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龍貓大王本文原載於新.龍貓森林,經作者同意轉載 2017年10月5日夜晚,在東京千駄谷(千駄ヶ谷)的鳩森八幡神社,有一場小型的聚會。大批媒體的攝影機圍繞在數十位群眾旁,人們手上拿著小型的拉炮,靜靜地等待面前的大螢幕上傳來好消息。 完整文章
文/村上春樹 一九七八年四月一個晴朗的午後,我到神宮球場去看棒球賽。那年中央聯盟的開幕戰,養樂多燕子隊對戰廣島東洋鯉魚隊。白天的比賽,從下午一點開始。當時打從開始我就是養樂多隊的球迷,又住在神宮球場附近(在千馱谷的鳩森八幡神社旁),因此常常散步時順便走過去看球賽。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村上春樹的日文官網〈村上先生的所在〉簡單至極,掛張卡通圖畫,畫了中年歐吉桑、貓咪和羊男在森林野餐,地上有座留聲機,這是兩年前,村上春樹一時興起,開放用來跟讀者問答的平台,資訊沒怎麼更新。 的確,對亞洲讀者來說,村上春樹哪裡還需要自我介紹。不過,他的英文官網剛好相反。 完整文章
文/戴蒙.楊 痛苦或虛弱的時候,放棄實在是太容易了,我們必須藉由克服痛苦與疲勞,對自己信守堅持到底的承諾。我們一次又一次信守承諾,就成為一種品德,品德不是只說空話,而是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習慣。 村上春樹曾是一家爵士樂酒吧的老闆,白天賣咖啡,晚上供應烈酒。他以前每天抽一百支菸。現在他是日本當代作品最暢銷的小說家,常跑馬拉松,而且很早睡。 「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 完整文章
文/龍貓大王 從去年11月30日,新潮社發表將在2017年出版村上春樹的最新長篇小說開始,全世界的村上粉們無一又陷入了等待餵食的可憐小狗狗心態。日本的書店更從年底便貼出了毫無介紹、僅寫著「村上春樹睽違七年的正宗長篇小說」字樣、還有兩本純白封面書本的海報,充分證明了在銷量年年緩步下降的日本出版界,村上春樹仍然是呼風喚雨的書市大咖。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我們可以很輕易地在村上春樹的作品中讀到不少音樂性的文字。對於音樂的熱愛程度,日本文壇幾無人能出其右,更令人敬佩的是,他可不是玩票性質的寫寫而已,而是非常認真地耕耘。為了將自己喜愛的事物留下美麗好紀錄,他系統性地重新聆聽那些以往在不同時地欣賞的音樂。除了整理資料外,也灌注了不少個人與音樂之間的故事,以及賞析心得。 完整文章
十五年前的一個下午,黎智英發下一張署名(Jimmy Lai)的講義,用他略帶喜感的港式國語,幫我們上了一堂編輯課。 話雖如此,不過現在看著這張發黃的A4紙,我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那天他到底說了什麼,以及其它相關的細節。 我是習慣隨手記筆記的人,紙張上卻沒有任何摘記,我想,黎智英應該只是發下來給我們參考吧,或許也簡單地說明了三兩句。 完整文章
於 2016/06/16 首播的「經典也青春」,再度邀請到了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作家王聰威來到節目現場,為我們領讀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繼《挪威的森林》後,他的第二部寫實主義小說作品《沒有色彩的多崎作與他的巡禮之年》。 在接受採訪的時候,村上春樹不諱言這是一部與他個人經驗相關的成長小說,故事描述 36 完整文章
文/程小珍 什麼樣的音樂節奏,能讓你聽了之後,輕鬆自在地搖擺起來?閱讀之餘,你最喜歡何種音樂陪伴?如果說,音樂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用什麼方式對待、欣賞他? 本週的閱樂書店就好似個音樂盒,一拉開門就被音符包圍,舒服的氣氛,讓人拋開一整週哀愁,一下子便輕易融入,成為這場音樂盛宴的一份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