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安德魯.所羅門;譯/大家出版編輯、Readmoo編輯團隊;筆訪/愛麗絲 我以「正午惡魔」為本書命名,因為這個詞精確描繪出憂鬱時的感受,這幅意象喚起憂鬱困境中那股恐怖的入侵感。 憂鬱症有一種明目張膽的特質。惡魔(或各種痛苦的形式)泰半以夜色為掩護,唯有擊敗他們,才能逼他們現出原形。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陣子司馬遼太郎的《燃燒吧!劍》(燃えよ剣)讀到一半,接到替一本新書稿寫解說的邀約,於是暫停原來的閱讀進度,先讀新書稿;沒想到新書稿讀到中段,突然看見《燃燒吧!劍》裡某角色的名字──這兩個故事的時代背景有點距離,而且雖然讀得出新書稿當中會出現某個設計,但沒想到這個設計會牽連到那個角色,總之讀到時覺得相當驚喜。 完整文章
文/落合博子;譯/蔡麗蓉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問大家。 大家在廣告上耳熟能詳的「滲透到皮膚底層」,這裡所謂的「底層」,究竟是指哪裡呢? 其實比較合理的答案正是「角質層」。 但是,我在這裡想問問大家,角質層到底是位於皮膚多深的「底層」?一吋深?一公分還是一釐米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他有個白手起家、憑自己打造出一個商業帝國的形象──是否「奸商」暫且不論,至少具備「很會賺錢」的技能。 事實上他來自相當富裕的家族,打造商業帝國的野心是有的,不過和「白手起家」離得很遠,而且他做生意至少破產過五回,如果你是投資者,那麼除非炒短線,不然應該不會想把錢交給他,如果你是勞工階級,那麼最好不要去他的關係企業工作──他積欠員工薪水、惡性關閉公司的紀錄有一大堆。 完整文章
文/凱倫.維克爾;譯/沈曉鈺 出於對未知的恐懼,我們自絕於外、切斷與別人的連結的時候,作為個人、公司、制度機構,我們便有所喪失。當我們敞開心房,我們就能獲得學習、連結和合作的新機會。 ──傑夫.賈維斯(Jeff Jarvis,美國記者) 生活的祕訣,就是把自己放在適合的光線下。有些人需要百老匯的聚光燈,而有些人只需要一張被小檯燈照亮的桌子。 ──蘇珊.坎恩(Susan 完整文章
文/葉揚 歷史上有七七盧溝橋事變。我要把婚姻生活中的這一天,定為八四搖擺鈴事件。 八月四號,事發地點在客廳,我正在沙發上舒服地小睡,某個不明的時間點,坐在一旁的彼得先生突發奇想,在我耳朵邊五十公分處,開始奮力甩動搖擺鈴。 搖擺鈴是一種跟啞鈴相關的新發明,可以直立地上下搖擺,鍛鍊強化核心肌群。彼得把它當作新玩具,重點是,不知道為何,每次我一睡著,彼得就開始玩玩具。 完整文章
文/嶺月 第四節回教室,甲組的導師來跟大家見面,是曾經在東京留學的年輕女老師,教「博物(自然科學的一種)」的。她跟學生一樣不太會講國語,所以上臺就跟大家講臺語。 她說:「我比你們大不了多少,就把我當你們的大姊姊好了,有什麼事都可以來找我。你們都是從不同的地方來的,現在請大家先自我介紹,說清楚自己的名字,再告訴大家你是從哪個地方的哪個國小畢業的。等全部介紹完,請大家推選一位臨時班長。」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歡樂的交給上半場,」陳蕙慧站在台上,告訴大家,「血腥的留給我。」 2020年9月19日下午,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召開第19屆年會暨第18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頒獎典禮──按照往例,年會放在活動上半場、頒獎典禮放在活動下半場,主持人周小亂表示,「這是故意的,徵文獎的入圍者得等到最後才頒獎,就會一直很緊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