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怪熊 你記得嗎,去年我們剛經歷一場佔領運動。有些人住得近或者比較能自己支配時間,親身到場;有些人住得遠或者抽不開身,透過各種媒介矚目。無論到不到場,應援、反對這場運動或者有所保留等各種意見形成難以計數又指數擴散的小圈圈,終於把台灣各地的人捲進大半,一起關注立法院議場與周邊的動向。 完整文章
文/大衛.格雷伯(David Graeber) 部分美國民眾愈來愈覺得周遭的制度性組織(institutional structures)其實並不是為了協助他們而設立的,甚至還成為具有敵意的惡勢力,這是資本主義金融化(financialization of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