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西耶.凡卡德希;譯/賴盈滿 天氣很冷,我卻渾身是汗。我微微後仰,想讓問卷照到一點光線。第一個問題是我從其他問卷沿用過來的,這組題目主要是想知道年輕人的自我認知。 「身為貧窮黑人,感覺如何?」我讀完題目,開始唸出選項,「很差,有點差,不好不壞,還滿好,很好。」 帽子男笑了,其他人也跟著咯咯笑。 「操,」帽子男對我說,「你他媽的跟我開什麼玩笑。」 完整文章
文/格倫.威爾登;譯/劉維人 導演諾蘭和製作團隊,曾經在一開始擔心過他們把《蝙蝠俠:開戰時刻》的視覺設計搞成了無裝飾極簡的實用主義,觀眾可能不會接受。結果電影卻得到幾乎一面倒的好評,讓他們繼續朝這方向深化下去。 完整文章
文/黃哲斌 近幾年,台灣媒體追逐「即時新聞」的種種怪狀,成為社群媒體及新聞圈的熱門話題。「即時新聞」是台灣媒體的原罪嗎?新聞的本質難道不是速度、不是當下?國外新聞界如何看待此一議題?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者阿倫茲(Brett Arends),曾以 CNN 誤報波士頓爆炸案已偵破、福斯新聞名嘴庫爾茨(Howard 完整文章
文/金惠男、朴鐘錫;譯/何汲 撫養著七歲女兒的三十五歲的善英,從一年前開始就很容易感到疲倦。她想可能是因為體力變差的緣故,雖然嘗試著做運動,但身體還是經常感到沉重和不舒服。在舉辦祭祀或慶祝節日等大事後,屢次出現病倒的情況。而從六個月前得了重感冒之後開始,她一整天都是處於身體幾近昏厥的極度疲勞之中。 完整文章
文 / 芭芭拉.艾倫瑞克,譯 / 葉品岑 早在二十世紀分子生物學家勝出之前,整個免疫學領域已展開對個別巨噬細胞的密切觀察。觀察通常是博物學家的工作,他們耐心地蹲在灌木叢中,研究諸如野生動物行為等主題。實驗室科學家則傾向採取積極干預,其中可能包括把動物的大腦切塊,研究其生物化學成分。幸好,細胞生物學之「父」既有博物學家的耐心,又有雄心勃勃的實驗室研究員的知識飢渴。 完整文章
你,瞭解你自己嗎? 我們對飲食、服裝、習慣、宗教、政黨,都有自以為擇善固執的喜好,在這些議題上,只有自己才是對的!然而,會不會有不少時候,你捫心自問,其實你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會莫名奇妙產生一堆情緒?不知道為什麼會瘋狂地愛上一些人事物?不知道為什麼會做出一些內心深處也搞不清楚的選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