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飛鵬 書展首日在會場逛了一圈,察覺真正的出版社攤位變少了,補上的是文創、印刷,以及增加了許多政府機構出版單位、學校附屬出版社。而過去常見的兩個攤位、一個攤位的小出版社,幾乎絕跡了。追問原因,聽說是攤位費太高,所以都放棄參展了。 這不是我的解釋,我對書展的改變的理由是:出版業真正的寒冬來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