以為可以改變世界〉,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