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約翰.霍根;譯/林金源

在蒙特梭利讀書和工作的羅馬大學附近有一個貧窮區,稱作「聖羅倫佐區」(San Lorenzo Quarter),它是羅馬最擁擠、最不衛生和充滿犯罪的地區。作為早期都市重建計畫的一部分,這個地區打造了一個大型公寓住宅來容納大量貧窮的當地人,但管理者面臨一個難題:當白天這些家庭的父母親離開公寓去工作,就會留下一群大約六十個孩童無人照管。

這些孩童年紀約莫三至七歲,大部分的孩子都還小,不能上學,但已經形成一個小幫派,他們在住宅區四處活動,大搞破壞。提供資助的地產公司為了節省修繕建物的費用而找上蒙特梭利,希望她能管理一所容納這些幼童的日間托兒中心。出乎意料的是,蒙特梭利答應了請求,然而,她心裡盤算的不只是日間托兒中心,她打算興建一所學校。

從許多方面來看,蒙特梭利的大半職涯都在為這個機會做準備,她終於有機會將她的教學法運用到「正常」孩童的身上。這所位於馬西路五十八號公寓的新學校在一九〇七年正式開學,蒙特梭利將它命名為「兒童之家」。透過對於幼年期兒童的觀察,蒙特梭利開始規劃她的教育系統,發展教學技巧,建構起發展理論。她不僅成為一名教育學家,也是個心理學家。

由於學校預算有限,蒙特梭利只好在教室裡使用小桌子,而非傳統書桌;此外,教室裡設置了上鎖的櫥櫃來存放教材。蒙特梭利因應孩童的需求,對實體環境做出調整,例如讓櫥櫃的高度降低,方便孩子拿取物品。此外,蒙特梭利將那些捐贈的扶手椅等家具截短,改造成兒童尺寸的物件。

她偏好使用淺色和輕量型桌椅,這樣當孩子在家具上做記號,或是留下骯髒的手印,就能看見他們自己留下的記號。同樣的,小孩子難免會撞上椅子或桌子,所以她讓桌椅變得更容易晃動,這麼一來,孩子就能覺察出自己的行動。

從上述例子看來,她打算讓教材的狀態可以引發孩子自我修正的態度。由於蒙特梭利事務繁多,無法隨時待在教室,於是她訓練了一位年輕女士負責管理這所只有一間教室的學校。事後回想起來,蒙特梭利將這些假定中的限制看成一種優勢,是非常特別的觀點。

自發性學習

蒙特梭利非常用心觀察學生的行為。她最早觀察到的事情,包括了這些孩子具有高度專心的能力,以及他們對於重複的需求。蒙特梭利帶來的教材中有一塊木製圖形板,她要求孩子將各種大小和形狀的木塊放進木板上相應的插槽。

蒙特梭利注意到,有一個特別的女孩似乎非常認真看待這項任務。這個三歲女孩取出插槽裡的木塊,將它們混在一起,然後一次又一次將它們放回適當的插槽。蒙特梭利悄悄計算著次數,發現這個女孩竟然重複整個練習達四十二次!

蒙特梭利搬動小女孩所坐的扶手椅,試圖打斷她的練習,卻發現她完全不理會外界的干擾。但是,當小女孩終於停下時,她已經徹底完成任務。之後,她將木塊放到一旁,再也不碰它了。整個過程中,她彷彿滿足了某種無以名狀的內在需求,而這個需求一旦被滿足,她便沒有理由再玩圖形板了。

蒙特梭利繼續將觀察心得融入她的教學法,這些教學法多半奠基於孩子們自動自發的行為。她觀察到孩童對於秩序和完整性的需求,不同於傳統上刻板的看法。實際上,連最年幼的孩童,都偏好保持教室的整潔度。因此,她將教室布置成一個讓孩童能夠自行取用教材,並且放回原處的場所。令人驚訝的是,不需要外在的命令,也不需特別給予孩子獎勵或處罰,孩子們便自動自發的這麼做了。

蒙特梭利最重要的想法之一,是她相信她的學生有一段發展的「敏感期」,幾十年後,這個想法成為動物行為學理論的基礎。她相信比起其他時期,處於敏感期的兒童更可能從學習中獲益,語言就是個很明顯的例子。也就是說,孩童似乎在十歲之前擁有一種學習語言的特殊能力,而一旦過了這個年紀,學習語言就會變得困難許多。彷彿要開啟這一扇機會之窗,必須把握有限的幾年黃金時光。

不久,她主張這段「敏感期」在所有能力或行為中,都可以發揮重大作用,從顏色的辨別到擔任祭壇侍童等能力。她認為年幼的孩童會以不同的方式學習,她稱之為「吸收性心智」。然而,促使她的系統獲得極大能見度的,是一個稱之為「書寫爆發」的觀念。

書寫大爆發

蒙特梭利讓孩童用手去描摹砂紙字母,同時讓他們聽見字母的發音,來為閱讀和書寫做準備。(孩子們使用義大利語,這點或許有幫助。)她並沒有特別教他們閱讀或書寫。這也是伊塔爾發展用來教導「野孩子」維克多學習閱讀的方法──他所謂生理學的方法。

在她某本著作中,有一段戲劇性的章節裡,蒙特梭利這樣描述了她的教學法展現的成效。她帶著孩子們到建築屋頂上透透氣,她丟給一個孩童一根粉筆,要他在屋頂上畫張圖。這個孩子聽話地照做了,但突然之間,他喊了起來:「我會寫字!我知道怎麼寫字了!」只見男孩跪在屋頂上,在屋頂平臺的地板上寫出一連串的字,這是他第一次寫出完整的字句,都是以前沒學過的字。他不明白他早已為此次的演出做好準備,因此表現得彷彿這些字是憑空跳出來似的。

他繼續用筆作畫,其他孩子漸漸靠攏過來,在看見他這麼開心時,紛紛要求要粉筆,接著,「帶著種種欣喜欲狂的快樂」,大家開始在屋頂上寫起字來。這些孩子從來不曾為了寫字而拿粉筆,現在卻自動完整地寫出一連串的字句。後續的記錄發現,這些孩子到處寫字,包括家裡的地板,甚至在麵包硬皮上。結果,這些父母為了拯救家裡的環境免於遭受破壞,只好送給孩子紙筆當作禮物。

說來古怪,雖然這些孩子會寫字,但他們並未明瞭文字的意思。蒙特梭利在教室黑板寫下給孩子的訊息,例如:「如果你看懂這句話,就過來親吻我。」起初沒有任何回應。但過了幾天,有個孩子跑到教室前親吻了她。漸漸的,其他孩子理解了這個秘密,很快的,整個班級都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這些「爆炸」──蒙特梭利如此稱呼它們──變得司空見慣,而且不限於閱讀和寫作。數學是另一個孩子們體現這類頓悟的領域。這些爆炸之所以會發生,有部分原因出自蒙特梭利發展的教材。她設計的課堂教材,用意都是為了有系統引導孩子利用特定的學習機會。儘管她的系統具有種種彈性,但蒙特梭利堅持她的教材必須以它們預定的方式被運用,否則就會失去效用。

蒙特梭利運動的影響

幾乎打從一開始,就有不少充滿企圖心的教師盜用了蒙特梭利教學法的教材,卻沒有接受過如何使用教材的訓練。此外,有些學校只選用了蒙特梭利教學法的某些部分來教學。蒙特梭利及其後繼者表明,蒙特梭利教學法只有在完整使用時成效最好。也因此,蒙特梭利本人對於未來的蒙特梭利教師的訓練相當一板一眼,招致了某些認為她缺乏彈性的批評。

提到蒙特梭利教育法,最常見的憂慮是:孩子在蒙特梭利學校體驗過人為的自由世界之後,當他們進入「真實世界」時,恐怕難以適應。過去許多年來,要對接受蒙特梭利教育的孩童進行研究是一件困難的事,因為熱中於蒙特梭利教學法的人對他們的成功信心十足,不需要外部的評估來證實成果。蒙特梭利本人則堅信科學的價值,並認為她的方法奠基於堅實的科學原理。

根據「北美蒙特梭利教師協會」的估算,在美國就有四千五百所蒙特梭利學校,全世界約有兩萬所,而當代對於蒙特梭利教學法所做的研究結果,通常是正面的。比起一般學校的孩童,出自蒙特梭利學校的孩童似乎在學業和社交上都更為成功,至少在十二歲之前。他們不像經常被批評的那樣缺乏彈性,反而充滿了創造力。他們的人際關係似乎經營得更好。至於蒙特梭利系統的其他部分,則沒那麼受到現代科學的支持。

注釋
本章所參考的吉羅德.古鐵克(Gerald L. Gutek)和派翠西亞.古鐵克(Patricia A. Gutek)著作(參看參考書目),對於蒙特梭利的生平和作品有極為詳細的描寫,尤其著重在她的美國之行。不同於其他記述,在這本書中呈現的蒙特梭利比較不那麼令人崇拜,更為客觀和貼近時代。

※ 本文摘自《24個最受歡迎的心理學故事》,原篇名為〈第10個故事 兒童之家〉,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