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柏青之大人的廚房】喜宴菜單命名學

我的弟弟結婚了。大家視若無睹地跳過了我,從訂婚大聘小聘到婚宴上一整個大家族按輩份排排坐的大閱兵裡,沒有一個人開口說:「哥哥這邊怎麼都沒有任何消息呢?」,那已經不是體貼,而悲憫得近乎放生。 我在喜宴上讀菜譜,讀著讀著,竟讀出興味來。那裡頭頗有點偵探學的味道。菜名一方面要告訴你「它是什麼」,一方面要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