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蕙慧/採訪撰文 (原刊載於聯合文學 2 月號/2016 第 376 期別冊) Q:因為長達二十年的讀書版主編工作的關係,金蓮給人的印象是極優的文學品味、充滿社會人文關懷、熱心奔走推廣閱讀,這樣的身份掩蓋了原本是創作者的光芒。這麼長的時間裡,創作的渴望常常出現嗎?選到好書、讀到好作品時,動筆寫作的渴念如何安置呢?最常出現想寫的主題是什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