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馬薩滿 已故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的歷史小說《燃燒吧!劍》近期登上大銀幕,這部作品主要描寫新選組—日本明治維新前後的知名劍客組織—的興盛與敗亡,更找來知名演員岡田准一飾演主角:新選組副長土方歲三。雖然本片檔期因疫情而不斷調整,但應該只是增加了日本史迷們的期待吧! 新選組貫徹節義的純粹人生 完整文章
文/翁玉玲 近年來,全球許多企業開始嘗試採行遠距工作,一方面可以結合網路科技節省時間,另一方面還可以彈性運用空間,甚至還可以省下通勤費用、有助環境改善,防疫期間更是協助許多公司行號度過難關、轉型成功。然而,為了不讓工作型態的改變影響既有的工作量和效率,又要維護長官與部屬間的良好互動,《遠距團隊的高效領導法則》所提到的方法,將協助眾人盡量達成目標。 培養新型態的工作能力 完整文章
文/三島由紀夫;譯/邱振瑞 俗話說得好:「醫病有藥,治愚無術」。事實上,「愚者」也有重症與輕症之分。比如,「大智若愚」就屬於賢愚相通的智者,亦有如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白痴》中,那個見多識廣面色蒼白的白痴──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梅什金公爵。 然而,我在此要說的並非那些奇才型的愚者。 完整文章
文/ 伊森 我開始喝咖啡,是升機長那一年的事。 那個時候的航班緊湊,時間又早晚不定,例如要在東京凌晨三點鐘起床準備,從羽田飛到台北不過上午十點;或者半夜十二點從雅加達離地,經香港攬些轉機客人,落回桃園才早上九點。這樣的時間帶無非是為了配合旅客行程,是航空公司的服務之道,在亞洲裡面轉圈已是如此,更不用說時差丕變的歐美澳洲,我等從業人員需要時時刻刻醒著。 完整文章
文/ 洪愛珠 二○二○大疫之年,終於到底。 台灣與疫情擦邊而過,如乘高速列車,車廂內過著正常生活,窗外景色崩塌,人事消亡。明明遍地煙硝,隔著玻璃竟無聲響。旁觀他人之痛苦,心生陰涼,僥倖而恐怖。 我倆偏偏選在今年結婚。 瘟疫之年辦喜事,惆悵歡欣交織。我們在台北,無求婚,無蜜月,倒是一切不缺。因台北的平安,和台北人的成全,辦成一場婚禮。一年中的得失聚散,此文為記。 其一 赤峰街上有家書店 完整文章
變形機器人玩具有時候用「替代零件」輔助變形。例如機器人的腳要變成車子,但是技術或成本無法支持讓腳掌直接轉換角度成為駕駛艙,所以用另一個零件代替。 我猜測多數人都跟我一樣,如果可以的話寧願選擇「真正的變形」,而不是這種「替代零件變形」。如果我可以直接扭轉腳掌的角度,讓它變成駕駛艙,豈不是更讚? 問題是,我們為什麼有這種偏好? 完整文章
文/AKI 雜亂的社會中免不了存在著「犯罪」,或許是現代人們的思想偏激時,常將犯罪者歸類為「病態人格」。我看《病態人格心理學》之前,也覺得之所以犯罪肯定都是精神方面的問題,沒想到將監獄裡所有的犯罪者實施人格測驗,結果擁有病態人格的人卻只佔少數。 完整文章
文/陳凱潔 坎城影展讓人對坎城這城市充滿幻想。我曾經深以為,坎城是個華麗到令人眼花撩亂的國際都會。畢竟要款待全球各地、帶上龐大資本為著影展而停留坎城的電影人,它當然必須是個耀眼的海邊大城,迎接每一次的閃光燈齊發、每一次的千萬新聞稿訊息量,為的都是藝術電影最高殿堂之一的坎城影展。 總之,媒體報章中的影展亮麗奪眼目,差不多就是我想像中的坎城。直到 7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