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鳥居MIKO;譯/羅淑慧 你能夠坦率地說出自己的想法或是感受嗎?四年前的我,越是無關緊要的事情,越是無法坦率直言。 例如,在盛夏的集會上,即便身在冷氣溫度過低的房間裡,我仍然不敢開口說,「有點冷,可以調高冷氣的溫度嗎?」就算因為室內太冷,想暫時離席去趟化粧室,我還是不敢開口說,「我暫時離開一下」。於是就一直忍耐……。現在回想起來,反而會想問問自己,當初自己到底是在「做什麼修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