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葛雷易克(James Gleick)的《我們都是時間旅人》(Time Travel : A History)書中,提及「創作」與「閱聽」之間的「時光旅行」──創作者的思索,「現在」創作之後就會成為「過去」,而閱聽者在「未來」閱讀的時候,又會回到創作者創作的「現在」,或者依著字句當中的指引身處「過去」。 完整文章
文/劉定騫 我沒有想過,掉了一本書會讓我心裡不對勁了好幾天,不時想著它的下落。 儘管知道它不會回來了,還是有種放不下的、不甘願的遺憾,不知道是不是我還沒有讀完第二遍的關係。 最近初老的體悟有二。 一是身體各功能程度下降幅度劇烈。 以前即使是稍長距離的交通移動,也可以一直看書,而且少有不耐。但前兩個月從日本飛回台灣不過兩三小時,儘管機上有免費的院線片可看,我依舊不時側身,坐立難安。 完整文章
文/劉定騫 青少年時期,我時常和我的蠢貨兄弟們一起騎單車在小鎮的馬路上閒晃。 「喂我找到一家剪得很不錯,可以跟阿姨說前面要留多少。」培仔這樣說。 「真假?多少錢?」 「一百二,只貴二十啦。」 我放開雙手靠著平衡感騎車,從口袋掏出皮包看了看,說:「走了啊!」 完整文章
本屆金鐘獎「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由原住民族電視台節目《kakudan時光機》奪得,主持人Buya(陳宇)和Pangoyod(鍾家駿)穿族服上台領獎。若以主流服裝分類來描述,Buya的泰雅族服接近長袖裙,而Pangoyod的達悟族服則接近背心和丁字褲。隨後,媒體以「大露屁股蛋」等措辭下標報導Pangoyod的衣著,受到輿論批評,認為這樣做歧視原住民族、不尊重多元文化。 完整文章
文/斐德列克.威圖;譯/陳郁雯 在巴黎,紀念品小販會推銷一種小型的艾菲爾鐵塔。在威尼斯,滿坑滿谷都是貢多拉。在倫敦,賣迷你皇家騎兵隊。在莫斯科,賣一個套一個的俄羅斯娃娃。在馬德里,賣佛朗明哥女舞者或美國女遊客用的紙扇。在慕尼黑,賣難看的彩釉陶瓷大啤酒杯。在布魯塞爾,賣尿尿小童的複製品。在迪士尼樂園,賣大大小小各種尺寸的米老鼠……。 在日本呢? 賣招財貓! 完整文章
文/馬提亞斯.艾德華森;譯/甘鎮隴 星期五晚上,我因為忙了一星期而感覺格外疲憊。我站在窗前,看著八月末的太陽沉進地平線,秋季的寂寥氣息已經把一腳伸進門口,最後一縷烤肉煙霧消失在屋頂上空,鄰居紛紛收起露臺座椅的坐墊。 我終於拿下牧師項圈,擦擦汗溼的頸部。我斜靠在窗臺前的時候,不小心把全家福照撞倒在地板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