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小黛 「師傅,你做得這麼仔細,這麼專業,那你家也有這麼用心做嗎?」 土水師傅苦笑,仍舊拿著黃色大海棉,力量適中地擦洗石水泥,弧度一劃,地面潔淨光亮,聲音微小嘆了口氣:「做自己耶厝,是賺自己的錢,哪有像做別人家這麼認真,自己住的有就好,沒那樣的時間。」 「妳沒聽說一句諺語:『抓漏的家裡在漏水』。」監工望著我哈哈大笑。感嘆生活困難不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