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萬宗綸 隔了一个台湾海峡,对大陆女孩來说,台湾根本太远了,也不适应台湾口音。街访民众:「台湾腔太嗲了,就是说话的时候吃字。」──《神街访》 網路節目《神街訪》在中國訪問了路上的女孩,問他們對於台灣腔的看法。對於到過台灣的外國人而言,對台灣腔的最大印象莫過於便利商店的一聲「緩影光拎~」(歡迎光臨),每次我模仿台灣超商店員說這句話,大家總是亢奮到不行。 完整文章
文/徐國峰 我從小就喜歡研究,對物理化學都很有興趣,因此大學選了化學工程學系。在這個系裡既可以研究物理,也可以做許多有趣的化學實驗,同時還有機會學習工程數學,非常有趣,這些知識使我更加認識外在世界的運作原理。雖然有趣,但「認識」外部世界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除了像背單字一樣,要先把基本的元素與物理原則記下來之外,也需要具備邏輯思考能力並透過許多實驗器材的輔助才能進行研究。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爵士樂到底該怎麼欣賞、怎麼聽?愛樂電臺「台北爵士夜」、「藍調之聲」與「爵士在台灣」的主持人沈鴻元直接了當地說:「每個人的生活經驗不同,因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聽音樂,不用迷信評鑑。」這對很多把聆聽、欣賞爵士樂視為畏途的聽眾來說,無異是種莫大鼓勵,而沈鴻元會如此告訴聽眾不是沒有原因的。 完整文章
日前,彭浩翔為台版《怪力亂神碎花裙》來到台灣宣傳,期間住同一間飯店,除了廣播、拍攝、活動通告之外,其他鮮少移動,多半是記者來到飯店採訪。他手機不離身,似乎總有訊息在發,桌上擺了幾本書。採訪空檔,我聽見他對他的責任編輯說道,「我睡不好,一想到那個人說的理論,整個晚上都在想。」那人說的理論,是地球是平的,當然還加了許多佐證,不是隨口說說。 完整文章
文/徐珮芬 〈夜雨〉 我不害怕事物失去它們最初的名字 我不害怕昨日與你無關的情感 紛紛敲打著我的門窗 徹夜未眠 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 我只希望這座城市的陽光 可以比你的眼睛 更早起床 ※ 本文摘自《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
文/涂豐恩(「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創辦人) 「如果你觀看遠東地區的夜間衛星照片,會狐疑地發現其中有塊缺乏亮點的黑色區域。這片黑色地帶就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曾任洛杉磯時報駐北京辦公室主任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