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薩克斯;譯/趙永芬 天寶既不羞怯也不尷尬地(她不知這兩種情緒為何物)帶我參觀她的臥室,那真是個嚴肅的房間,純白的牆壁,一張單人床,床邊有個好大怪模怪樣的東西。 「那是什麼?」我問。 「那是我的擠壓機,」天寶答道:「有人稱之為我的『擁抱機』。」 完整文章