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澤爸(魏瑋志)

人多的時候,特別是在室內場所,孩子的哭鬧聲很容易成為目光焦點,這樣會讓孩子有找尋旁人解救的機會而更大聲哭鬧,而且父母會因為顧慮其他人的異樣眼光,反而沒辦法正確的教養孩子,所以請先帶離開現場。如果在餐廳,我就會帶孩子到外面去;在百貨公司,我就會帶孩子到樓梯間。這樣,才可以去除干擾,孩子可以比較快平穩情緒,父母也可以用平常心教孩子。

當我一看到澤澤準備要哭了,馬上起身,把澤澤扛到餐廳門口。澤澤便哭得更大聲:「我不要出去,我不要出去,我要找媽媽!我要找媽媽……」餐廳門口有個座位,我先坐了下來,再一手把澤澤抱在我大腿上。澤澤當然百般不服,努力扭動身軀掙脫大聲哭鬧:「我要找媽媽!」無論我怎麼安撫,他就是不理我,只是不停的重複:「我要找媽媽,我要找媽媽!」

爸媽先處理好自己的情緒

頓時,我整個火了起來,狂揍他的畫面一直在腦中浮現,但是我告訴自己不可以,因為父母的負面情緒只會讓情況越來越糟。

當人在不理性的時候,說出來的話一定不中聽,甚至會做出人身攻擊,所以如果親子雙方都是用負面情緒硬碰硬,結果一定是核彈爆炸、兩敗俱傷。

於是我對澤澤說:「好,爸爸知道你很生氣,爸爸現在也很生氣,那等我們都不生氣,然後等你哭完了,我們再說。」這句話除了是對澤澤說,也是對我自己說,同時,我也利用這個沉默的空檔,讓自己冷靜下來。畢竟,大人的價值,在於比孩子有更好的情緒管理。

不要在孩子哭鬧時講道理

「爸爸,我不哭了。」過了一會,澤澤慢慢停止哭鬧。
「好,那可以聽爸爸講了嗎?」
「我要找媽媽。」
「可以,等爸爸講完了,再去找媽媽。」
「不要,我要去找媽媽。」澤澤聽到爸爸不讓他去找媽媽,又準備要哭了。

此時我就知道,澤澤的情緒其實還未平復,剛剛只是暫時壓了下來,所以我對澤澤說了可以平復孩子情緒的神奇咒語:「我陪你哭完。」接著我繼續說:「我陪你哭完,等你哭完了,然後爸爸跟你講完話,就可以去找媽媽。」

「我陪你哭完。」這個神奇咒語所代表的意義是,「同理」與「陪伴」,同理孩子有負面情緒要宣洩,陪伴孩子度過與學習面對負面情緒。如果我是孩子,我喜歡爸媽同理我,而非只會要求我「不准哭」壓抑著;我喜歡爸媽陪著我,而非放我獨自在一旁叫我自己冷靜。

於是,澤澤又放聲大哭了一回,經過的路人也忍不住朝我們看,我點點頭微笑一下,堅持陪伴他哭完。畢竟當孩子在哭鬧的時候,說再多道理,都聽不進去,只會讓我們更生氣而已,那何不等孩子哭鬧完再說呢,切記,千萬不要在孩子哭鬧的時候講道理!

澤澤的哭聲又漸漸變小:「爸爸,我哭完了。」我問了他幾個問題,確定他真的哭完後,才開始跟澤澤講道理。當然,我的情緒也早已經平穩。

「爸爸知道你好生氣,那你剛剛在氣什麼呢?」
「爸爸不讓我去看手機。」
「對,然後你不聽爸爸講話,就立刻大哭,還用力甩開爸爸的手。出來到外面,一直對爸爸大發脾氣,你知道爸爸其實很生氣也很難過嗎?」

「爸爸平常有沒有讓你玩平板?」我問他。
「有。」

「那就對啦,本來就只能在規定的時間內看手機或平板。爸爸剛剛不讓你去看,其實你應該是要跟爸爸商量討論,而不是跟爸爸大發脾氣。」
「好。」

「好了,知道就去找媽媽吧。」說完,澤澤便去找媽媽秀秀了。

※ 本文摘自《讓孩子在情緒裡學會愛》,原篇名為〈在公眾場合大聲哭鬧〉,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