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金荷娜、黃善宇;譯/簡郁璇

有一次,黃善宇在與母親通話,詢問彼此近況時,我在一旁大喊:「阿姨!嫩蘿蔔葉泡菜太好吃了!」黃善宇連忙遮住話筒,朝我比了個「噓!」的手勢。

雖然她朝著用嘴型詢問「怎麼了?」的我再次發送要我安靜的訊號,但阿姨似乎已經聽到了,只聽同居人說:「喔……荷娜說嫩蘿蔔葉泡菜很好吃。嗯,當然好啊。不了,一點就好,真的只要寄一點就好。媽,真的只要一點點!」然後掛斷了電話。

「我媽出手太大方了……如果說什麼東西好吃,妳絕對會招架不住。」聽到同居人的話後,我只心想:「嗯,是喔?」

結果隔天一早,隨即收到阿姨傳來「已經寄了嫩蘿蔔葉泡菜」的訊息。我將送達家裡的保麗龍箱子打開來看,才理解為什麼黃善宇要對我做出「噓!」的手勢。箱子內裝滿了能餵飽一大群人的嫩蘿蔔葉泡菜、各種小菜、食材和麵茶等,我們家的冰箱瞬間被塞滿。也不是自家女兒說的,只因為旁邊的我說了一句話,就這麼誠心誠意地大規模供給食品,實在太感激了,同時也對阿姨出眾的能力大開眼界(不過,沒錯,確實是招架不住)。

我爸在海雲臺區松亭海水浴場旁有個小小的寫作室,我們常去那裡玩。回老家拿鑰匙,順便準備要用的毛巾和用品時,也常和父母,甚至哥哥夫妻與姪子一起吃飯。

只要家人齊聚一堂,我父親的酒興就會越來越高漲,家人經常碎念他,但當爸爸勸酒時,黃善宇總會乾脆地接酒喝下,也善於替人斟酒,所以爸爸對黃善宇非常中意,也多次稱讚黃善宇給人的印象很好,為人和善,很喜歡她。

上次因為釜山有演講,只有我一個人回去時,爸爸還語帶遺憾地說:「哎呀……善宇怎麼沒來?」爸爸好像把黃善宇當成了自己的酒友。

我把這件事說給黃善宇聽,她哈哈大笑說:「我……好像有點像女婿。」畢竟是女兒的朋友,所以爸爸也不讓她烤肉,只要把烤好的肉接過來大快朵頤,和爸爸一邊乾杯一邊開玩笑,就可以獲得稱讚,而且還是爸媽買單。

越想就越覺得我們目前的地位簡直是「爽缺」。假如我們各自都結婚,與婆家的長輩同在一個場合,還會那麼自在嗎?感覺女婿是會受到款待,媳婦反而是必須招待別人的角色,況且我們身處的位置要比女婿更舒服自在。「和女兒一起住的朋友」是不需要對彼此的父母盡任何義務、只要接受好意的位置。不必因為我說阿姨寄來的嫩蘿蔔葉泡菜好吃,就煩惱是否該規劃孝道旅行或要替家裡更換家電用品,只要一句:「跟阿姨說很好吃!」就解決了。

我們都很喜歡對方的父母,要是難得見上一面也很開心,並樂於對長輩給予的好意表示感謝。這大概也是因為我沒必要對朋友的父母盡什麼義務,當然了,孝道都是靠自己來。

不久前和媽媽聯繫時,得知媽媽不小心弄斷了眼鏡框。現在同居人任職的公司是很有品味的眼鏡品牌 Gentle Monster,公司會免費提供員工固定數量的眼鏡,而同居人就把自己其中一個配額當成禮物送給我媽。將網頁連結傳給媽媽,要她挑選款式時,看到眼鏡的價格比想像中昂貴,媽媽猶豫了許久,不知道能不能收下這麼貴重的東西。我成功以「反正是免費的」說服媽媽後,媽媽挑了一副眼鏡,收到後也拍了張認證照,對此非常感激。假如寄來眼鏡的不是女兒的朋友,而是媳婦,搞不好媽媽也不會猶豫再三,或不會這麼感激。因為媳婦這麼做是屬於本分,但由女兒的朋友來做,則完全是出自好意。

好意,這不就是「初心」嗎?在用慣習、家庭關係、責任與義務壓制之前,對朋友的父母生下喜愛的朋友而萌生的親近之心,想善待和我的孩子同住的朋友的父母之心。對這國家的所有媳婦、女婿、岳父、岳母、公公、婆婆來說,初心大概也是一樣的。

可以原封不動地維持初心,不受任何扭曲,毫不猶豫地收下嫩蘿蔔葉泡菜與肉的我們,似乎才真的是贏家。

※ 本文摘自《兩個女人住一起》,原篇名為〈我們是女婿〉,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