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詹姆士‧史考特‧貝爾 我的高中籃球教練極度要求紀律。如果可以自己決定,我會把練習時間全拿來練跳投,但教練總要我們做基本練習:運球、傳球、切球和掩護帶球隊友。如果我們表現很差,可躲不掉被罰短距離全速衝刺。 我們都恨透練習基本苦工了,但是每到比賽,我們都知道基本練習讓我們打得更好,而教練帶的每支隊伍永遠表現都超出預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