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容的女人」,這是我經歷七年職場生活得來的稱號

文/徐妍珠;譯/張雅眉 不知不覺中,我作為一個上班族的時間已經超過當大學生的時間了。雖然稱不上「熱情」,但我也是個一直以來都勤勞度過社會生活的三十幾歲平凡上班族。是什麼讓學生時代的我和現在的我之間畫出了界線呢?幾年的職場生活讓我失去了自在、笑容和動力。另一方面,我的帳戶有了點存款,同時還長了白頭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