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希阿榮博堪布 菩提心的訓練之所以可能,是因為我們看到萬物相互依存、息息相關的事實。 耗費一生精力企圖在自己與外界之間砌一道圍牆的做法是徒勞的,而這種徒勞帶來的挫敗感讓我們很不快樂。 我們的信念、理想、價值觀什麼的往往被利用來強化自我、排斥他人,不信就看看吵架的、衝突的、戰爭的各方,沒有一個不認為自己有理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