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宜蓉

他是一位虔誠的修士,他擁有著神學博士的學位,他還擔任主攻聖經研究的大學教授,能將整部新約聖經倒背如流,對於信仰的巨大熱情不容任何人懷疑。

然而,他被教宗指稱是一頭擅闖上帝葡萄園的野豬。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將他視為是惡魔的化身,公開下令全國不准私下或公開地閱讀他的作品,不准幫助他、支持他,只要見到他,就是抓住他,逮捕他。

他掀起了歐洲宗教改革的滔天巨浪,他的每一句話都讓羅馬教廷日夜戰慄,這個翻天覆地的男人,今日被譽為是基督教的先知,是上帝的牧者,是許多現代歐洲人心中最偉大的德國人。

他是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是十六世紀那個時代的喉舌,也是那個時代的刀劍!原本他可能一生默默無聞,但贖罪券的荒謬引爆了這個男人,讓他戰鬥力突破地表,嗆辣地躍上歷史舞台。

有錢就可以任性的贖罪券

生而為人,我就有罪,非常抱歉。

在基督教的世界觀裡認為人生而有罪,每個人一出生就繼承了亞當偷吃蘋果,被撒旦引誘墮落後的罪性,這罪一代傳給一代,無法消滅,人這一生就是要不斷行善來贖清罪孽。

可是我們人啊又很容易犯罪:發文不附圖、麵線加香菜、聯絡簿忘了給媽媽簽、辦公室團訂下午茶沒有揪同事,反正隨隨便便都能活得罪孽深重!所以要成為完美無瑕的善人直奔天堂,很難。但要罪大惡極立刻摔進地獄,也沒那麼容易。小奸小惡的凡人們死後要去哪裡呢?在天堂與地獄之間,上帝特別提供了一個稱為「煉獄」的地方。我們可以在煉獄將身上的罪孽加以淨化,好好反省懺悔,洗滌靈魂後,就有機會到天堂了。

感覺死掉以後還是要過著很麻煩的生活呢!不過,不用擔心!只要購買羅馬教廷推出的贖罪券,死後立刻讓你全身洗白 skip 掉煉獄,綁定天堂快速通關!絕對是最超值的 coupon。

贖罪券這麼有意思的概念,最早是在十字軍東征的時候發明的,為了加強對於這場「聖戰」的向心力及參與度,教宗烏爾班二世(Pope Urban II)宣布參與十字軍者或贊助東征人士可以抵銷他們人生以來所有的罪罰。

到了馬丁.路德時代的教宗是利奧十世(Leo X),他出身於佛羅倫斯那個愛好藝術的豪門梅迪奇家族,最喜歡搞一些華麗的文創事業。他本人的加冕典禮砸了一堆錢,辦成一個豪奢盛大的藝術節,找來了上千名藝術家在活動的街道上搭起了拱門,沿路鋪滿鮮花與雕塑。接著還委託文藝復興時代知名的花美男拉斐爾擔任建築總監,為他重建聖彼得大教堂,這又是一項耗資鉅大的工程。

為了籌措經費,利奧十世喊出:「雙11絕不退讓,罪孽滿額現折111!」「年度最強!完全贖罪!破盤下殺大減罪!」

總之,他頒布了一種很超值的贖罪券,只要購買了這種贖罪券的人,可以「完全地贖罪」、「獲得所有罪孽的寬恕」。

「甘啊捏?!」馬丁.路德不僅對贖罪券的效用不以為然,更是怒火中燒,這樣的營利行為已經侮辱了信仰的神聖與高潔。

九十五條論綱:印刷術的威力

這是一個嚴重的道德問題。你能想像今天殺人放火的罪犯,只要轉帳一百萬買張贖罪券,當上帝對完匯款後五碼,確認轉帳成功後,馬上就將他的罪行一筆勾銷,靈魂即刻獲得淨化?

上帝你這樣不行吧!殺了人至少要付個一千萬?!欸∼不是啊,重點不是錢的多寡吧!是我們在道德上的缺失,或者是根本已經實質違法的行為,怎麼可以用錢來計價替代懲罰呢?!

馬丁.路德認為在信仰中,對於上帝的告解與懺悔,是要我們人類真誠地面對神,並進行自己過錯的省察。唯有真心認錯甘心受罰,才能進一步做行為的改正與精神面的昇華。自詡為上帝代言人的羅馬教廷居然利用一般人性恐懼刑罰的逃避心態,將贖罪變成了一種斂財的工具,這秀盡了下限!

現在信徒們可以不用花時間反省,不用花力氣悔過,反正只要花錢就能夠解決一切。可以不分是非,不管後果,只要有錢,就可以任性妄為。馬丁.路德堅信這是完全違背信仰的事。他認為得神赦免的唯一途徑是真誠地悔改,贖罪券根本不可能救贖神所要人面對的刑罰。贖罪券的發行純然是教會的貪婪,而這樣的貪婪將毀滅信仰的神聖,並分裂了人和神的關係。

做為一個神學教授的馬丁.路德,對於贖罪券有各種的批判,洋洋灑灑地列出了九十五點想法。西元一五一七年,他將之張貼在當地教堂的門口:《關於贖罪券意義與效果之見解》,歡迎大家與他討論交流。

他想也沒想過,這樣的一個動作,成了歐洲歷史上宗教改革啟動的關鍵時刻。

馬丁.路德本來只是想要來場神學的討論,希望教會人士可以針對贖罪券的販賣進行檢討。就好像今天我們在臉書公開貼文分享自己的學術論點,徵求各方好友留言討論的概念。原本的期待大概就是幾個好友按讚的數量,有幾則留言就不得了了。

沒想到這篇公告在當地受到學生大量地觀看與討論,還有人把這份用拉丁文寫成的公告用德文進行翻譯,並採用十五世紀發明家古騰堡所設計的印刷機大量印製發行。這《九十五條論綱》,很快地傳遍日耳曼地區和整個歐洲。這下子不只按讚數暴衝,轉貼分享量也直線飆高,這一切超出馬丁.路德所能想像的,發個文後,一覺醒來立刻變成歐洲國民網紅。

科技改變了馬丁.路德,也改變了歷史。如果沒有印刷術的出現,馬丁.路德頂多是個當地學生議論紛紛的憤青教授。活字版印刷的新科技,讓大量印刷變得可能,讓傳播速度得以加快,讓馬丁.路德的論點流行普及到得以挑戰當時羅馬教廷的權威。這篇文章動搖了原先歐洲既有的政治和宗教秩序,也讓馬丁.路德陷入了生命中最大的危機。

一五一八年,馬丁.路德接到一張來自羅馬法院的傳票,要他在六十天內到羅馬出庭,理由是他詆毀羅馬教廷並充斥異端言論。接下來的三年,他一個人用他的筆、他的嘴,展開了宗教史上最火熱的戰鬥。

嘴砲戰神:這是我的立場

在那個年代,被指控為異端,幾乎等於性命沒了一半,也要做好審判結束就差不多被綁上火刑柱的準備。馬丁.路德在這樣的壓力下,反而從九十五條論點的基礎上不斷延伸,不斷發展自己的宗教思想。他呼籲日耳曼地區的民眾應該對羅馬教廷的失德與無能有所覺醒;他大力幹譙羅馬教廷在地方上任意搜刮財富濫用權力;他鼓勵地方的諸侯貴族們應該要抵制羅馬教廷的專權奢侈;他批評羅馬教廷透過各種繁複的儀式與制度來制約信徒。

儘管馬丁.路德這張嘴的火力十足,但羅馬教廷也並非吃素的小綿羊,在一五二○年,教宗在各地發出公告,列舉四十一條馬丁.路德所犯的錯誤,並下詔焚燒他的書籍,要求他務必撤銷他所有言論。不過,個性剛烈的路德教授完全不甘示弱,找了一群同事跟學生,在學校的廣場公開焚毀教宗的公告詔令。

隔年,教宗火了!直接下達基督教世界最嚴厲的懲罰:開除馬丁.路德的教籍。可別小看這件事,在基督教失去基督徒身分,是基督教所有懲罰中最嚴厲的一種,被稱為「絕罰」(拉丁語:Excommunicatio),又被稱為「破門律」。意思就是你被基督教世界掃地出門了,你已經沒救到上帝都放棄了。這是來自教廷最可怕的詛咒「The Roman curse」。從此在歐洲世界人人得以誅之,所有收留你、幫助你、認同你,甚至任何同情你的人都會被剝奪財產與地位,並且禍延子孫。這可說是關係霸凌的最強等級!

在這麼險惡的情況下,馬丁.路德的生命岌岌可危。當時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Karl V)召開了沃木斯議會(Imperial Diet at Worms),他給了馬丁.路德最後一次公開認錯的機會。他期待路德能夠在此諸侯齊聚的皇家議會上,公開低頭,承認他的言論失當,收回過去所有的主張,還給羅馬教廷失去的顏面。

馬丁.路德沒有讓你失望,他那鋒利的性格讓他每一句話都夾槍帶棒鏗鏘有力!

「除非聖經或有任何明確的理據說服我,我只依循聖經的記載,我只受上帝話語的約束。我不能,也不願收回任何的意見!因為違背良心既危險也是錯誤的。我不會那樣做。這是我的立場,上帝助我,阿門。」

會開完後,查理五世下詔神聖羅馬帝國奉行教宗之詔令:馬丁.路德是帝國的罪犯與公敵,人人得以擊殺。

馬丁.路德變裝成一個貧農進行逃亡,在薩克森選侯腓特烈三世(Friedrich III der Weise)的支持與保護下,隱居了將近一年。成為全國頭號通緝犯的日子,我們似乎看不到馬丁.路德有任何的不安與恐懼,他持續地寫作發表,文辭依然大膽犀利,積極擴張他的話語霸權捲起宗教改革的巨浪。這期間他完成最重要的工作,是將《聖經》翻譯成一般老百姓也看得懂的德文。

因信稱義:我也能接近上帝

馬丁.路德認為信仰就是自由的源頭。做為一個基督徒不需要被教會綁架,不需要透過神父的指導;只要我有對上帝的信心,只要直接向上帝禱告,就能得到上帝的恩典,信仰就是那麼簡單,這就是「因信稱義」。因為太簡單了,只要你願意相信,只要你持續禱告,你就能接近上帝。不需要聽神父講道,也不用參與教會繁複的聖禮,對一般人來說非常具有吸引力。

馬丁.路德認為信仰的源頭就在於閱讀聖經,只要能夠讀懂聖經,便能瞭解神的旨意,就能知道我們正在走的是神指引的道路。而為了讓每個人都能自行閱讀聖經,他將聖經翻譯成德文。

過去的聖經主要是用拉丁文或希臘文寫成,那是學術的典雅語言,沒有受過完整的博雅教育,難以閱讀及理解。德文則是一種平民的口語語言,只要能識字,即可輕易地上手。

為了讓人人都能自己讀懂聖經,馬丁.路德除了翻譯出德文聖經外,也不斷鼓吹讓每個孩子都能有基本識字的能力;為此,他不斷發表文章論述自己的想法。西元一五三○年路德寫下〈論送子女入學的責任〉一文:「我認為,世俗政權有責任強迫老百姓送其子女入學,這是有益的!……這並不是要奪走父母親的孩子,而是為了他們自己和公共的利益必須受到教育。」也因此這位宗教改革的戰神,不只是對於神學主張有其貢獻,他大力倡議義務教育的必要性,也點醒國家政府必須負起提供人民教育的責任。

路德的主張對於西歐近代公共教育的發展有深遠的影響。一五五七年馬丁.路德居住的薩克森地區威登堡公國,公布了歷史上第一部義務教育法。在宗教改革後的幾十年內,日耳曼地區與北歐的新教徒識字率有著明顯的提升。他可說是藉著宗教改革的推力,讓新教區進而誕生了歐洲最早的國民初等教育。

而也許是因為太接近上帝了,馬丁.路德一路走來似乎無畏無懼,就算要與整個世界為敵,他依然動搖不移。他曾經寫下:「我不懂得什麼是小心或尊敬。我激烈、諷刺,且無懼……我不會因為群眾的反對而退縮,事實是他們越憤怒,我的精神就越昂揚。」

在過去,有多少挑戰羅馬教廷的信仰者啊,有的退卻了,有的犧牲了;宗教改革當然不是一時一地的產物,是許多人前仆後繼的過程。然而,馬丁.路德獨立發難且堅持到底,在過程中越戰越強的勇氣,讓改革的火焰得以持續燃燒,直至整個歐洲都因此發燙。

你願意為了你堅持的理想走多遠呢?

我不怕千萬人阻擋,只怕自己投降!以剛克剛的堅持,這是馬丁.路德的倔強。

※ 本文摘自《這樣的歷史課我可以》,原篇名為〈掀起宗教改革的嘴砲戰神──馬丁.路德〉,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