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同 一個人就一個人 不是傷感,也不是執拗。 我們的人生原本就是一個人。我習慣睡覺前躺在床上,在腦子裡放電影,放生活中的種種片段,如果是更為久遠的事,那感覺就像是放一部有關人生的電影,並非大段劇情,而是細碎片段,雜但有共性。它們會讓我突然停下來,思考「我這麼做合適嗎」。 這樣的片段多了,就會發現原來我還蠻喜歡問自己問題的。好在,這些問題中的絕大多數都已經有了答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