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成年之後,就業選擇常常就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活樣態,以及有哪些人會與他接觸、以什麼方式接觸。有些職業,例如當醫生當老師當明星當總裁,比較可能出現在從小到大的想像清單當中,有些職業,就沒那麼「直覺」。 例如職業運動賽事的「球評」。 完整文章
文/安德魯.雷伊;譯/向淑容 坎培拉郊區有一棟房屋成了連續竊盜的目標。這戶人家第六度被人從窗戶闖入,偷走家中九歲兒子房間裡的物品。[1]不過這次小偷被逮個正著,是隔壁人家的九歲男孩──當時他拿著一個枕頭套,裡面裝滿樂高積木。 員警拉莫斯(Rudi Lammers)獲報到現場時,決定不要只按照平常處理少年犯的程序辦案。反之,他和兩個九歲男孩坐下來,然後問受害者:「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做?」 完整文章
文/楊婕 我總覺得每個創作者對寫作都是專情的。一旦跟某種文類締約,便會長相廝守,即使偶爾岔出去寫點別的,那幾本「私生子」通常也得不到本人青睞,就像大啖完A5和牛突然來上一杯布丁,滋味雖好,終不是功夫所在。 然而藝術的弔詭在於,並非你慎重以待,便能等比回報。有時字就是隻窩在腿上的貓,抓得過緊忽悠跑掉,一旦鬆開懷抱,不較真了,反而遊刃有餘,宛如貓尾一撢,整個靈動起來。 完整文章
文/吉田幸弘;譯/李彥樺 愈是被工作追著跑的人,對於工作上的各種作法,愈會抱持著「非這樣做不可」的觀念。我稱之為「專制思想」。以下舉一些例子: 集合的時候一定要比上司及資深職員早到。 打招呼的時候,應該由部下或後進職員先發話。 聽到上司喊自己的名字時,必須在三十秒之內走到上司身邊。 收到電子郵件時,必須在兩小時之內回信。 看到資深職員提著重物,必須主動幫忙。 提案資料必須彙整在三張 A4 完整文章
文/芥川龍之介;譯/林佩蓉、張嘉芬 槍嶽紀行   橫躺在我面前的,是無數個立體的大石。它們滿布在狹窄峽谷的陡坡面上,一路相連到那些劃破天空的群山彼端,延伸到視線盡頭。若要形容的話,儼然就是我們這渺小的兩個人,置身在從遙遠山巔滿溢下來的大石洪流上。 這一天下午,我們徒步涉水,橫渡河水冷冽的梓川。 完整文章
文/吉田絃二郎;譯/林佩蓉、張嘉芬 八月的霧島 月光映照在霧島的山谷。明月與繁星都閃耀著我從未見過的美麗光芒;月亮那彩虹般的光暈高掛在惡魔深淵般的廣闊天空。 山腳下的原野與山谷也籠罩在一片霧海中,月光映照著那片濃霧。 我們和市來老師聊天聊到天亮,聊到中學時代住在市來老師家裡的M在歐洲航程中死去,還有T的弟弟自殺的話題。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美國將於11月舉行總統,爭取連任的唐納.川普(Donald Trum)近期民調卻大幅落後民主黨對手喬.拜登(Joe Biden)。 但讓川普頭痛的事不只這一樁。 六月下旬,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John Bolton)出版著作《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The Room Where It 完整文章
文/沈眠 《南方從來不下雪》作者陳育萱,與《FIX》作者臥斧,2020年2月22日在讀字書店展開對談。兩人同樣是以作品介入社會議題的小說家,本日他們便來分享如何以作品揭露不公不義,希冀照亮社會暗角。 不明白人生的路線圖,是非常危險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