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龐文真 雖然沒去倫敦書展,在我常看與聽的新聞和推特上,不時有訊息進來。檢視這些訊息,挑和數位相關的訊息,分享我的觀察: 「平盤就是上升 」(Flat is the new up.) 的時代 有聲書興起的時代 (Rethinking Business, Rehearing Audio.) 位在中數位時代(Mid-Digital Age)的價值 平盤就是上升 完整文章
李娟的書讓人一開卷便欲罷不能,不過這本新書《記一忘三二》與我們熟悉的,之前在阿勒泰的李娟作品不太一樣,雖然地理坐標同樣是新疆邊地那個很難弄清楚到底在何方的地方,但多了點都市感,比較日常,沒有李娟作品正字標記的遊牧情事。如此,這書仍然好看嗎? 好看啊。好看,有兩大因素,一是她的天才老媽,一是她們家一堆動物,而這兩者是綁在一塊的,繫鈴人是天才老媽。天才,用現代文明的話講就是天兵天將。 完整文章
文/電腦玩物站長 建立做得到的每日待辦清單,而不是反噬自己的焦慮清單 前面在時間管理的反思中,我提到時間管理不是把所有事情做完,而是把我選擇出來的重要事情完成。 但是有時候我們都過度理想化,我們總還想「完成更多事情」,卻沒有意識到,這些更多的事情,反而可能是造成我們效率下降的元兇,因為做不完的焦慮,會反噬我們,導致我們連重要的事情也無法完成! 完整文章
文/陳貴芳 里斯本的Fado in Chiado,每晚有葡萄牙特有的民謠,命運之歌法朵 (Fado)的表演。「Fado」一字的拉丁字源是「命運」之意,有種說法是從摩爾人的音樂演變而來,另一種說法是中世紀的吟遊歌曲,也有人說是巴西奴工帶入葡萄牙的一種巴西音樂。 完整文章
文/賴紳洲 小時我常常問自己:「拜拜有用嗎?神明是什麼?上帝、神佛存在嗎?神明為什麼不懲罰壞人?上帝、神佛怎麼沒有顯現神蹟?」 我常想著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為什麼我父親不負責任,苦了母親,我們三個小孩為了貼補家用,我在國小二年級就跟弟弟去工廠打工。 我人生的第一筆遣散費14元,邊哭邊看著自己手上的錢,因為我失業了。 當時的14元可以買28顆汽水糖,10元吃一碗麵加清湯。 完整文章
文╱李屏瑤 最近又開始失眠,心情沉重。而我只是想,如果連我這種支持系統相對強大的人,都感受到壓迫,感覺到靈魂核心被攪動的惶惶不安,那其他人呢? 深櫃裡的同志,仍在認同長路上的人,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恨著自己的年輕孩子,他們怎麼辦,他們都好嗎? 完整文章
文╱宮本顯二、宮本禮子;譯╱高品薰 在我前去瑞典取經的二○○七年,當時的日本,對已無法自行進食的高齡者施以點滴或插管灌食都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我也曾認為現代醫療就是應該這樣給與患者支持。約莫二○○○年開始,胃造口(腸造口)導食管開始普及,這麼一來,患者們將可自鼻腔通管灌食的苦痛中解放,是大好的消息。對我來說,不施以點滴和營養灌食,讓高齡患者自然迎來生命終點的想法,可說是想也沒想過。 完整文章
文╱海倫.羅素;譯╱羅亞琪 增加幾千大卡的熱量後,我們帶著圓滾滾的肚子離開麵包店去和居留仲介碰面。她是一名身材苗條的女子,染成金黃色的頭髮綁成典型的北歐丸子頭,身穿黑色皮夾克、外搭厚重的鵝絨上衣,以及一件看起來很容易著火的長褲。她安排了幾個會面,讓我們看看丹麥的房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很多故事裡,科學家大致上以幾種形象出現: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瘋痲而且不大理會社會標準、因為太聰明所以有點痴呆不大能夠處理人際關係、因為太聰明所以自找麻煩地想要毀滅世界(或者保衛世界),或者,在好萊塢比較常見的,因為太聰明所以變成動作片主角(?)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一級玩家》電影及小說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原著小說中譯本上市前,俺因受邀推薦,先讀過稿子,覺得十分有趣。恩斯特.克萊恩(Ernest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