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心蕾(諮商心理師) *本文可能透露關鍵情節 這是一本你讀著讀著可能會漸漸發現不太容易消化的小說,它不只是典型的驚悚片,作者艾希莉以一種幾乎像是躺在精神分析躺椅上囈語的風格,大膽碰觸幾乎可說是禁忌的主題:親子之間的恨。 完整文章
文/劉善群 一九六四年日本東京奧運會,如果要選出和台灣有關的一件大事,那我會把票投給參加田徑十項全能競賽的楊傳廣(1933-2007)事件。他原本非常有希望成為台灣第一位贏得金牌的奧運英雄,但是當時在兩岸政治軍事對峙、爾虞我詐的氛圍下,奧運金牌對國民黨政府是何其重要,共產黨方面則是千般萬般不樂見台灣有此成就,楊傳廣在這場政治鬥爭中成為犧牲品,由共諜給的飲料毀了他的金牌夢。 完整文章
文/斯凡.卡爾森、約納斯.萊瓊霍夫德;譯/李其融 二○一四年十一月,泰勒絲推出專輯《1989》。這張專輯是由來自瑞典、創造出多首暢銷金曲的馬克斯.馬丁擔任執行製作人,甫推出就在一週內賣出一百二十萬張,創下自二○○二年《阿姆秀》(The Eminem Show)以來最高的首週銷量紀錄。 然而,這份成功和 Spotify 完整文章
文/畢恆達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叫程廷,臺大城鄉所的研究生,科技部阿魯巴研究計畫的助理。他有著深邃的雙眼,俊秀的臉龐,體重五十五公斤,像是偶像劇走出來的人物(我說的)。他現在叫做 Apyang Imiq,是七十五公斤的野蠻大叔(他自己說的),但是帥氣依舊(我們的共識)。畢業多年,陸續在媒體上看到他散文一再得獎的新聞,他的允文允武讓人敬佩不已。 Apyang 完整文章
文/瑪莎.威爾斯;譯/翁雅如 在我駭進自己的控制元件後,原本可以就此成為瘋狂殺人魔,但我突然發現自己可以連上公司衛星的娛樂頻道訊號。於是,自那以後已經超過了三萬五千小時,這段時間我沒幹掉多少人,倒是──大概啦,我也不知道──幹掉了近三萬五千小時分量的電影、影集、書、舞臺劇和音樂。 身為一臺無情的殺戮機器,我實在是失敗透頂。 完整文章
文/盧駿逸 我是一個實驗教育的教育工作者,同時也是一個寫作者,因此,在面對孩子的寫作和閱讀時,總是有多一份關切。 在閱讀教育裡,大多數人關切的無非是小孩的閱讀能力與興致。而我面對的小孩們,有小學四年級完全不讀「有很多字的書」、整天只看YouTube的,也有小學五年級就有興致去挑戰《百年追求》的,他們無論在興致或能力上,都有明顯的不同。是什麼造成這樣的差異?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很多人對童話的印象是「那都騙小孩的」,或者客氣點兒講「為孩子們掩蓋了現實的殘酷真相」,但仔細想想,實情或許並非如此。許多被胡亂歸類到「童話」的故事,可能是寓言、可能是神話、可能是民間傳說,這些故事本身都帶有反應文化及社會的意義,大多數並未刻意粉飾太平──格林兄弟蒐集的那些大多挺殘忍的,安徒生寫的很多故事頗悲傷。 完整文章
文/Yu Shin 前幾天讀完了《厭世女兒》,心中揪成一塊,好像被刺中了。是的是的,我自己心中未解的那塊又被刺穿了,那樣的痛苦與精準,非常驚人。厭世姬無論是作為圖文作家或是散文寫作者,那種專屬於她的精準嘲諷,不因體裁的限制而有差別,更甚至,沒有了圖片,顯現出她對於人性的精準洞察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