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不自覺成為侵犯者,他熟悉異男的養成過程,展開改變行動

文/佩吉.奧倫斯坦;譯/溫璧錞 回到沙米爾房間時,他已經播了美好冬季樂團(Bon Iver)的〈消瘦的愛情(Skinny Love)〉,安雯說過這首歌也是她的最愛之一。然後他再次把她壓在關著的門上吻她,接著把她放到床上,自己再爬上床。他知道安雯的性經驗有限,他自己也有限,可是以前跟他相處過的女生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