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蒙.楊 痛苦或虛弱的時候,放棄實在是太容易了,我們必須藉由克服痛苦與疲勞,對自己信守堅持到底的承諾。我們一次又一次信守承諾,就成為一種品德,品德不是只說空話,而是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習慣。 村上春樹曾是一家爵士樂酒吧的老闆,白天賣咖啡,晚上供應烈酒。他以前每天抽一百支菸。現在他是日本當代作品最暢銷的小說家,常跑馬拉松,而且很早睡。 「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 完整文章
文/藍道.連恩、《富比士》雜誌編輯部 我們在社群網站上貼的一切,好的、壞的、丟臉的,都會永遠存在。Snapchat 知道我們並不希望如此。 2012 年 12 月,Facebook 的祖克柏(史上最有錢的二十代青年)聯絡當時還沒有營收、可以讓照片消失的應用程式 Snapchat 創辦人斯皮格。祖克柏邀請斯皮格到 Facebook 總部,希望認識他。22 完整文章
文/索非亞 當靈媒帶來的虛榮實在不容易割捨,對我而言根本就是不勞而獲,總有人會說:「家裡有這種小孩真好!」、「妳都不用讀書也不怕失業!」記得我大學畢業後被老師留在系上當助教,一個月四萬多元的薪水要老老實實朝九晚五地上下班,這是我選擇不當靈媒很重要扎實的「經濟基礎與後盾」,道場的人便說:「妳只要晚上和週末回來通靈就好,我們給妳一樣的薪水,收到的紅包也算妳的!」 完整文章
這年頭,「名嘴」縱使不是髒字,也甚少光彩,說者嘴角微微揚起,總是如此藏不住內心的訕笑。這種心理狀態是複雜的,但其中比較明確的指涉至少是:「哈,他真的什麼都能講!」 其實,只要獲悉足夠的訊息,知情者什麼都能講並不是問題,但若什麼都想評論,則難免有曝露自己無知的極大危險。 完整文章
文/楊竣傑 「您好,我叫闞超澤,就是門內有個敢的那個闞。」頂著特殊的姓氏,去年狂賣 111 輛車,平均 3.3 天就賣一輛百萬賓士的中華賓士桃竹分公司銷售副理闞超澤(「闞」音同「砍」),見到踏進桃園展示中心的客戶,總是這樣介紹自己。 「Rock,今天這輛車不錯,我的車應該快到了吧?」與闞超澤熟識近 4 年的客戶張先生,熱情地喊著闞超澤的英文名字,彷彿老友般親切。 完整文章
文/楊芷菡 攝/張界聰 摸起來柔軟舒服,帶有淡淡的自然香氣,在自然光線照射下,我看見藺草經由雙手編織後扎實硬挺的韌性。美麗整齊的排列紋路,來自苑裡阿嬤的巧手,她們有數十年藺草編織經驗,運用縫衣針去析草,讓每一根藺草平均分出二至三等份,然後依循著手感技巧,慢慢把草枝編織成蓆子。 完整文章
文/楊芷菡 攝/劉森湧 2015 年 1 月 30 日,我將「白色的力量:自己的牛奶自己救」募資計劃放上網路平臺,兩個月內,參與贊助活動的人數近五千名,募資金額達六百萬。群眾力量所能發揮的影響力,是我始料未及的。頂新毒油事件後食安問題延燒,越來越多人關心自己吃的是什麼,也更加重視食物本質;而這就像是一股助力,讓我能做自己想做的事,逐步改變臺灣酪農產業環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